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逍遙廚娘馴夫錄
逍遙廚娘馴夫錄 連載中

逍遙廚娘馴夫錄

來源:google 作者: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斯年 沈蔓 現代言情

身為二十一世紀的三星米其林總廚,岳青婷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會穿越而且穿越的對象,為什麼是即將被迫嫁入豪門,給富家病秧子獨苗沖喜的悲催貧家女?然後各種被看不起,被白眼,被欺負?......不行,是時候利用她的廚藝和本事,努力拚搏進取,開闢新世紀的農家娛樂模式,拯救自己拯救古代經濟了!展開

《逍遙廚娘馴夫錄》章節試讀:

第3章 讓你混不下去沈蔓瞥了一眼,是她那個怨種編輯大神,她打開消息一看:寶貝寶貝,你在嗎?
最新大瓜!
緊跟事實,快來開書啊!
!」
後面還跟了個委屈的表情。
沈蔓笑笑,問她:什麼大瓜?
說來聽聽。」
大神秒回:VAN集團出大事了!
總監因愛生恨調換實習生的設計稿,被實習生告了,現在集團正在控評呢!
寶,我覺得以你的熱度,寫這個肯定爆!」
看着對話框的消息,沈蔓微微擰了擰眉,VAN集團是個規模及大的設計公司,在龍城的同行中,算是龍頭一樣的存在。
但要是記得不錯,幾年前好像是被明耀集團收購了。
這麼說的話,應該算是明耀集團的財產。
一旦牽扯到明耀集團,沈蔓多少都會有些猶豫的,畢竟她不想再和傅斯年扯上關係,但同時她也明白,大半個龍城都是明耀集團的,不管怎麼躲她都會多少接觸到一些的。
正想着,對面又發來了消息:害呀寶,別猶豫了,寫吧!
怕什麼,反正龍城又沒人知道你的馬甲,你就是寫了,別人查不到啊,放心吧,這不還有我給你頂着呢嘛。」
沈蔓無奈的嘆了口氣:行行行,但是可能得晚幾天給,我最近接了一單禮服稿。」
那邊很快回復:好嘞,我等你哦。」
隨即還配上一個妖嬈的表情包。
沈蔓笑着搖搖頭,將手機放在一旁,繼續研究設計稿。
此時,客廳內。
小簡陪着沈寶一起搭積木,肚子傳來一陣咕嚕嚕」的叫聲。
他看向小簡:小簡姐姐,我有點餓了,可以吃點點心嗎?」
小簡點點頭:當然,我去廚房拿。」
沈寶沖她高興的笑着:小簡姐姐你真好。」
小簡看着他,只覺得心都快融化了,心裏只呼,小少爺也太可愛了吧!
簡直讓人忍不住想佔為己有!

目送小簡去了廚房,沈寶繼續玩着積木,卻聽見遠處的大鐵門傳來哐啷啷」的聲響。
沈寶好奇的尋聲望去,就見一個中年男人正站在鐵門前朝內張望着。
他推開客廳碩大的落地窗,趴在陽台的欄杆下,撅着小屁股往外看。
中年男人擦了擦額頭和臉頰,隔着一定距離,他只能眯着眼睛看陽台上的沈寶。
這時候,小簡端着點心從廚房出來,就正好看見沈寶趴在陽台上。
小少爺?」
小簡喚了他一聲:怎麼了?」
沈寶回答:小簡姐姐,外面有個怪叔叔。」
小簡將手裡的點心碟子放在桌上,走到陽台上看了看,也看見了鐵門外的中年男人。
男人看着陽台上的兩人,忙問道:我是來找沈蔓的,蔓蔓在不在啊?」
小簡點點頭:您稍等。」
小簡轉身進了屋內,敲響了沈蔓工作室的門。
此時,沈蔓想的專心,只隨口應了句:進。」
房門被推開,沈寶趴在門邊,小簡道:小姐,外面有個很奇怪的人。」
沈蔓默了片刻,才從手中設計稿上抬頭,她將椅子轉了轉,看向小簡:幹什麼的?」
不會是記者吧?
她剛回龍城,雖然現在的沈家不比從前,但她這個昔日的高嶺之花的料要是夠足,想來也是能賣個好價錢的。
沈寶回答:不知道誒。」
沈蔓臉色微變,心頭頓感不妙,瞬間沒了設計稿子的心思。
沈蔓放下手裡的稿子,起身出去,站在陽台上,看着坐在樹蔭下乘涼還被熱的齜牙咧嘴的男人,沈蔓有片刻恍惚。
原來不是什麼記者,他叫沈從正,沈蔓的父親。
稍作猶豫,她拿了傘,囑咐沈寶:你乖乖的在家裡和小簡姐姐待在一起,媽咪馬上就回來。」
沈寶點點頭,看着沈蔓出門,就馬上轉身跑進屋內,趴在陽台的欄杆上注視着外面。
沈蔓撐着傘,站在鐵門前,看着樹蔭下的人,沒有吱聲。
沈從正見出來的人是沈蔓,他立刻就笑臉迎上:蔓蔓,你總算出來了,我打你電話打不通,以為你出什麼事兒了,就專門過來看看。」
沈蔓冷笑:不是幾年前就打不通了嗎,下次換點新鮮的理由。
說吧,這次來幹嘛?
又是來要錢的?」
沈從正討好的笑:那個……你晚晴阿姨病了,我手頭緊,你看能不能先借點給爸爸周轉一下。」
沈蔓看着他,已然見慣不怪,她說:我沒錢借給你。」
沈從正立刻急了,他忙道:別啊蔓蔓,爸爸知道,爸爸對不起你,但那些事情都過去了,爸爸知道,你不是那麼小氣的人,你看這大熱天的……」沈蔓笑笑:這您可想錯了,我從來都不大方,尤其是對您。」
見她態度堅決,沈從正頓時無話可說,但又不想無功而返,他心一橫,趴在鐵欄杆上,壓低聲音,衝著沈蔓道:蔓蔓,你別逼我啊,你應該不想讓媒體知道沈寶的親生父親是誰吧?」
沈蔓臉色一沉,瞪他一眼,道:幹什麼?
威脅我啊?」
沈從正挑了挑眉,心裏是有些害怕的,但還是咬了咬牙,道:我、我也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管你借點錢周轉一下,等我有錢了就還給你!」
你上次,上上次,上上上次,還有十幾年前,都是這麼說的。」
但無一例外,拿了錢就玩消失,等他再出現,一定又是沒錢了。
沈從正非但沒覺得不好意思,反而還變本加厲。
他趴在鐵門上,煞有其事的道:蔓蔓,你真的別逼我,我知道沈寶的父親是誰,我是看在咱們父女的情誼上才幫你保守秘密的,不然我早賣了是吧,那消息一出,咱都得完蛋。」
沈蔓看着他,眼底閃過一絲寒光,她什麼都可以忍,但唯獨沈寶的事情,她忍不了。
我記得沒錯的話,顧佳佳也是學設計的吧。」
沈蔓道:算算時間,也應該畢業了,現在在找公司實習?」
顧佳佳是沈蔓同父異母的妹妹,但是兩人只相差一歲。
當年沈從正雖然娶了沈蔓的母親,但一直沒有斷絕和他那青梅竹馬來往,這也是後來沈蔓的母親跳樓自殺以後,沈蔓才知道的。
聽沈蔓這麼說,沈從正臉色微變:你什麼意思?」
沈蔓表面沖他笑着,眼底卻是一片寒霜,她稍稍上前一步,語氣平淡,但極具威脅的道:您要是敢把沈寶的身世賣給媒體,我就敢讓顧佳佳在這個行業里吃不上飯。
您要知道,我沈蔓能有今天,絕對不是光靠說的。」
以她現在在這個行業中的影響力,想讓一個初出茅廬的愣頭青沒有公司敢要,還是易如反掌的。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逍遙廚娘馴夫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