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醫尊臨世
醫尊臨世 連載中

醫尊臨世

來源:google 作者:大漠孤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方可可 方天仇

被人陷害入獄,方天仇等他出獄那天報仇雪恨;卻在出獄之後,得知自己的女兒被妻子拋棄展開

《醫尊臨世》章節試讀:

究竟是什麼人這麼喪心病狂,居然會對一個小女孩下毒毒瞎她眼睛?

該死!

一股滔天的煞氣瞬間從他身上爆發了出來,令方圓五百米之內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身邊的雪獒都低吼了起來。
「叔叔,叔叔你怎麼了?」
可可的聲音,宛如清風一般拂過方天仇的心田,瞬間讓他身上的煞氣煙消雲散。
「我沒事。」
方天仇柔聲說道,生怕自己的聲音太大,嚇到了可可。
就在這時,飯店外傳來了一陣喧囂聲,接着只見五個混混模樣的青年衝進飯店,氣勢洶洶地朝方天仇這一桌走來。
「就是你把我外甥女拐走了?」
一個脖子上掛着大金鏈子,手裡盤着金剛的男人,無比囂張地走了過來。
方可可聽到這個聲音,頓時打了個寒噤,急忙躲到了方天仇的身後。
感受到身後輕輕顫抖的小手,方天仇又是一陣心痛,抬眼看向來人,瞳孔微微縮了縮。
這人他認識,就是他老婆的親弟弟,女兒的舅舅——林斌! 方天仇雙眼冰冷地看着林斌,當年他對這個小舅子可不差,他的房子車子都是他和林輕語供的。
那時候,他一口一個姐夫,叫得不知道多親切。
可現在看來…… 方天仇陰沉着臉道:「林斌,你不認識我了嗎?」
林斌剛準備罵什麼玩意,然後仔細一看方天仇的臉,頓時一驚:「是你!
你不是在坐牢嗎!
你是怎麼出來的?」
「刑滿釋放。」
輕飄飄的一句話,卻讓整個飯店的氛圍都變得怪異起來。
林斌算算時間,好像是差不多了,又上下打量了一番方天仇,臉上的吃驚緩緩轉遍成了輕蔑的樣子。
「哼,你還有臉回來?
我警告你,最好離我外甥女遠點,不然我要你好看。」
「你還知道她是你外甥女?」
方天仇輕笑一聲,站起來走到林斌面前,雙眸冰冷地說道:「我問你,為什麼你活得人模狗樣的,而可可卻連口飯都吃不上?」
林斌一臉窘迫,嘴硬道:「你胡說什麼,林輕語都不要她,我憑什麼幫你們養?」
吼!
雪獒衝出來昂首一聲怒吼,林斌嚇得一屁股直接坐倒在地上。
「小孩子還在這呢,咱們出去說,我正好還有些事想問你。」
方天仇推着林斌就往飯店外面走。
林斌被推出飯店,跟着他來的四個混混看得一頭霧水。
林斌覺得很沒面子,指着方天仇就罵道:「你還以為你是我姐夫呢?
我呸!
你最好馬上離開方可可,要不然後果你承受不起!」
方天仇笑了,如今這世上,還有他承受不起的後果嗎?
「我問你幾個問題,你老實回答,不然我的怒火你也承受不起。」
方天仇一臉冰冷地道。
「喲呵,還裝上比了!」
不僅林斌氣笑了,他身邊那四個混混,也像是聽見了什麼笑話一樣,紛紛嗤笑了起來。
「我問你,可可的眼睛是怎麼回事?」
方天仇眼神冰冷。
林斌被看得心裏發寒,還是撐着臉面嘴硬道:「老子不知道,知道也不告訴你!」
「你會知道的。」
方天仇走向林斌,林斌下意識的往後退,四個混混察覺不對也上來擋在林斌前面。
「小子,別以為坐過幾天牢,就覺得自己挺牛比的,哥幾個誰還沒進去過,帶着你的狗馬上滾蛋,否則老子弄死你!」
四個混混摩拳擦掌,有人甚至抽出了小刀。
但方天仇彷彿沒看到一樣,迅速向前幾步,伸手穿過四人將林斌拎小雞似的拎了過來。
等混混們反應過來的時候,一隻巨大的雪獒已經朝他們撲了上來,鋒利的爪牙瞬間讓幾人皮開肉綻。
場面頓時血腥無比,只聽幾個混混像丟了魂似的慘叫着。
雪獒一腳踩着一個混混,發出深沉的嘶吼,恐怖的威懾力,讓那些混混亡魂皆冒,再不敢妄動一下。
林斌看到這場面,臉色驟然變得慘白,兩隻腳在劇烈的顫抖。
「現在,你能回答我的問題了嗎?」
方天仇面無表情,嘴角卻勾起了一抹,令人頭皮發麻冷笑。
彷彿眼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尊執掌人性命的死神!
林斌連忙點頭,他哪還敢惹這個煞星,搗蒜一般地點頭道:「能……能,姐夫,您儘管問!」
「可可的眼睛是怎麼瞎的?」
方天仇再次開口,聲音無比清冷。
林斌為難地搖頭道:「姐夫,這事我是真不清楚啊,就是有一天我姐突然派人帶走了可可,送回來的時候她眼睛就這樣了,其他的我真不知道。」
「你說什麼?」
方天仇猛地掐住林斌的脖子,皺眉道:「你姐不是生可可的時候難產死了嗎?
怎麼復活的?」
林斌一張臉變得醬紅色,努力掙扎着說道:「沒……沒死……難產去世是個幌子,她沒死……」 「什麼意思?」
方天仇鬆開了手,林斌獲得了喘氣的機會,頓時大口大口地喘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緩過勁來:「你也知道,她不是我爸媽親生的,你進去那年,她親生父母找到了她,據說那家人挺有錢的。」
「幾天之後,她突然留下一封信就不辭而別了,信裏面大致就是說她回去認祖歸宗了,爸、媽、可可她都不要了……」 「什麼?」
方天仇一聲冷喝,身上陡然爆發出一股森冷寒意。
林斌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接着顫顫巍巍地說道:「後……後來,她就一直沒回來,電話也聯繫不上,我媽一氣之下,就對外宣稱林輕語難產死了……」 方天仇越聽越心驚,也越聽越疑惑。
不!
這不是他認識的小語,小語怎麼可能這麼絕情?
「姐夫,我說的都是實話,這女人都是薄情寡義的,為了榮華富貴孩子老娘算個屁,你也別傷心,天下女人多的是……」 「閉嘴!」
方天仇抬手就給了林斌一個嘴巴子,歇斯底里地嘶吼道:「那你呢,你活得人五人六的,怎麼讓你外甥女在街頭要飯、賣花?」
「她才六歲,六歲啊,你知不知道?
!」
「我……我……我也是沒辦法,我外面欠了一屁股債,他們就是討債的,成天跟着我,生怕我跑了……我是真的自身都難保……」 林斌哭喪着臉,指着被雪獒踩在腳下的四個混混。
「夠了,林輕語現在在哪?」
方天仇打斷林斌,渾身的煞氣幾乎要噴涌而出。
「在金邊湖別墅區,金家!」
「滾。」
方天仇轉身折回了飯店,雪獒嘶吼一聲也跟在後面走了進去,林斌和那幾個混混如釋重負,趕緊跑了。
林斌的話方天仇不會全信,但林輕語還活着這卻是事實。
女兒受苦受餓,她卻不管不顧。
不可饒恕!
方天仇難以壓抑內心的怒火,轉身回到飯桌旁。
此時,可可孤零零地坐在哪兒,小臉上寫滿了擔憂。
桌子上,除了給她面前的那碗飯,其他的菜一口都沒有動。
方天仇強忍着心中怒火,柔聲說道:「可可,別害怕,壞人都被叔叔趕走了,已經沒事了,咱們繼續吃飯。」
方可可點點頭,緊繃的小臉明顯放鬆了很多,方天仇端起飯碗一臉溫柔的繼續給她喂飯。
「可可,吃飽飯,我帶你去找媽媽好不好?」
方天仇說道。
「不,不要,我不要……」 聽到媽媽這個詞,可可好像受到了什麼驚嚇似的,身子開始哆嗦了起來,然後跳下椅子就要跑,連腿撞傷了也渾然不顧。
方天仇被可可突然的反應給嚇了一跳,連忙抱住她輕聲安慰道:「可可別怕,別怕,不管怎麼樣,有叔叔在,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
他一邊說著,一邊輕輕地拍着可可的肩膀,心中卻是在滴血。
在方天仇的安撫下,可可緩緩安靜下來。
等方天仇低頭看去時,她已經疲憊地在他懷中睡去,兩隻小手始終緊緊攥着他的衣服,臉上帶着未乾的淚痕,顯得那麼的無助而可憐。
林輕語!
你到底對可可做了什麼?

《醫尊臨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