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剛出生就已經死了
我剛出生就已經死了 連載中

我剛出生就已經死了

來源:google 作者:顏禎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方文 林羨之

方文從出生的那天起,便因為特殊的命格,始終不敢出門;為了保命他一直在一家香店中,展開

《我剛出生就已經死了》章節試讀:

這傻笑聲突兀響起嚇了我一跳,可是等定下心神,這才反應過來這聲音是狗蛋和劉寡婦的笑聲。
  母親嚇得抓住了我的胳膊瑟瑟發抖,站在院中的父親顯然也聽到了這聲音,轉身看向房間這邊,好像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一樣,眼睛瞪得很大,臉上也滿是驚恐。
  近乎是在下一秒鐘,一縷急促的『咚咚』敲門聲頓時嚇得我直接跳了起來。
  外面哭聲就是狗蛋和劉寡婦的,雖然我沒有辦法看到他們,但這敲門聲就算用腳後跟也能想的明白,一定也是他們母子倆在敲門。
  當時我嚇得直接就撲進了母親懷裡,我們倆抱作一團不斷顫抖。
  外面敲門聲越來越兇猛,狗蛋和劉寡婦那瘋瘋癲癲的笑聲也越來越癲狂起來。
伴隨着敲門聲和癲笑聲,我隱隱聽到,狗蛋一個勁兒的喊着讓我還他的命。
  就在房門即將被他們母子給砸開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了一縷中氣十足的喊聲。
  『大鬼歸塵,小鬼歸土,閻王讓你進地府,無人留你在陽間。
』   不知怎的,這句話好像有魔力一樣,我聽完後就躺在母親懷裡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等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中午。
  房間的床上只躺着我一個人,下床後我推門出去,卻發現院子一片狼藉,父母恭恭敬敬站在院子**,在他們坐着一個穿着中山裝的男人。
  從院子的狀況來看,昨晚一定發生了恐怖的事情。
  男人背對着我,可是我剛打開房門,他好像知道我醒來一樣,扭頭就讓我過去。
  這男人和我父親年齡相仿,對我也挺和藹,讓我立在他面前就掐着長着六根手指的左手,很長時間後,他臉色突然凝重起來,盯着我先是搖頭又是嘆息。
  我父母着急詢問怎麼回事兒,男人起身說我的命是向狗蛋強行索取的,我的陰命雖然已經續好了,可狗蛋是因為我才被水鬼索命導致早早夭折,狗蛋的陰壽可能沒有辦法讓我順利成人。
  我當時並不知道男人說了些什麼,一切聽得都雲里霧裡。
  可是我父親卻直接慌了,在準備下跪的時候,男人把他攔住,告訴我父親,想要讓我順利成人也可以,但狗蛋母子需要接受我們家的香火供奉,才可以讓陰命繼續延續下來。
  不過這樣只可以延續到第二個年歲輪迴,想要繼續保命,就必須在月亮變成黑色之前,進入延安街街尾的一家香店裏面,並且再三叮囑我,在第二個年歲輪迴還沒到之前,絕對不能率先過去。
  等男人離開之後,父親一臉愁容,說這個男人非同尋常,距離上次見面已經相隔十二年,可是這男人的容貌卻沒有任何變化,必定是個高人,或許真的可以保我平安。
  在那個時候,我對大人們的事情並不是很理解,只是對月亮為什麼會變成黑色非常好奇。
  或許是因為我們家供奉了狗蛋母子的緣故,自此以後,家中再就沒有發生過什麼古怪的事情,而我也平平安安大學畢業。
  延安街是喪葬一條街,距離我所在的大學步行只需要五分鐘,其實在上大學的時候,我也想去看看這家可以保我性命的香店究竟是什麼樣子,但是礙於男人的叮囑,我也只能作罷,但自己不能過去,卻可以讓同學們幫我打探一下。
  不過讓我費解的是,這些被我委託的同學紛紛去過之後,都說在街尾沒有找到我所說的那家香店。
  終於等到了二十四歲生日那天,我懷揣着好奇和忐忑,來到了延安街,尋找那家可以保我性命的香店。
  當我直徑來到街尾之後,本以為會和曾經委託的那些同學一樣,無法找到那家香店,可剛立住身子,就在街尾最深處看到了一家古色古香的香店。
  這家香店門面不大,門頭和店門都是仿古裝修,透過花格窗戶,裏面有個穿着碎花衣服的女孩。
  女孩年齡和我相仿,髮型偏古風,長得膚白貌美,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精緻。
  我對職場的規則並不了解,為了可以留下好的第一印象,我深吸一口氣,在心中醞釀了好幾個自我介紹的說辭,這才推門走了進去。
  女孩背對着店門坐在凳子上手工搓制線香,在我進店後也沒有扭頭,而是冷冰冰說:「需要什麼東西自己拿,拿完了結賬就行了!」
  女孩的氣質和語氣完全不在一個水平線上,開店做生意,卻對顧客如此講話,我還真是頭一次見。
  之前在心中醞釀了許久的自我介紹卻一時被憋了回去,我支支吾吾說:「我不是買東西的,我是......」   我還未說完,女孩疑惑一聲,扭頭看了我一眼,柳眉微皺問:「你是方文?」
  我一愣,雖然不知道這女孩怎麼知道我的名字,但還是勤快點頭。
  她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略顯失望搖頭說:「景叔前幾天就說你要來,我還以為什麼人,原來這麼獃頭獃腦的。」
  女孩口中的景叔應該就是指引我來這家香店的六指男人,此刻我搓着手憨笑,初來乍到,摸不準對方脾氣,我也不好反駁。
  女孩突然從凳子上起身,瞥了我一眼說:「你在店裡守着,我馬上回來。」
  說完她也不等我吭聲,直徑從我身邊走過。
或許是她一直都呆在香店裏面搓制線香,從她身上瀰漫出一股濃烈的紫檀香味兒。
  雖然這女孩似乎不是很待見我,可我現在已經來到了這家香店,也算是找到了保命之所,所以也沒打算現在離開。
  店裏面的充斥着一股濃郁的檀香味道,兩邊的貨架上也擺放着各種手工製作的線香。
  這就是一家非常普通的香店,我還真有些搞不明白,這家香店應該怎麼保我性命。
  在我琢磨這個問題時,店門被推開,一個頭髮染得五顏六色的非主流青年走了進來。
  一進店門,青年看到我的時候微微一愣,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我問:「新來的?
以前沒見過你。」
  「我剛來。」
  女孩沒在,我只能充當店員,搓着手露出職業笑容。
  青年並沒有理會我的笑容,依舊直勾勾盯着我用奇怪的目光上下打量。
  被對方盯得心裏有些發毛,便急忙避開目光朝地上看了過去。
  可是這一看,我的頭髮全都根根豎立了起來。
  這青年的腳下,竟然沒有影子!

《我剛出生就已經死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