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安妮絲公主
安妮絲公主 連載中

安妮絲公主

來源:google 作者:胡偉紅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娜美 康彥

有一種說法:每個女孩都是公主轉世,有的是深山中的靈狐公主,有的是前朝的格格,有的是花園裡最高貴的那株百合,還有的,甚至只是路邊草叢王國中的那棵最柔弱的、最惹人憐愛的野草耶……所以,每個女孩,與生俱來的都有一些公主情結啰,多少都有一點點的嬌氣和任性,特別渴望得到眾人的關注和呵護本書中的女一號葉熙就是這樣的啦,她出生於億萬富豪家庭,自然同公主一樣嬌貴!但正是這位被別人尊稱為「安妮絲公主」的女孩,內心卻無比寂寞,為引起生意場上忙忙碌碌的父母的關注,竟假扮成小乞丐去大街上討錢,還結識了一位酷似韓星姜東元的大帥哥,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故事呢……會有很多懸念哦!遺憾的是,一向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安呢絲公主,愛情上卻有太多的波折這個惹人憐愛的小女孩,因為嬌氣和任性,總是在傷害別人同時又被人所傷……但是,相互吸引又相互傷害不正是愛情的真諦嗎?本書為安妮絲公主胡偉紅同名小說相信胡偉紅JJ在寫作時,一定把自己想像成了書中的女主人公,深深地沉浸到了自己編造的故事中了你相信自己前世也是一位公主嗎?今生嘛,就做幻想王國的公主吧!讀讀這本美妙的書,再閉上眼睛,那種想什麼就來什麼的感覺,真的很美妙哦!展開

《安妮絲公主》章節試讀:

黑幕似的天空中突然繪出無數美麗的花朵,而我猶如在夢境中無法自拔。看過太多太多關於煙火的描寫,可是此時此刻我卻無法回憶起一字一句。那美麗的花朵此起彼落驚艷萬物,璀璨的升起,稍縱即逝。雖然那樣的短暫,可在那輝煌的背後還是令我激動萬分。

  是東元。他帶給我了突然的驚喜。

  「喜歡嗎?」

  「你怎麼``````我是說你怎麼會想到放煙火?」

  「好不容易等到了天黑,只有在這樣的夜裡才能展現出它們全部的美麗。其實在去遊樂場的路上我就已經買好了這些煙火,寄放在了那邊的小店裡。我想着也許你會喜歡這些炫麗奪目的飛揚。這也是我唯一可以送給你的。」

  「東元``````」在這樣高興的時刻我真的不該掉眼淚,可是那些滾燙的液體卻怎麼也不聽使喚的洶湧而至。每年的生日都顯得缺少了什麼,雖然有康彥哥哥和娜美的陪伴,可在笑容背後內心卻掩蓋不住些許的空曠。我以為自己會不在乎父母的忙碌和遠離,在囂張任性的背後我竟然也有軟弱的一面。可正是東元讓我可以徹底的暴露自己的脆弱,讓內心的感情能夠好好的宣洩出來。我該說什麼好呢?也許僅僅一句謝謝遠遠無法代表現在的我。

  「小結巴,你怎麼了?」東元走到我身邊,用手輕輕托起我的下巴,也許是滿臉的淚水讓他驚慌失措,「不用這樣感動吧?」

  「少臭美了!我哪有感動!」

  「沒有嗎?」

  「一點點而已。」

  「只有一點點?」

  「喂!你很羅嗦!」

  「嫌我羅嗦的話就快點把眼淚擦乾淨。怎麼會有你這麼邋遢的女孩子?臟死了!」東元從口袋裡掏出紙巾遞過來,「鼻涕和眼淚全部混在一起了。」

  「你就不能幫我擦嗎?」

  「很臟啊。」

  「姜東元!」

  「好了,好了。」我的任性結束在東元溫柔的笑容中,一切的一切都顯得那麼美好。這不是在做夢對不對?

  「鈴」的一連串嘶叫聲讓我不得不鑽出溫暖的被窩。搞什麼啊?這麼快就天亮了嗎?我睜開眼睛望着天花板回想昨天發生的事情。我剛才做夢了?夢到東元放了很多的煙火為我慶祝生日嗎?該死!這麼甜蜜的夢為什麼要醒過來?我要繼續睡!重新蒙上被子,腦海中全部是那些美妙的畫面。煙火很漂亮`````東元的臉上第一次綻放出那樣溫柔的表情``````那不是夢!我連滾帶趴的從床上跳下來,拿起昨天穿的那件衣服。褲子上一大片污垢赫然印入眼帘。沒錯!這就是證明!證明我並沒有在做夢。昨天放完煙火回家的路上我因為太興奮被絆倒在地上,雖然說起來很丟臉,可在當時我卻還一個勁的傻笑。

  現在可不是想這個的時候,慘了!慘了!~~~_~~~~第一堂課要考試,遲到的話``````

  「熙熙,你怎麼搞的?」連娜美都替我捏了一把汗。

  而我卻露出死裡逃生的表情豎起兩根手指,這下班主任不會藉機發難了。順利躲過一關!萬歲!可是我怎麼把之前的事情忘得精光?當看到試卷之後我連自殺的心都有了。拜託!為什麼這麼多陌生的符號?難道學校趁着我逃課的那段日子換了教科書嗎?oh,my

god!怎麼可能考八十分?簡直是要我的命!

  轉頭,用求救的目光看向娜美。可是那丫頭一副自身難保的鬼樣子。算了!轉移目標。四下張望良久,毫無得手的機會。真該帶一架高度望遠鏡來。抬頭看到班主任那得意的嘴臉我立刻覺得脊背上透出涼意。在劫難逃!在劫難逃!

  「娜美!嗚嗚嗚``````」

  「熙熙,聽說你和班主任保證過要得到八十分以上。」

  我已經後悔得要撞牆了,她竟然還在人家傷口處撒鹽。

  「怎麼?」見我垂頭喪氣的樣子娜美終於意識到了事態嚴重,「不會是一點把握都沒有吧?」

  「少說一句你會死啊!」

  「早知道這樣你幹嘛要說八十分?」

  「我哪裡想到試題會這麼難!」

  「對了!東元不是替你補習了嗎?」

  「只補習兩天有屁用啊!」不說還好,一說起這個我就更加難過了,要我怎麼有臉把卷子拿給東元看?聽說下午就可以批好發放下來了,我要怎麼辦才好?

  「也對哦。你落下這麼多的課,怎麼可能考到八十分以上。連我都只能保證勉強及格呢。熙熙,還好這只是模擬考試。再過一陣子就要期末考了,這段期間你一定要天天來上課知道嗎?」

  「這個難關我都還沒過去呢,拜託你省省力氣,呆會再說教好不好?娜美,快點幫我想想辦法。」

  「很嚴重嗎?」

  「當然啊!你也知道我平時在學校里的表現那麼差勁,班主任那個老巫婆一直看我不順眼。如果不是礙於我老爸的面子,她早就想辦法整我了。你沒看到剛才考試的時候她有多高興嗎?我最好是交白卷,那樣她就更有理由去我老爸那裡告狀了。」

  「你是說這件事情會傳到你爸爸的耳朵里?」

  「真倒霉!」

  「你爸在國外啊。」

  「後天就回來拉``````那個老巫婆一定會添油加醋說得很過分的,而且還有卷子為證,這次死定拉!」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你有完沒完?」

  「不如這樣``````」娜美的頭頂亮起一盞小燈泡,「把卷子偷來燒掉不就死無對證了嗎?」

  「你腦袋有病是不是?全班幾十份卷子只有我的不見了,白痴也會想到是誰幹的。」

  「那就把全班的卷子一起偷來。」

  「娜美,你該不會也考得很差勁想借我的手毀滅證據吧?」

  「朋友一場你竟然這樣想我?」

  「實在是太可疑了。」

  「算了!」最後娜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才懶得理你呢!乾脆你自己去想辦法好了。」

  我能有什麼辦法?只有向那個老巫婆低頭認錯,然後爭取一次再度復活的補考機會了。向人低頭可是我最最最最``````最不擅長的事情了,但這次只有認倒霉了。好在我的「軟磨硬泡」功在關鍵時刻發揮了作用,兩天之後補考!重新復活嘍!

  一放學我就急不可奈的跑去正南高中找東元,現在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極為珍貴的。那個傢伙的智商難道是二百嗎?為什麼成績總是好得叫人嫉妒?

  「東``````」還沒到門口我老遠就看到東元從學校裏面出來,剛想喊他卻看到另外一個身影。那不是鍾雅寧嗎?她怎麼會來這?糟糕!離太遠了,根本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偏巧路口處變了燈,我只有站在斑馬線的另一頭像看啞劇一般看着他們兩個人面對面站在一起。快點變綠燈拉!!!

  等我氣喘吁吁跑過去的時候,鍾雅寧已經轉身走了。

  「她找你來幹什麼?」

  「誰?」

  「鍾雅寧啊!」

  「沒什麼事情,只是路過這,剛巧看到我所以打個招呼。」

  「真的只是打招呼?」

  「你不是看到了嗎?」

  的確只是短短几分鐘而已。也許真的是我想太多了。該死!該死!我怎麼能表現出吃醋的樣子來呢?這樣的話他就會更得意了。我偷偷抬頭看了一眼東元,果然那傢伙臉上的表情怪怪的。

  「喂!不準笑!」

  「我哪有笑?」還敢裝無辜。

  「就是有笑啊!你一定很得意是不是?我告訴你,我剛剛沒有吃醋,我那是關心康彥哥哥。」

  「和康彥有什麼關係?」

  「有``````有啊。鍾雅寧是康彥哥哥的女朋友嘛,她又突然來找你,而你又這麼帥``````所以``````唉呦!你很笨耶!這麼簡單的事情都不明白嗎?」

  東元被我着急辯解的樣子逗笑了,這簡直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嘛!連我自己都覺得很糗!

  「對了,今天考試怎麼樣?」

  哪壺不開提哪壺就是指這個吧?

  「我們去吃飯吧。快點!快點!我肚子好餓!」

  東元固執的拉住正準備腳底抹油開溜的我:「到底考得怎麼樣?」

  「你想吃什麼?」

  「熙熙!」

  「好拉!我說就是。」

  「什麼?」

  「就是啊!」我故意說得含糊不清想要矇混過去。可是事與願違。那傢伙超級固執!

  「說清楚點!」

  「不及格!」

  「你是豬啊!」東元原地打轉三圈終於找到了一句合適的開場白,「不是幫你複習過了嗎?」

  「只有兩天時間而已。」我無比委屈的望着他,怎麼還不心軟?

  「那要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

  「考了不及格啊!」

  「當然是補考了。」

  「你腦袋裡裝的是什麼啊?」東元一直對這個問題比較感興趣,要不然他也不會隔三差五就要問一次了,「你是豬的同類吧?我帶你去看你的祖先好不好?」

  「喂!我警告你別太過分了!我的祖先是嗎?不就站在我面前嗎?」我用手指着他那張帥臉,「別以為你化了裝我就認不出來了!」

  東元又氣又無奈,一臉的哭笑不得。最後這段亂七八糟的談話終於結束在我們倆握手言和的笑聲中。

《安妮絲公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