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飛揚年代
重生飛揚年代 連載中

重生飛揚年代

來源:google 作者:金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杜飛 秦寡婦

杜飛重生了,在這個物資奇缺的艱苦年代,開啟他精彩的開掛人生……展開

《重生飛揚年代》章節試讀:

第四章 最好的結果送走孫主任,一大爺回到家。
怎麼樣?
成了嗎?」
一大媽關切的問道,卻發現一大爺眼神恍惚,就察覺不好了:沒談成嗎?」
一大爺嘆息一聲:唉~這次真看走眼了,老杜這兒子……不是一般人啊!」
一大媽聽得迷糊,卻相當有耐心,也沒催促,默默聽着。
直到聽說,杜飛要了上千塊的錢票和工業券,才第一次綳不住,驚叫了一聲。
但也沒插嘴,等一大爺從頭到尾說完,才抿着嘴,點頭道:要真是這樣,老杜家小子還真不一般,你留心着點,以後在院里,盡量別得罪他。」
一大爺唉聲嘆氣:別說以後了,這次為了老孫,都把那小子得罪死了。」
那你升副主任……」一大媽瞄了一眼房門,壓低了聲音。
估計得歇菜。」
一大爺緊皺着眉頭:一千塊錢不是小數,老孫嘴上不說,心裏也泛膈應,除非咱家拿錢頂上,否則別指望他再給咱出死力。」
一大媽眼眸閃爍,有些心動:老易……」沒等她說,一大爺就擺擺手:一千塊錢換個車間副主任,不值當!
反正孫強進廠肯定要跟我,到時候有他老孫求咱們的時候。」
一大媽默默點頭。
一大爺又道:老婆子,你說這次得罪了杜家小子,用不用想法找補找補?」
一大媽想了想道:我看……還是算了,以後不惹他就得了。
老易,聽你剛才說的,那小子太野太狠,又這麼年輕,不知道深淺,我看他早晚搞出事來。」
與此同時,在杜飛屋裡。
火炕熱起來,杜飛把腳伸到褥子下面,熱乎乎的,十分舒坦。
心裏還在回想剛才的一幕幕。
這已經是他能爭取到的最好結果。
別看剛才跟孫主任對線,杜飛似乎全程碾壓,但說到底全是虛張聲勢。
如果孫主任頭鐵,真就硬杠到底了,他也不可能去找楊廠長,更不可能去區里市裡搞事。
那樣做,孫主任固然死定了,但身為軋鋼廠領導,廠里出了這種醜聞,楊廠長和李副廠長也得跟着吃瓜落。
杜飛就等於把軋鋼廠整個領導層都得罪死了。
其實在此前,杜飛想過最壞的結果。
如果孫主任強硬到底,他只能豁出去拿錢去找李副廠長,從生產車間調到後勤部門,離開孫主任的職權範圍。
聽說李副廠長那人,拿錢辦事還是相當有信用的。
只不過找他辦事,一二百塊絕對不夠,最起碼五百打底兒……杜飛思緒紛亂,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深夜。
打個哈氣,準備撒尿睡覺。
以防孫主任萬一鋌而走險,睡前仔仔細細拴好門窗,又拿了幾個金屬的鍋碗瓢盆放在門窗後面才放心。
第二天早上,火炕爐子早滅了,窗戶縫還漏風,把杜飛凍醒了。
昨天商定好了,三天內孫主任把錢票和街道辦的關係疏通好。
只要杜飛到街道辦上班,軋鋼廠的工作就歸孫強,至於孫主任具體怎麼運作,就不用杜飛操心了。
鑽出冰涼的被窩。
杜飛端着臉盆牙缸到院里的水龍頭洗臉刷牙。
一出門,正遇見對面西廂房走出一個留着八字鬍的瘦高個,正是軋鋼廠宣傳科的幹事,專門負責放電影的。
呦,許哥,大禮拜天的,這麼早啊。」
杜飛笑呵呵打招呼。
許幹事愣了愣。
平時對面這悶葫蘆可不跟他說話,最多見面點點頭,今兒這是怎麼了?
不過,許幹事是場面人,就沖杜飛跟他叫一聲許哥,他也不能跟人甩臉子。
應了一聲之後,一邊蹲在旁邊刷牙,一邊兒問道:小杜看你臉色不錯,病也該好了,打算什麼時候上廠里上班啊?」
杜飛擠出牙膏,蹲在旁邊道:等兩天再看看,廠里工作太重,就我這體格怕吃不住,想找人看看能不能換個地兒。」
許幹事眼色一變,不禁看向杜飛,暗暗驚詫。
按道理他們住一個院兒十來年,互相知根知底兒,從沒聽說老杜家有什麼跟腳。
不過許幹事有些城府,也沒一個勁刨根問底,刷完牙洗完臉就跟杜飛各自回屋。
撂下臉盆牙缸,許幹事心裏還在尋思,剛才杜飛話里透露的信息。
走到裡屋,他媳婦還在呼呼大睡,圓潤的鵝蛋臉紅撲撲的,一條胳膊掉在棉被外頭,露出雪白的膀子和大紅的真絲睡裙。
許幹事家條件不錯,老丈人解放前是個大資本家,冬天買煤比別家多,也不用算計着燒,一大早屋裡暖烘烘的。
但他媳婦卻讓他又愛又懼。
那豐腴的身子絕對是最上乘的泡架子,可惜他火力不足,每次弄得不上不下,哪怕偷偷吃藥也頂不住!
另一頭,杜飛回屋。
先把鋪蓋和炕席捲巴卷巴。
昨晚這一宿他算受夠了,燒熱的火炕把褥子加熱,反上來那股味兒,又霉又餿,就別提了。
還有那張炕席,破的都掉渣了,拿笤掃掃也掃不幹凈。
杜飛準備全都換了,另外再置辦幾身行頭。
剛才他跟許幹事說那些話,可不是隨便說走嘴了,而是故意透出口風。
表明放棄扎鋼廠的工作是他主動的,並非是受人逼迫。
這件事紙里包不住火。
回頭他去街道辦當臨時工,那人卻進廠頂了他的位置,肯定會引來許多人嚼舌根。
到時候,外面人嘴上說著場面話,心裏只會覺得他好欺負,弄不好以後再有什麼事,阿貓阿狗都敢來踩他一腳。
杜飛必須未雨綢繆。
在衣櫃里挑出一身沒補丁的衣裳,徑直出了四合院,安步當車,晃晃悠悠,朝隆福寺大街走去。
從南鑼到隆福寺說遠不遠,說近可以不近。
杜飛不緊不慢,走到隆福寺已經八點多了。
這邊公私合營的早點鋪子,據說炒肝包子味道最正。
杜飛大老遠跑來,就為了嘗嘗這口。
一碗炒肝,六個包子,最後來碗豆腐腦溜溜縫。
吃下去渾身暖洋洋的,打個飽嗝,舒坦極了。
從早點鋪子出來就快九點了,再去百貨大樓。
頂着小北風,杜飛心裏盤算,應該搞一台單車,否則上哪也不方便。
不過買台新單車,在院里太扎眼了,他也沒拿定主意,就進了百貨大樓。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重生飛揚年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