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財運天降
財運天降 連載中

財運天降

來源:google 作者:飛鴿傳書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凱 都市小說 高大山

母親病重,女友也跟人跑了,走投無路的王凱,只能去求自己的富二代同學,卻突然接到一個電話什麼?我爸的投資賺了幾個億?我一夜之間,居然成了全球最大的天使投資公司大股東?作為一個曾經的窮小子,王凱想說,有錢人的日子也不好過尤其是比有錢人更有錢的大土豪「錢不可以亂花,除非像我一樣!」展開

《財運天降》章節試讀:

醫院病房裡。

王凱守在一張病床旁,看着床上形容枯槁的老婦人,神色憂愁。

突然,門被推開,嘈雜的人聲傳了進來,王凱扭頭望去,只見一位醫生冷着臉走了過來。

「王凱,我們準備把你母親移到走廊的臨時病床上去。」醫生的語氣十分沉重。

王凱一聽這話頓時急了,急忙開口:「醫生,你不能給我娘移床……」

不等王凱話說完,醫生便皺起了眉頭,一副為難的樣子:「我也不想這樣,可你已經欠了三個月的住院費,不交錢我怎麼給你留病床?醫院又不是我開的!」

「這……」王凱只覺得嘴裏一陣乾澀,但只能厚着臉皮繼續哀求:「醫生,你再容我兩天,就兩天我肯定想辦法去找錢。」

「這都已經三個月了,現在醫院的病床有限,要是今天再不交齊住院費,我們就只能把你娘先移到走廊的臨時病床上,先把病床空出來再說。」旁邊的護士毫無表情的開口提醒。

聽到這番話,王凱臉色憋得紫紅,如同豬肝。

他伸手在兜里掏了半天,最終掏出一團皺皺巴巴的紙幣,紙幣中間還包裹着幾個硬幣,遞給了醫生。

「我……我就這些錢,都給您了,我求求您,再給我一天時間,就一天!」

王凱說完話朝着醫生深深鞠了一躬,神態要多卑微有多卑微。

醫生看了一眼,嘆了口氣,伏在王凱的耳邊說道:「小夥子,你娘都癱了兩年了,希望已經不大了,我私人建議,要是你真的困難,不行就拔管吧,你受罪,你娘過的也不心安吶。」

王凱躬下的身子沒有動,他咬牙了半晌,最後頑固的繼續道:「求您,再給我一天時間!」

「你說你……哎……」醫生嘆了口氣,接過那一團零錢,無奈的道。

「就這一天,明早如果你再交不上住院費,那我們就只能將你娘移到走廊去了。」

說完話後,醫生轉身離開了病房。

房門「砰」的一聲關上,而王凱良久才緩緩直起了身子。

他步履艱辛的坐回到病床邊,看着床上的老婦人,眼眶漸漸濕紅起來:「娘啊,你讓我怎麼辦?」

王凱將頭埋在胳膊里,趴在床邊身體不斷顫動,哽咽聲緩緩響起。

半晌,王凱抬起了頭,伸手摸了一把通紅的眼眶。

咬了半天牙後,他做出了一些決定,掏出手機,撥打一個號碼:「告訴高大山,今天的同學會……我去!」

「王凱,你特么瘋了吧?高大山今天明顯就是要噁心你,你還去幹嗎?」

「你別管了,幫我告訴高大山就行!」

王凱掛斷了電話,攥着手機的手,捏的發白。

……

臨江大酒店的包房內,王凱坐在椅子上,緊咬牙關,雙手死死的拽着褲子。

在他對面,一幫人簇擁着一個男人,那男人穿着一身西裝,目光睥睨,手指夾着雪茄,高談論闊。

房間里煙味跟酒味交織在一起,嗆得人睜不開眼,乍一看跟仙境似得。

西裝男人隨手將煙灰彈在身旁人的掌心裏,冷笑着開口。

「早就跟你們說,這個世道錢特么才是金道理,沒錢的爛貨早就該被丟在一邊,你看看我眼前這個王凱,混的多特么慘,女朋友給我當情婦,單位說開除就把他開除了,他娘癱在醫院裏當植物人,他連個住院費都交不起!」

「王大才子,你當年在學校的時候多狂啊,科科第一,誰你都瞧不起,現在怎麼學會給人當狗,知道來求我了?」

「老同學們,你們說這錢,我特么該不該給啊!」說著話,西裝男從口袋裡拿出一沓鈔票,乍看上去有幾萬塊錢。

「山哥,給什麼呀,這錢你還不如給我換個新包呢。」一個濃妝艷抹的靚麗女子聲音甜膩的道。

「哈哈哈哈!」聽完她的話,高大山忍不住放聲狂笑起來:「聽見了么王凱?我本來是想施捨你點的,可你女朋友好像不允許啊!」

圍攏的一幫同學扭頭看向王凱,滿臉幸災樂禍的模樣。

你王凱當初在學校仗着學習好玩清高,招惹了人家高大山,現在怎麼樣?

還不是乖乖的得給人當孫子?

真以為華陽集團的少東家,是誰都能看不起的么!

此時高大山朝着那靚麗女子輕聲開口:「小雅,來,當著你這男朋友的面,好好讓我高興一下,我高興,這錢就都是你的了!」

濃妝艷抹的靚麗女子頓時臉上滿是笑意,雙手勾着高大山的脖子,深情一吻,場面頓時沸騰起來。

王凱眼角抽搐了幾下,咬牙坐在椅子上,瞧着高大山,瞧着小雅,瞧着那一群大聲起鬨的人,沉默不言。

他跟小雅交往了大學四年的時光,只可惜感情最終卻抵不過高大山的金錢,畢業後的小雅幾乎是第一時間投入到了高大山的懷抱當中。

一個普通人的感情,在大把大把的金錢面前,何其廉價!

高大山此時霍然起身,走到了王凱身旁,附在他耳畔邊輕聲低語。

「王凱,你該不會以為我真特么會拿錢幫你救你娘吧?你也不想明白了,我堂堂高大山的情婦,給你這種廢物當過女朋友,這種恥辱我會忍下去?告訴你,你娘死了,下一個我要弄死的就是你!」

王凱頓時雙目充血,剛想憤然起身,頓時便有幾個老同學沖了上來,一把將他按回在椅子上。

「弟兄們,不用管這個廢物了,咱們走,今天晚上我帶你們去夜歌會所樂呵樂呵,至於這個爛貨,就把他一個人丟在這慢慢的爛掉吧!」

高大山大笑着走出了包廂,隨後那些「同學們」也一個個的轉身離開。

包廂里,只留下王凱雙手捏的通紅,眼睛中布滿血絲。

錢錢錢,都特么是錢,我要是有錢的話……

大不了就去賣腎,先把住院費交了再說!

王凱下了狠心,從椅子上霍然站起。

還沒等他出門,褲袋裡的手機響了起來,王凱掏出電話,放在耳邊。

「您好,請問是王明山的兒子,王凱先生么?」

「是。」

「是這樣的,你父親曾經在我們天使融資計劃中投資了一筆錢,現在將給您發放第一批的股東分紅,首期分紅金額是五千萬人民幣。

「靠,你們這群騙子,還敢給我打電話來?要不是被你們騙了一大筆錢,我爹怎麼可能會跳樓!忽悠完我爹,現在還想忽悠我,你們這幫王八蛋,你們一定不得好死!」

王凱臉色漲紅,脖子上青筋鼓起,情緒激動的大罵著,把胸中積攢的壓力和憋悶全部宣洩出來。

破口大罵了一通後,王凱順手直接把手機丟了出去。

手機摔在地面上,當場支離破碎,殘片飛的到處都是。

摔完手機後的王凱愣了片刻,臉上露出肉疼的表情,趕忙爬到桌子底下,又將四分五裂的手機,小心翼翼的攏了起來。

手機屏幕上滿是裂紋,但還能完全開機,王凱捨不得丟,只是暫時關了手機,朝醫院走去。

要真是去賣腎,一不小心就很有可能是一去不回了,臨走前不看一眼病榻上的母親,他心中總是有些不安。

推開母親病房門的一剎那,王凱便愣住了,因為在他母親的病床前,還站着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肋下夾着一個公文包。

那男人聽到響動,扭頭看向了王凱,開口道。

「你手機怎麼了?打都打不通,你要不過來,我都不知道該去哪找你。」

「你是誰?」王凱皺着眉頭問道。

「初次見面,我是天使融資的法律顧問,張銘。」男人笑着跟王凱握了握手。

「這次來,我主要為了兩件事,第一,我帶來了首期分紅的五千萬塊錢,順便證明一下,我不是騙子。」

男人說著,將一張銀行卡推到了王凱面前。

《財運天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