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崩壞:開局律者,重生前文明
崩壞:開局律者,重生前文明 連載中

崩壞:開局律者,重生前文明

來源:google 作者:蘇沐秋雪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蘇時修 蘇沐秋雪

一位某非酋艦長,玩崩壞三的時候抽卡歪了,一激動的直接穿越進崩壞三前文明,直接當場傻眼本以為成為了富二代之後,就可以摸魚享樂了,直到他發現自己某天,突然擁有了一顆律者核心,當場傻眼我是,天霜之律者?不屬於崩壞神體系的律者?然後,被逐火之蛾找上門的蘇時修,還以為自己即將涼涼了誰料,對人類沒有敵意的他,不但沒事,從此還成為了未來的逐火十三英桀第十四人,背負「天啟」之名的救世主然而,背負了那位救世主意志的蘇時修,也只是一段遺憾而已這是一段光影的傳說,是文明與崩壞的碰撞,是傳承了無數時光的契機我會竭盡全力,在黑夜覆蓋一切的時候,點亮名為「希望」的星光,給大家指引「美好」的到來!展開

《崩壞:開局律者,重生前文明》章節試讀:

時間很快來到一個月後,期末考試結束。

在本次期末考試的時候,梅走上了和蘇時修一樣的路,申請了獨有的提前考研,同樣準備了論文。

不過不同的是,她比蘇時修準備的更加充分。

於是,當這篇論文傳到上面之後,直接轟動了各國高層,就連逐火之蛾也不例外。

不過,畢竟是逐火之蛾更先掌握梅的信息,引薦梅加入逐火之蛾的機會,自然就落在了蘇時修和梅比烏斯身上。

然而,在期末考試的第三天,整個長空市突然爆發了史無前例的災難!

第三次崩壞,爆發了!

這一天,梅還在學校里忙自己的事情,畢竟她那篇論文影響太大了,因此要忙的事情也不少。

而凱文呢,這個現時期就舔狗+情商堪憂的存在,自然是去幫梅了,蘇還在處理宿舍的事情,因此他們現在都在千羽學園。

至於蘇時修,現在還趴在梅的家裡睡覺,難得當鹹魚的他,自然是很珍惜這個摸魚機會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外界突然響起來的嘈雜聲,還有各種各樣的建築物被破壞的聲音,直接破壞了他的睡眠。

「發生什麼事了……啊woc!」

剛起來的蘇時修,突然通過直覺感受到,前面將要發生不好的事。

順着直覺,他剛跳下床,外面的窗戶就突然飛進來一輛汽車,直接將這個卧室和二樓走廊之間的牆砸個稀碎。

順着那個破洞向下看去,蘇時修傻眼了。

崩壞獸、死士……

「嗡。」

刺耳的警報聲回蕩在空氣中,很容易令剛睡起來的人心煩意亂。

驚恐的求救聲,莫名生物的嘶吼聲,建築物倒塌的聲音此起彼伏,眼前宛若地獄般的慘狀,簡直是讓人頭皮發麻。

「第三次崩壞,來了……」

好在他穿的不是睡衣,匆忙披了一件大衣之後,蘇時修目光陰沉不定地看着下面,隨後露出了匪夷所思的目光。

他突然發現,自己能感受到崩壞能的存在了。

而且不知為什麼,自己的身體在瘋狂吸收周圍的崩壞能,這種情況瞬間讓蘇時修就慌了。

他可不想自己變為死士,這個世界它還有重要的人!

連忙擼起袖子,結果蘇時修發現,自己的身上壓根就沒有出現崩壞能侵蝕的癥狀,這也意味着自己對崩壞能的抗性很高。

胸口處的崩壞能風暴,還有背後暖洋洋的能量流動,都刺激着蘇時修回想起了一件事!

「你是「救世主」,是身負「天啟」之名的戰士。是全新的律者,不屬於崩壞麾下的律者,天霜!」

想起那個紫發女孩說過的話,蘇時修的目光變得驚疑不定了起來。

「我是,律者?!」

就算他再不相信,但是隨着崩壞能進入體內,對自己的不斷強化,蘇時修發現,自己的眼睛已經可以看到體內的核心了。

那顆燃燒着藍紫色火焰的律者核心……看樣子,的確如那個女孩所說的一樣。

自己,是律者,不屬於崩壞麾下的律者,文明這邊的希望,天霜律者!

冷靜下來的蘇時修,連忙試着前世游戲裏的記憶,利用崩壞能溝通核心,連接背後的虛數空間。

很快,虛數空間給了回應。

一柄冰藍色的唐刀狀武器,帶着鋒利而森寒的氣息,散發著幽寒的冰藍色崩壞能,緩緩出現在蘇時修的面前。

「霜華之境:寒滅。」

這是,這把刀的名字。

「律者的武器……」

握緊這把刀的時候,蘇時修感到了一絲血脈相連的感覺。

沒有崩壞意識,或者說他感知不到崩壞意識的存在。

可能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天霜之律者,並非是崩壞那邊的。

「霜對應藍色。那麼,那片紫色應該有對應的權柄,只是我似乎還沒那個能力?」

搖搖頭,將這些複雜的詞性拋到腦後,蘇時修舉起唐刀,霜華之境:寒滅,瞬間釋放出足以讓周圍一切凍結的寒氣!

看着下面注意到他的崩壞獸,蘇時修也不磨蹭,從二樓的破洞縱身一躍,直接跳到了樓下的街道上!

「刷刷刷!」

幾道森然的寒氣,直接划過崩壞獸的身軀,將它們直接原地捅爆!

看着流入身上的紫色崩壞能,成功的被自己吸收轉化,蘇時修也不再磨蹭了。

順着腦中突然多出來的記憶,蘇時修舉起左臂拂過刀身,刀刃面向前方的同時,藍色的崩壞能突然更加耀眼了!

「天啟·冰霜森林!」

剎那間,無窮無盡的寒冰拔地而起,將周圍的一切給炸的稀碎。

看着不少被冰柱刺穿的低級崩壞獸和死士,蘇時修暗自鬆了一口氣。

還好還好,好在第三次崩壞爆發沒多久,剛覺醒了天霜律者能力的蘇時修,在面對這些低級崩壞獸和死士時,才能夠如此輕鬆。

將身上的律者波動收斂之後,蘇時修緊握手中的唐刀,閉上眼細細感知了一下。

鎖定了崩壞能最為濃郁的地方之後,提起代表了自己一半權能的霜華之境:寒滅,朝着那個方向急速趕去。

說不定,第三律者,本世紀的雷之律者,就在那裡!

……

此時,逐火之蛾早在得知了第三次崩壞爆發的消息之後,早已經在第一時間,往長空市派了不少部隊。

只是,受雷之律者權能的影響,他們的所有電子設備都失效了,壓根兒就無法定位到雷之律者,就連長空市內的情況也是撲朔迷離。

「各部隊聽令,按照小隊分散,搜索第三律者,如有發現,通過電報告訴大家,等到大家匯合再進行攻擊!」

「其次,搜救千羽學園的梅博士,還有梅比烏斯博士的助理,蘇時修助理,各小隊聽見了沒有?」

「收到!」

「很好,全員行動!」

與此同時,千羽學園內。

數顆紫色的隕石從天而降,巍峨高聳的大廈轉瞬間化為飛灰。

在這期間,有不少的呼救聲,也有不少的人在逃命,可是接連不斷的有人被崩壞能侵蝕,轉化為人類的敵人,死士,攻擊着他們昔日認識的人們。

尖銳的警報聲,亂成一鍋粥的人海,無差別攻擊的死士們,白色魁梧的怪物們,無人看管的小孩們,倒地不起不成人樣的人們,共同構成了真正的地域。

此刻前往避難所的人流中,一抹銀色和紫色逆着人群,向著相反的方向逆流而行。

高大健壯的的銀髮少年,緊緊的握着紫發少女的手,為她開闢出一條相對寬敞的道路,減少她體力的消耗。

「凱文,你看見阿修和蘇了嗎?」

戴着一副圓框眼鏡的梅,氣喘吁吁的問道。

「沒,阿修和你一樣聰明,他不會有什麼事。至於蘇,玩戰術的人心都臟,像他那種人多半出不了事兒。」

梅深以為然地點點頭,然而就在這時,不遠處突然響起了槍聲!

「發現搜尋目標!二隊,交替上去,保護梅博士!」

是啊,自從那次論文發表之後,梅理所當然的被眾人稱為了博士。

很快,另一支全副武裝的隊伍,來到了梅和凱文的身前,幫助他們清理起周圍的崩壞獸和死士。

這支小隊的隊長,停在了梅的面前,神情嚴肅的敬了個禮。

「梅博士,我們是逐火之蛾的人,奉命搜救您去避難!」

梅一愣,然後點點頭。

「走吧,凱文。」

凱文愕然地點點頭。

或許凱文還不知道逐火之蛾是啥,但是梅清楚。

論文發表之後的第二天,梅就知道這個組織了,同時也了解到,蘇時修因為梅比烏斯和家族的關係,已經算是半個逐火之蛾的人了。

就這樣,前文明的科技支柱和人類的最強戰士,正式接觸到了逐火之蛾。

而此時,蘇時修提着霜華之境:寒滅,正火速趕往崩壞能最強的地方。

然而在中途,蘇時修突然感受到了另一股氣息,不禁皺起了眉頭。

那位是個操縱崩壞能的高手,而且在他發現對方的同時,對方也已經發現了他!

不了解對方目的的蘇時修,緊握手中的唐刀,周然出現的寒氣,直接降低了周圍的溫度。

就憑他現在的水平,壓根發揮不了多少律者的能力,甚至連附屬崩壞獸都召喚不出來。

雖然不知道他有沒有這個能力就是了。

本來還挺擔心的蘇時修,結果在看到來人之後,瞬間鬆了一口氣。

「呀!我還以為是誰呢。這不是可愛的阿修嘛♪~」

看着從一旁二樓上跳下來的粉發女孩,蘇時修嘆了口氣,原來也是逐火之蛾的人,現在逐火之蛾真正的武力第一人,愛莉希雅。

「我還以為是敵人,嚇我一跳。」

「所以,這麼久不見了,阿修,有沒有想我啊♪~」

「不,一點都不想!」

「唉?你怎麼能這麼直接呢,都不哄哄女孩子的嘛?好令人傷心呢嗚嗚♪~」

蘇時修臉一黑,提起霜華之境:寒滅,默默的補充道:「都沒有眼淚,這麼裝有意思嗎?」

「哼,真是不解風情呢♪~阿修,你這樣可是很容易傷女孩子的心啊!」

蘇時修感受着空中流動的崩壞能,看着天邊逐漸變紫,遠處的烏雲滾滾而來,他已經意識到了什麼。

「別貧了。走吧,愛莉姐,第三律者大概停下來了。」

「唉?阿修啥時候對崩壞能的感知這麼靈敏了!」

「好了,快點兒吧,要讓那傢伙吸收夠崩壞能了,那我也沒辦法處理了!」

「哼哼,那你誇誇我?」

「唉,愛莉姐最漂亮了,如同絢爛的飛花般純潔無瑕,OK?」

「雖然如此應付,但我就當做對我的誇獎吧,哼哼♪,可愛的少女心,可是無所不能的喲♪~」

「走了!」

通過對崩壞能的粗略掌控,蘇時修飛快地朝着雷霆落下的地方而去。

……

「到了。」

緊握唐刀的蘇時修,面色陰沉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禁皺起了眉頭。

周圍的崩壞能太多了,而且最關鍵的是如此多的崩壞獸和死士,遠不是最初那種最低級的姿態了。

就憑自己那點水平,想要收拾起來還是很費力的。

「哎呀,看來今天美少女得大出汗了。阿修,期不期待女孩子的濕身啊?」

然而,蘇時修並不打算廢話,早已經提起唐刀沖了過去,一道道冰芒在他的面前不斷閃過。

「霜月斬!」

稍微加大了點兒崩壞能輸出之後,利用還不是怎麼擅長的劍技,蘇時修飛速切爆了幾頭崩壞獸。

「哎呀,不安靜的聽女孩子講完話,可是一件非常失禮的事情呢♪~」

然而,嘴上雖然這麼說著,但愛莉希雅沒有絲毫猶豫。

拿出自己的武器:往世的飛花之後,愛莉希雅瞄準了蘇時修的方向,粉色的崩壞能,飛速在手上凝聚成一名水晶箭矢。

此時,蘇時修砍的正爽,然而背後因為一個疏忽,讓他發現有一頭崩壞獸鑽了空子!

而這個時候,蘇時修已經來不及回身防禦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箭矢直接穿過崩壞獸,將它釘到地面上直接爆炸!

看着身後的火焰,再看了看遠處的愛莉希雅對自己露出的笑容,蘇時修感激地點點頭。

初次戰鬥,就算是有了新的陌生戰鬥記憶,他個人的戰鬥經驗和水平還是太差了。

但是,至少初次的結果來看,他和愛莉希雅配合的貌似還不錯?

雖然是愛莉希雅掩護他,但蘇時修也不是個懦弱的主。

很快,左腳輕輕點地,凜冽的寒氣迅速從地面上爆發。

以蘇時修為中心,這一波冰屬性崩壞能的瞬間爆發,直接炸飛了直徑五十米範圍內,數不清的崩壞獸和死士。

很快,適應過來的蘇時修,再次提起霜華之境:寒滅,直接舉向高空!

無窮無盡的崩壞能,在空中凝聚成了一把寒冰巨劍,劍尖直接對準了高樓上,正在瘋狂吸收周圍崩壞能的雷之律者!

這突然的威脅感,使得她從剛才的狀態里恢復過來。

看着已經被蘇時修和愛莉希雅聯手,清理掉了一片兒的空地,她不耐煩地揮揮手,試圖讓那些崩壞獸干擾蘇時修的冰劍。

然而,不等那些傢伙靠近蘇時修,愛莉希雅躍到蘇時修的跟前,率先射出幾發箭矢,再次清空了周圍的區域!

與此同時,愛莉希雅提起了免疫電磁波干擾的可用通訊設備,聯絡起外界正在等候的人類部隊。

「我是特殊小隊的愛莉希雅!看到那把冰劍指的地方了嗎?第三律者就在那裡,對準那邊的高樓手動瞄準!」

當前在面對律者的戰鬥中,就算有人心生疑問,也不會在這種關鍵的時候去問。

聽取愛莉希雅的命令,包圍了整個長空市的部隊,還有遠在其他國家的各個導彈,全部瞄準了這邊的區域。

「開火!」

眼看着蘇時修一刀斬下,愛莉希雅下達了同樣的命令。

與此同時,蘇時修飛快提升自己的速度,趁着第三律者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衝到了她的身邊!

「混賬!你也和我們一樣,為什麼要幫助那些低賤的人類?」

被猝不及防的冰牢困住的第三律者,一邊罵著落到她面前的蘇時修,一邊試圖喚出雷電,擊碎這些寒冰!

可笑的是,第三律者的雷電落到冰牢上之後,不但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她自己的權能也**擾了!

「我和你不一樣,我的背後不是那個傢伙!」

看着空中飛來的導彈,蘇時修突然想起,前文明的第三律者,眼前這個傢伙原本就是被人類科技打敗的。

更別說這傢伙還沒誕生多久,就被已經有了一定戰鬥經驗的蘇時修,和目前對抗崩壞的最強戰士愛莉希雅,聯手給活活坑死了!

「你個混蛋,你不得好……」

可惜,第三律者註定再也說不出之後的話了。

蘇時修的霜華之境:寒滅,已經刺入了她的胸膛,隨着唐刀**的那一刻,紫色的律者核心,便被蘇時修握在手裡。

很快,又是一陣疾行,蘇時修回到了愛莉希雅的身邊。

剛一過來,全身就被疲憊感迅速包圍,手上的唐刀瞬間消散。

就連蘇時修一個沒反應過來,就差點摔倒了,還好愛莉希雅及時抱住了他。

「雷律核心,給……」

接過核心之後,蘇時修就徹底昏了過去。

「崩壞能透支,阿修還真是努力呀。等等,這是?」

通過短暫的接觸觀察,愛莉希雅從蘇時修已經有些破爛的衣服上,看到了他背後的聖痕。

「原生聖痕,還有律者核心,可是冰之律者也沒有到出現的時候啊?」

更別說,冰之律者的權能,和蘇時修是有着本質區別的。

「……沒受到影響。原來,是和我一樣的存在呢。」

不知為何,愛莉希雅的語氣輕柔了不少。

抱起蘇時修之後,愛莉希雅握緊那枚律者核心,朝着長空市外緩緩走去。

《崩壞:開局律者,重生前文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