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
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 連載中

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

來源:google 作者:一粒沙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蕭珩 顧錦梔

【腹黑暴君X嬌軟小公主】【古言甜寵】【破鏡重圓】顧錦梔在被嫁給老王爺的當天逃婚了原本想去投奔二哥,沒想到慌不擇路跑到了雍州某位暴君的地界!蕭珩看着雪地里嬌嬌弱弱的小娘子,不屑地嗤笑了聲,「十幾歲的小姑娘,那老王爺也下得了手啊?!」顧錦梔決定逃離魔爪,可是三番兩次被抓回來文案1眼見着蕭珩跟她二哥打得不可開交,顧錦梔覺得這彷彿又是個逃跑的好機會結果剛剛翻出牆頭,就被剛從戰場下來的蕭珩一把接住扛回了屋裡幽暗的室內,男人眼眸里的霸道和偽善都被撕裂,他壞透地親了親她,低喃的聲音猶如惡魔低語,「十幾歲的小娘子,是時候下手了」【全架空】【非重生、非穿越、非女強】展開

《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章節試讀:

連干三碗葯下去,燒退了大半,顧錦梔倒是睡得挺熟的。

連日的緊張鬆懈下來,她居然做了一個夢。

顧錦梔夢見自己回到了7歲,她的爹爹還在位當皇帝的那個時候。

這天是上元節,皇帝在宮中設宴,宴請皇親國戚和世家功臣。

宮牆覆雪,肅穆威嚴,即便是人來人往的宮道上,也透着說不出威壓。宮中的公公們腳步輕快地引着勛貴世家和他們的女眷們入殿內就座。

才七歲的小錦梔是快午時才被從後宮帶了出來的。

她穿着件銀白色的小斗篷,裡頭是鵝黃色的錦繡宮裝,上頭綉着精美繁複的小飛燕和虞美人圖樣,腳上踩着一雙新做的雪緞面繡鞋,陽光落在她臉上,整個人可愛得像是會發光一樣。

侍女帶着她到了宴席上,她被安排坐在了母后身邊。

大哥和二哥在她們的對面,和一眾世家重臣們坐在一塊兒。其中坐在二哥身邊的,是一個有些眼熟的玄衣少年。

那少年五官立體深邃,俊朗中帶着點兒清冷。看起來極不好親近,可是身上卻有一股讓人挪不開眼睛的吸引力,顧錦梔一時對他看得有些出神。

這頓家宴說是宴請王公貴戚,實際上是要給當時的太子選妃的。宴會上皇帝給太子指了婚,還給當時正當壯年的建安王也選了個側妃。

顧錦梔對選妃毫無興趣,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斜對面那位着玄色錦服的少年身上,總覺得這人似乎在哪裡見過,可是夢裡白霧氤氳,記憶變得淺淡依稀,讓她始終回想不起來。

夢裡的小錦梔不知道,他就是威名顯赫,名震大魏的蕭將軍嫡子。因為蕭家戰功累累,功高蓋主,他從十歲那年就入了京,成了顧家安放在眼底下用以牽制雍州的棋子。

此刻他神色寥寥,坐在一片清歌妙舞中彷彿置身事外。不知道為什麼,顧錦梔覺得,他看起來似乎有點落寞和孤寂。

是因為爹爹沒有給他賜婚嗎?小錦梔不太懂。

宴席散了,她又在宮牆邊遇到了他。他一個人站在那裡,牆邊的紅梅掉了幾瓣鮮紅色的花葉在他身上,卻壓不過他周身的戾氣。

小錦梔披上銀白色的斗篷,掙脫了侍女的手臂朝他跑了過去。

他站在雪地里,日光映照得他的面龐模糊不清,只是看着遠遠朝他跑過來的銀白色的小雪團。

天氣太冷,她穿得厚。跑起來一晃一晃的,跟個成了精的棉花團似的。伺候她的婢女被她甩在身後,她一溜煙就跑到了他跟前。

漫長的靜止中,他原本孤冷的神色,彷彿在燈光里流露出一絲動容。

小姑娘比他矮兩三個頭還不止,站在他跟前得仰着頭看他。

她五官稚嫩,臉頰肉嘟嘟的,奶聲奶氣地問,

「小哥哥,你是不是不高興?」

少年忽閃了一下眼睫,沒有說話。

顧錦梔只當他是因為沒有得到父王的賜婚而難過,於是聲音又甜又軟地安慰他,

「你別太難過啦!等我長大了…」

「啪」地一聲,有什麼東西掉到了她的頭上。

顧錦梔倏地從夢境里被拉回到現實。

她抬手抓住掉在她頭上的東西往下扯,掙扎着把腦袋露了出來,這才發現那是一床厚被子。

顧錦梔迷茫地眨了眨眼,只覺得剛剛那個夢十分逼真,好像是真的發生過一樣,可惜她已經不記得那人是誰,也忘記了自己在夢裡到底說了些什麼。

————————

蕭珩被顧錦梔拱了一夜,起來時眼下都帶了點灰青。

醒來的第一件事,他側頭看了一眼顧錦梔,她的小臉濕漉漉,出了不少的汗,看起來是已經退了燒。

念在她還是個病人的份上,蕭珩沒跟她計較,起身更衣洗漱去了。

今天他們還得繼續趕路,如果順利的話,下午就能抵達雍城。

等到隊伍整頓完畢,蕭珩讓檀雲去把她的主子喊起來洗漱用膳。

顧錦梔退了燒,精神好了些,連早飯都多用了一點,看不大出昨晚還燒得快要掛掉的模樣。

因為她高燒剛退的緣故,那莊子的管事給她拿來了一件斗篷讓她披着。這件斗篷是他女兒17歲出嫁前做的,還沒來得及穿就小了,於是就這麼閑置在了娘家,然而給顧錦梔披着還有些長,衣擺拖到了地上。

蕭珩把她攔腰夾帶到馬上,見她病懨懨地躲進自己的大氅里,不免覺得有些奇怪。

這才初冬呢,她就這麼怕冷。那冬天一到不得直接凍死?

可是顧錦梔確實是怕冷。大魏都城靠近南方,就算是冬天也沒雍州這麼冷。

好在蕭珩身上熱乎乎的,大氅隔絕了外頭的寒風,顧錦梔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坐好,然後從懷裡摸出那廚娘給她烤的板栗,邊剝邊吃。

她這會兒也沒像之前那麼怕蕭珩了。

蕭珩這個人雖然動不動就威脅要把她丟回給老建安王,但是一路還是帶着她,說明她暫時對他有用。

可是她對他有什麼用呢?

這幾年雍州和梁州打得頻繁,也許是真的要把她當成人質,拿她去跟她二哥談條件。

想到這裡,顧錦梔還是有點兒擔心。她小時候跟二哥感情很好,要是真的因為她的緣故讓梁州掣肘於雍州,那她可就太愧疚了。

————————

這次出發,趕路大半天,傍晚時刻,雍城就到了。

雍城是雍州的首府,定北王府就建在此處。

大概是早就收到信說主子今天要回來,府門大開着,管家帶領着一眾僕從在門口等候。

管家大家都叫他何伯,從蕭珩他爹那輩就在王府里伺候着,如今已經五十幾了,還在府里忙前忙後。

蕭珩在大門前勒住了韁繩,剛把大氅撇開,顧錦梔就跟個不倒翁似的,小腦袋歪歪斜斜地從裡頭掉了出來,他連忙托住她的腦袋。

蕭珩:「…」

何伯:「…」

僕從:「…」

這是哪兒來的小娘子?

要知道主公可從來沒有往府裡帶過女人的。

眾人心中頗多疑問,可是都不敢去直視顧錦梔,畢竟這會兒誰也捉摸不透她跟自家主公到底是什麼關係。

蕭珩低頭一看,自己的錦衣上掉落了好些板栗的碎渣,一看就是某個正在熟睡的傢伙的傑作。

他這一路巡查邊營檢查賬簿頗為辛苦,顧錦梔這個小公主倒是舒服得跟出遊似的,在他懷裡又吃又睡,哪裡有半點當人質的自覺?

蕭珩心裏有點不平衡,伸手捏住她的小臉使勁掐了一下,語氣不爽地說,

「醒醒!」

顧錦梔的小臉都被他掐變形了,她迷迷瞪瞪睜開眼,先是看見蕭珩那張冷硬的臭臉,然後才看見了他身後高大的府門,以及上頭匾子上寫着的【定北王府】四個字。

哦,到了。

顧錦梔醒了醒神,拍掉身上的食物碎渣,然後十分自覺地在馬背上坐直了身子,等蕭珩把她接下去。

然而她伸手等了半天,等來了寂寞。

蕭珩翻身下了馬,就站在邊上抱着肩饒有興緻地打量着她,沒有半點要幫忙的意思。

顧錦梔被周圍的人盯得有些羞燥,紅着臉小聲說,

「表叔,你不幫我一下嗎?」

這馬比她還要高,這麼高跳下去摔着了怎麼辦?顧錦梔對自己的身量很有自知之明,果斷選擇了讓他扶一把。

蕭珩勾了勾唇,賤嗖嗖地說,

「這還用本王幫你?大魏的小公主不是厲害得很嗎?」

顧錦梔不知道自己又哪裡得罪了他,可是他不扶她下來,她總不能一直坐在馬上吧?於是她硬着頭皮求他,

「表叔…我好害怕…」

後宮生存法則第一條,會哭會鬧會上吊。

顧錦梔從小在後宮裡長大,小小年紀就學得了這一套精髓。她眼皮一眨,眼眶裡立刻就蓄滿了淚水,彷彿分分鐘就能掉金豆豆下來。

蕭珩對她的演技早已熟悉了,在她眼淚真的掉下來之前,他不耐地嘖了一聲,

「哭什麼哭,摔死你得了。」

話說這麼說,可是卻自然而然地伸手把她抱了下來。

他身材高大,抱着顧錦梔跟抱個小娃娃似的,不費吹灰之力。反倒是顧錦梔沒想到他居然直接伸手來抱她,嚇了一跳,本能地摟住了他的脖子,轉瞬就被他抱下了馬。

她一邊被他粗野地抱下了下來,一邊心想爹爹果然沒有騙她,女人就是要撒嬌才會好命。

《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