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大明:朕讓你監國,大明全瘋了?
大明:朕讓你監國,大明全瘋了? 連載中

大明:朕讓你監國,大明全瘋了?

來源:google 作者:朱棣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朱棣 朱瞻基

簡介:穿越大明,成為皇太孫朱瞻基,正值朱棣第二次北伐伊始,因太子朱高熾以國庫空虛為由反對北伐,剛剛穿越成皇太孫的朱瞻基意外獲得了便宜老爹朱高熾的監國之權!同時覺醒國運系統,與大明國運綁定,只要大明國運強盛,就能獲得各種獎勵!於是………大明瘋了!當朱棣班師回朝之時,整個人直接懵逼了!東宮,身寬體胖的太子朱高熾手持一把長劍,嚷嚷着就要打美洲,打澳洲,要去找紅薯,玉米,馬鈴薯...展開

《大明:朕讓你監國,大明全瘋了?》章節試讀:

  第一章:朱棣北伐,我接管了大明王朝?

  「使不得,使不得啊!」

  「為何使不得?」

  「爺爺,您這兒不是坑我嗎?我爹還在,這事兒我要是上了,我爹上哪兒去?」

  「你爹哪涼快哪獃著去,老子看見他就煩!」

  「哎,差輩兒了……」

  「滾!」

  ……………

  ……………

  這裡是公元1414年,既永樂十二年!

  ……………

  ……………

  應天府(明南京城)乾清宮。

  十一月初,應天算不得暖和,乾清宮內卻是溫暖如春!

  鑲金漆木的火爐前,身上耷拉着金色龍被的朱棣,一手握着一冊經書,斜斜地躺在榻床上。

  榻床一側,正給朱棣捶着肩膀的是大明皇太孫,太子朱高熾長子朱瞻基,

  溫文爾雅的年紀,面上露出一絲不符合身份的狡黠笑容。

  聞聽一聲「滾」字,毫不猶豫的就拍拍衣服站了起來。

  「哎,孫兒領命!」

  話落,朱瞻基轉身就走。

  算起來,這應該是他穿越到大明朝的第十七個冬天了!

  雖然沒有什麼倉庫,也沒有什麼裝滿馬鈴薯玉米的背包。

  但是他穿越的身份很流弊,大明皇太孫,根正苗紅的皇三代第一人!

  上面不是在打仗,就是在打仗路上的戰爭狂人朱棣罩着!

  中間還有一個滿心仁義,人心所向的便宜太子老爹。

  下面群臣清明,軍威赫赫!

  不用奮鬥,不用努力,不用爭搶!

  兩代人鋪平的煌煌大道!

  張開手臂,皇袍就會被人穿在身上,

  躺着都能當個明君那種!

  唯一讓他有些糟心的就是,

  十一月初,馬哈木率部東進至臚朐河,揚言要攻擊阿魯台。

  此時的阿魯台是朱棣永樂十一年封的和寧王,對抗馬哈木的狗腿子!

  聞報後,好不容易休息了一年多的戰爭狂人自然是閑不住的。

  立即開始運糧備戰,準備第二次北伐!

  然而問題就在朱棣打仗流弊哄哄的,治國方面卻不咋樣!

  所有政事,都是由太子朱高熾監國處理,

  想要打仗可以,先得太子同意!

  而後者政治滿分,但是對朱棣這個老爹又憨又鐵又怕,

  朱棣要打仗,要運糧,朱高熾就反對,朱棣發火了,朱高熾就哭,哭窮。

  於是朱老四怒了!

  直接就把監國之權給收了,轉身就把朱瞻基提了出來。

  打算讓朱瞻基這個孫子監國。

  事情就是這麼個事兒。

  父子倆歐氣,老子說理說不過兒子,於是打算掀桌子了,讓孫子頂替兒子!

  然而已經準備好躺贏的孫子,別說監國了,平日里連政務都沒有接觸過。

  拿什麼去監國?

  所以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

  此時聽到戰爭狂人喊滾,自然是提褲子就走!

  監國?

  拿頭去監啊?

  「滾回來!」

  然而他剛剛準備跑路,朱棣就沒好氣的吼了一聲。

  將剛剛要退出大殿的朱瞻基叫了回來,硬着臉不容反駁就道:

  「這個國你監也得監,不監也得監,由不得你,老子還治不了你了?」

  朱瞻基:ರ_ರ……

  見過逼良為娼,見過強買強賣,沒見過逼人監國的。

  猶豫了一下,朱瞻基一臉無奈道:「可是我不會監國啊?」

  「不會就學,跟着你爹學,這些東西他比我懂!」

  朱棣眼睛一瞪,很有自知之明的說了一句,

  隨即又拍了拍榻床一側,示意朱瞻基坐下,看着一臉不情不願的朱瞻基,然後語重心長的道:

  「這個大明遲早要傳到你手上,你小子難不成還要偷懶一輩子不成?」

  朱瞻基:「………」

  說實話,他感覺自己偷懶一輩子應該不會有問題。

  畢竟他後面不止一個皇帝這麼干。

  大明皇帝昏君數量,奇葩成度那是冠絕歷朝歷代的。

  有朱老四的鐵杆粉大明戰神。

  還有嗑chun葯的把自己嗑出楊梅瘡的,

  也有幾十年不上朝的,閉關修仙的,轉行干木匠的,甚至還有勵精圖治的。

  然而這麼多昏君,大明依舊堅挺,朱瞻基覺得自己躺一下好像也沒什麼。

  好像看出了朱瞻基的想法,朱棣語氣隨即有些低沉道:

  「御醫說了,你爹身體不好,你要努力才是!」

  「嗯,嗯?」

  朱瞻基愣了下,感覺這話有些熟悉,想到這話的出處後,頓時背心一涼。

  遲疑了一下,看着一臉殷切期待的朱棣,一臉狐疑道:

  「皇爺爺,你這話我咋聽的有些熟悉啊?你老是不是在外面有了什麼流落民間的孫子兒子啥的?」

  「混小子,找打!」

  朱棣老臉一黑,屁股挪了下,反手就開始找順手的傢伙。

  朱瞻基反應不慢,起身就跑,跑到一半時,一面金色令牌直直就扔了過來,落在腳下。

  令牌通體黃金鑄造,落在地上發出沉悶的撞擊聲。

  翻滾了兩下,隨即一面露在了上面,只見金燦燦四個大字:

  「如朕親臨」

  朱瞻基腳步一頓,隨即毫不猶豫的一把將金牌撈起,塞進懷裡就加快了腳步,一邊跑一邊喊道:

  「謝皇爺爺恩賜!」

  話還未落,人卻已經出了大殿。

  「混小子,沒禮貌!」

  朱棣看着朱瞻基身影消失,忍不住罵了一聲,等到徹底看不見朱瞻基的影子後,這才嘴角抽抽,又笑了起來。

  乾清宮裡陷入沉靜。

  半響後,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現在大殿門口,

  鬼鬼祟祟的身影悄咪咪往大殿裏面看了一眼,然後二話不說的就掏出幾顆金豆豆塞給門口的老太監,又遞去一個問詢的表情。

  老太監不動聲色收了金豆豆,搖搖頭,身影剛想再問些什麼,朱棣渾厚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滾進來!」

  「哎!」

  鬼鬼祟祟的身影一個哆嗦,連忙應了一聲,露出一個討好的笑臉,小碎步就跑了進去。

  對着榻床上正在看書的朱棣就是一個大禮跪在地上,然後高聲喊道:

  「兒臣朱高煦參見父皇!」

  行禮完畢,半天沒有回應,朱高煦忍不住悄悄抬起頭看了一眼,然後一眼就對上了眼前一張似笑非笑的臉。

  正是不知道何時已經來到朱高煦面前,正蹲在那裡的朱棣。

  朱高煦咽了咽口水,有些背心發涼的看了一眼自家這個老爹,小心翼翼的試探喊道:

  「爹………」

  「嗯!」

  聽到他喊,朱棣點點頭,也不說起身,依舊那麼似笑非笑的看。

  朱高煦背心越發的涼意透骨時,朱棣這才用力的拍了拍朱高煦的肩膀,笑道:

  「老二啊,爹老了,最近又要打仗了,你大哥身體又不好,你要繼續努力啊!」

  「爹,我………」

  ………………

  ………………

  

《大明:朕讓你監國,大明全瘋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