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在異界造了一堆神
我在異界造了一堆神 連載中

我在異界造了一堆神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孫國華 懸疑驚悚 閻落晨

曾經,我以為神靈不可及如今,我將踏破星河,踩着神靈的腦袋上位成為無敵的存在我的敵人們,你們準備好了?展開

《我在異界造了一堆神》章節試讀:

第2章絕命黑寡婦我看孫國華大驚小怪的樣子不禁又氣又笑,鄙夷的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你傻啊,這世界上哪裡有鬼,逗你玩兒!」
可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刻的孫國華有着一股執着的求知慾,指着地上的死老鼠說。
誰知道,或者是鬧耗子了?」
可是他們怎麼會死了呢,自殺?」
孫國華繼續追問道。
看他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樣子,我壞笑着低聲說:你想知道嗎?」
孫國華用力的點點頭。
我朝他招招手,蘇國華急忙把耳朵湊了過來,我故作神秘地在他耳邊輕輕地說:我也不知道,哈哈。」
這件事情就當一個小插曲過去了,很快辦公室就被打掃的乾乾淨淨,只是好多已經完成的稿子被毀了,還需要重新做,所有的人都忙碌起來。
到下班時我終於把印羽艷交給我的工作完成,用力的伸了一個懶腰,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這時突然看到印羽艷從辦公室走出來,徑直朝着我們的方向而來,我心中一驚,難不成這母老虎又要為難我?
眼看着印羽艷朝着我走過來,我好漢不吃眼前虧,急忙站起來,露出一個無比燦爛而諂媚的笑臉,印主編,您找我有事?」
印羽艷黑白分明的美眸瞥了我一眼,冷冷的說道:沒你的事。」
然後徑直的從我的桌子旁走過。
我暗自擦了一把冷汗,回頭看看,孫國華正對我做出一個鄙夷的眼神,張嘴無聲的說了兩個字,不過看那口型我也明白,他是在說我賤啊,不過對孫國華的取笑我一點都不在乎,我本來就是一個被人拋棄的孤兒,從小到大都是過着卑微的生活,命如草芥說的就是我這種人,當人的生存都受到威脅的時候,尊嚴或者會變得不值一錢。
印羽艷經過我的眼前來到了我旁邊的閻落晨跟前,淡淡地說:小閻,明天要發的稿件我發你郵箱了,你把這些版面排好,然後找幾個插畫,弄好了就發印刷社印刷。」
說完也不等閻落晨回答,又昂首挺胸的從我眼前走過。
閻落晨打開郵箱,臉頓時就陰沉了下來,看樣子印羽艷給她的任務一定不輕,看閻落晨愁眉苦臉的樣子,我於心不忍,我上前問:小閻,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困難?」
我這麼一說,閻落晨好像受了和很大的委屈似的,臉頓時垮了下來:她這麼突然的就給了我這麼多的工作,我一時半晌可做不完,看來要加班了。」
此時已經過了下班的時間,回頭看看,員工們陸續的離開辦公室,只剩下幾個人也正做着下班的準備,一個女孩子家加班到很晚,也實在是一件悲催的事情。
平日里閻落晨獨來獨往,沒有任何的朋友,此時看她落落寡歡的樣子,我不禁心生憐憫。
白丁,下班了,走,喝酒去!」
孫國華背起書包朝我喊道。
孫哥,抱歉啊,我還有些工作沒做完,還要再干一會兒,改日我請你。」
我大聲的回答到。
好叻,那我先走了。」
剛走了兩步,孫國華又轉回身,神秘的指了指閻落晨,賤賤的笑着說:小心黑寡婦啊!」
我狠狠的瞪了孫國華一眼,罵道:去你的!」
黑寡婦是孫國華偷偷給閻落晨起的綽號,據說閻落晨曾經交了幾個男朋友,第一個是在迎親的路上出了車禍被撞死,第二個是喝訂婚酒的時候喝死,第三個更奇葩,大冬天的在閻落晨的樓下等她,竟然凍得心梗發作死翹翹了,她好像受到了什麼邪惡詛咒似的,和她交往的男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幾次事情之後再也沒有見閻落晨談過戀愛,即使雜誌社的人也都躲的她遠遠的,她每日獨來獨往,清美的臉上始終掛着一絲揮不去的哀傷。
我對於閻落晨的很有好感,我發現她是一個善解人意、溫柔純凈的女孩,只是多舛的命運造成了她如此鬱鬱寡歡的性格,我想只要她擺脫了這冥冥中的惡毒詛咒,她一定會變成一個活潑可愛的女孩,只是我不知道她是受了什麼樣的詛咒,到底如何扭轉她悲情的命運。
辦公室的人都走光了,空蕩蕩的辦公室里只剩下我和閻落晨兩個人,閻落晨抬起烏黑晶亮的大眼睛,感激地說道:謝謝你小白。」
目光和閻落晨接觸的那一刻,我的心突然劇烈的震顫起來,閻落晨的雙眼如深秋的潭水矇著一縷淡淡的輕紗,彷彿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吸引着我,此時她緋紅的臉上略帶羞怯,一副楚楚動人的樣子有一種難以言表的美麗,我從沒有這麼認真的看過閻落晨,今日一見,竟然有些神魂顛倒的痴迷起來。
我緊張的朝她笑了笑,就連聲音也有些顫抖了:沒什麼。」
我知道你是故意留下來陪我的,你是一個善良的人……」閻落晨欲言又止,神情有些悲傷起來。
我故作鎮靜地說:反正我回去也沒什麼事情,有什麼我能幫助你的嗎?」
不用了,你只要陪着我在辦公室就好,今天出了這樣的事情,我一個人在這裡害怕,據說這大樓有些不幹凈。」
閻落晨神情緊張地說。
男人的存在感頓時在我心裏沸騰起來,終於來了一個好好表現的機會,呵呵,我想今天的事情只是一個意外,至於那些都是謠言,不要相信,何況有我在呢,你不用怕。」
我拍着胸脯說。
那我就放心了。」
閻落晨衝著我微微一笑,那笑容在我眼裡看上去要多甜蜜有多甜蜜,我靠,沒想到我也有今天!
女神沖我笑了!

閻落晨一個微笑徹底的又讓我熱血沸騰起來,就憑着女神這麼甜蜜的笑容,再犯賤的事咱也干!
閻落晨回到座位上開始忙碌起來,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目不轉睛的看着她,烏黑如瀑的長髮披在肩膀上,聰慧的額頭泛着白皙瑩潤的光澤,修長濃密的睫毛籠罩在一雙如翦的雙眸上,小巧精緻的鼻子配上晶瑩的紅唇,簡直天生麗質完美無瑕的女神的存在!
今天她穿了一件乳白色的連衣裙,配上她苗條卻玲瓏有致的身材,清麗脫俗、淡雅安詳,就是是一朵靜美的蓮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如果能和閻落晨在一起,嘖嘖……我正yy着,突然有咔噠咔噠高跟鞋的聲音傳來,抬眼一看,印羽艷邁着高傲的步伐,波濤洶湧的胸脯挺着,豐腴的肥臀扭着從裏面的辦公室走出了。
見到我她突然一愣,又看了閻落晨一眼,眼神中不禁閃過一絲意味不明的神情,冰冷的問道:白丁,下班了你怎麼還不走?」
我乾笑一聲:嘿嘿,印姐,我今天來晚了,所以要多工作一會兒,把落下的工作補上啊。」
哼。」
印羽艷冷哼了一身,徑直的從的眼前經過,就要走到門口的時候,她突然轉過頭來,陰陽怪氣地說:你們走的時候不要忘了鎖門,關燈和空調,可別再鬧出點什麼事情啊。」
我答應的聲音還沒落下,印羽艷已經摔門而去,這母老虎,真是吃錯藥了!」
我罵了一句,突然我意識到情況不妙,他這話中有話,明顯是對我和閻落晨不信任啊!
這女人,太毒了!
以後一定要防着點。
不過昨天晚上的事情來的古怪,我還真想查清楚,還自己一個清白。
印羽艷走了之後,我就認真的打量起辦公室來,辦公室大概有一個籃球場那麼大,一共擺放着幾十張桌子,就一個門口據說昨天還是鎖好的,如果有人進來那一定是從窗戶處爬了進來,我走到窗戶邊朝下看去,外面漆黑一片,馬路上亮着的汽車就像甲蟲一樣排成長隊,我有輕微的恐高症,不禁有些目眩,可是這可是十四樓,難道那人是蜘蛛俠不成,排除了從門和窗戶進入的可能,那只有一種可能就是那個人已經潛伏在辦公室,等人們進來之後趁機出來,可是昨天到底是誰偷偷的藏了起來,我明明記得昨天大家一起走了之後才鎖的門啊,鑰匙在印羽艷身上,難不成她監守自盜?
我越想越頭疼,難道真的是在鬧鬼?
眼看着已經到了晚飯的時候,趁着閻落晨埋頭工作,我到了樓下的快餐廳,花了我最後的三十塊錢買了兩份快餐,雖然有些心疼,轉念一想,可是追女神不付出些怎麼行呢,就這女神不一定能看在眼裡呢?
所以說物質生活決定上層建築,沒有MONEY,怎麼能博得女神的歡心?
我即使打腫臉也要充胖子,大不了餓幾頓!
小閻,時間不早了,快吃點東西再干吧。」
我把牛奶和漢堡放在閻落晨的桌上,聲音輕柔的讓我自己都渾身起雞皮疙瘩。
閻落晨抬頭來,雙手朝後攏了攏烏黑的長髮,露出娟秀的面容,她燦然的沖我笑了一下,輕聲地說:一起吃吧。」
我沒想到傳說中的黑寡婦竟然是如此的溫柔可人,真是謠言害死人啊,眼下所有的人對閻落晨退居三舍,對我來說確實絕好的機會,萬一她一心動,沒準這傾國傾城的女神級人物就成了我的女朋友呢,我越想心裏越高興,臉上不由得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小白,你能留下來陪我,我非常的感激,但是你真的不介意別人怎麼說嗎?」
閻落晨突然抬起頭,兩隻明亮黝黑的美眸認真的看着我問。
我怎麼會在意呢?
那些人最愛嚼舌頭,我最討厭那種人了。」
我大口的咬了一口漢堡,滿不在乎地說。
閻落晨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的欣喜,隨後神情又暗淡下來:小白,我也不想瞞着你,人們說的都是真的,我談了好幾個朋友都出了意外,連我自己都痛恨我給別人帶來了這麼多的不幸,我曾經找人算過命,有人說我是掃帚星轉世,天生的克夫命,所以小白,你還是離我遠些吧。」
我一聽心裏一百個不樂意,好不容易有近距離接近女神的機會,怎麼能輕易的就退縮呢?
小閻,你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大學生,怎麼還信這些封建迷信的東西啊,反正我是不信,我就不信這個邪,我偏偏要和你交往,看看我到底會不會出事?」
我一面苦口婆心的給閻落晨做思想工作,一面表決心,希望我的堅持能打動閻落晨。
這可是不試着玩兒的,我現在已經被嚇怕了,我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你不要做傻事啊!」
閻落晨驚慌失措地說。
我看閻落晨如此堅持,不禁有些發慌了,萬一她怕給我帶來麻煩以後有意躲着我,我豈不是沒機會了?
我急忙說道:小閻,不瞞你說,其實我也是一個非常命硬的人,我從小就被扔在了垃圾堆里,就要被凍死的時候才被孤兒院的人撿了回去,這麼多年我連感冒都沒有得過,我這麼命硬的人,又怎麼能怕那些啊,何況你我也不是男女朋友,不存在克夫不克夫的事情。」
說著話,我偷偷的用紙巾擦了擦鼻子,這感冒真難受!
閻落晨詫異的看着我,半信半疑地問:我怎麼沒聽人說過?」
我輕嘆一聲,說道:我這雖然不是什麼不光彩的事情,可是你也知道我現在也是成年人了,馬上就要面臨著成家立業的大事,現在的女孩們勢利的很,知道我的身世之後有幾個還願意和我交往?
唉,我就是一個窮

《我在異界造了一堆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