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蒼穹之上
蒼穹之上 連載中

蒼穹之上

來源:google 作者:蒼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魏仙兒 魏啟天

天地涇渭分明,茫茫之中人才輩出,一統天下的王者衝出頂峰,威懾人世歷劫失敗破入人世,重生之後開啟了一段陌生且新奇的生活酸甜苦辣,樣樣嘗遍,愛恨情仇,令人痛不欲生重出的強者一統天下,只為了偵破當年重生的那個不為人知的秘密跟圈套展開

《蒼穹之上》章節試讀:

「第六秘劍是什麼?」

魏啟天也沒有客氣,直接將魏仙兒手中的第六秘劍拿了過來。

魏仙兒向魏啟天投來一個神秘的笑容,只是伸手拍了拍魏啟天的肩膀之後,便離開了房門。

回到房間,魏啟天的整個注意力便被手中的這本秘籍給吸引住了。

秘籍上沒有任何的字體,打開,裏面也只是一些他看不太懂的密密麻麻的字體。

翻閱了一通之後,魏啟天卻並未從其中找到一個自己能夠看得懂的字兒。

雖然這麼多年在巫皇山耽誤了不少,但是巫皇山中卻並未連個人都沒有。

這個時候,魏啟天緊皺的眉頭適時舒展開來,勾起嘴角邪魅一笑之後,便將手中的秘籍往旁邊的桌子上一擱。

隨即便打開了自己的虛空,眼見着層層的密林出現在整個房間之後,身形一轉,魏啟天便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這幾天,巫皇山中一直瀰漫著一種不小的迷霧。

這麼多天了,離開巫皇山的魏啟天雖然一直呆在魏家沒有回巫皇山,但是,魏啟天去比誰都牽掛着巫皇山裡的一切。

對這個又愛又恨的地方,魏啟天卻始終難以割捨。

腳下一條小路一直蜿蜒着通往山頂,身邊的猛獸嘶吼着,但卻不敢輕易接近魏啟天。

當一個隱約出現在眼前的石屋從迷霧之中顯現出來的時候,為魏啟天卻突然停下了腳步來。

反倒是轉身往身右側的一塊大石頭上走去,邊走,手中便隱約出現了一道藍色的光芒。

藍色的光芒從魏啟天的手心裏鑽入大石頭之中,很快,大石頭慢慢變得虛幻起來。

當魏啟天走到大石頭面前的時候,大石頭已經拔地而起,頃刻之間便在眼前變化出了一閃精緻的石門來。

魏啟天沒有做多少的停留,而是直接走進石門。

當魏啟天的身影消失在石門之內的時候,石門便虛幻變化,緊接着便又恢復了一塊大石頭。

安然無恙,就像從未發生過一樣。

眼前虛空幻影變幻在眼前,但是對於魏啟天來說,一切只不過都是鹽老為了迷惑突然闖入的冒徒,所施展的一種雕蟲小技罷了。

只不過,這種雕蟲小技對於魏啟天來說,實在是不值得一提。

走着走着,魏啟天便從身旁順手摘了幾朵開得比較妖艷的火紅色桔梗花來,拿在手中。

腳下步步生水,魏啟天卻突然站定,眼前的虛空已經到了盡頭。

「小子,你還知道回來看看我這個老不死的?」

話罷,一個白鬍子老頭便出現在了魏啟天的眼前。

魏啟天沒有理會鹽老這個老頑固,直接走到旁邊的大石櫃前,將手中的桔梗花插在了一個開滿了桔梗花的石盆中。

「小子,難為你還記念着我們。」

魏啟天垂下眼眸,回答說道:「十幾年在這裡給你們添了不少的麻煩,如今出去,日後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回來一趟。」

鹽老聽罷,嘆了口氣走到魏啟天的面前,伸出雙手在魏啟天的身上摸了起來。

「鹽老,你這是做什麼?」

鹽老抬起那雙渾濁的雙眼,勾起嘴角笑了起來,說道:「你小子真是不懂禮數,你當我這裡可是什麼人都能來的?」

鹽老在魏啟天的身上摸出本秘籍之後瞧了瞧,之後便索然無味地往魏啟天的懷裡一塞。

十分不滿地說道:「說你不懂禮數還真是不懂禮數,來之前也不知道準備一點兒見面禮!」

魏啟天將那本秘籍拿在手中,十分無奈地走到石凳前坐定,瞧着這裡濕乎又黑暗的一切,便覺得心裏不舒服。

「鹽老,跟我出去吧?一直待在這裡,長久下去對身體也好不到哪裡去。」

鹽老一副沒聽到的模樣往魏啟天的旁邊一坐,說道:「都說外面的燒雞好吃,你真是個笨蛋!」

魏啟天感到無奈,起身,「我該走了!」

不等離開,卻被鹽老叫住,「等等,你那本秘籍從哪裡來的?」

魏啟天低頭看了眼手中的秘籍,說道:「魏仙兒給的,不知道原因是什麼。」

「雲劍門的第六秘劍可不是誰都能拿得到的,小子,你可知道這第六秘劍的來歷是什麼嗎?」

鹽老見魏啟天搖了搖頭,便接著說道:「第六秘劍曾經是一統天下的南淵所持有的,只不過南淵隕落,他身上的所有秘術全部散落人間,若是能得到南淵的秘術,哪怕只是一個小小的秘術,便能迅速提升修為。」

見鹽老將這本第六秘劍說得這般傳神,魏啟天倒有些好奇了起來。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世人不都是擠破了頭想要得到南淵的秘術了?」

鹽老聽此,卻朝魏啟天投去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去,說道:「你小子太痴心妄想了,不過你小子還是幸運的,那魏仙兒既然能幫你弄來第六秘術,自然有她的過人之處,不過……」

「不過什麼?」

魏啟天向來討厭鹽老動不動就將話說一半的毛病,此時自然有些不耐煩了起來。

「不過魏仙兒對你這麼好,實在是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魏啟天聽到這裡,便起身,說道:「鹽老果真是年紀大了些,難道你忘了我跟魏仙兒是親姐弟了?」

鹽老卻並未吃驚,也未感到生氣,只是摸着鬍鬚,自言自語說道:「那倒未必,那倒未必。」

魏啟天突然覺得鹽老今天有些神志不清,但是細細想來也難怪。

畢竟自打十年前被他從猛獸口中救下的那一天開始,他就不知道鹽老究竟在這個世界上活了多少年了。

如今,鹽老那蒼老的容顏仍舊未曾改變過。

所以,人老了自然說的話也有些老糊塗,聽不得幾分去。

離開之前,魏啟天特地走到舞娘娘牌位前拜了拜,將幾株倒下的桔梗花扶正之後,方才離開了巫皇山。

從虛空之境之中回到房間的時候,窗外面的天色也差不多亮了起來。

趁此,魏啟天便沒有合眼,直接出了神威府,在早市上買了十幾隻剛剛烤好的燒雞回來。

回到房間,重新打開自己的虛空之境,追尋到巫皇山。

特地捻變了幾隻小猛獸,將那十幾隻燒雞託付給小猛獸,一併帶去了鹽老那裡。

正如魏啟天說的那般,他既然出了巫皇山,之後便不會再輕易回去了。

月舞敲響魏啟天房門的時候,魏啟天方才躺下。

吃了閉門羹的月舞,直到晌午時分方才見到了幾天都不曾見過面的魏啟天。

魏仙兒也是十分高興,特地吩咐府里的廚房做了許多飯菜。

魏啟天見此,便將月舞給留了下來,但是這個舉動卻引來了魏仙兒的不滿。

一時間,飯桌上的氣氛有些尷尬。、

為了緩解一下氣氛,魏啟天特地往魏仙兒的碗中夾了幾筷子紅燒肉,以表示安慰。

但是,這一番舉動,卻讓坐在身旁的月舞拿起筷子,往魏啟天的碗里夾了幾塊蔬菜。

魏仙兒見此,似乎不太服輸,拿起筷子便往魏啟天的碗里夾了兩筷子蔬菜。

兩個人對峙的行為不言而喻,讓夾在兩人中間的魏啟天着實尷尬,但是一時之間卻又不知道該如何緩解這一種尷尬。

魏啟天眼看着自己手邊碗中的飯菜漸漸地冒了個尖兒,而且,左右夾擊的兩位美女此時卻並沒有絲毫停手的意思。

眼見着形勢慢慢朝着不太好的方向發展,魏啟天的額頭冒着汗。

冷不丁兒地抬手擦了擦額頭的汗珠,方才攔住了魏仙兒正欲要伸到碗里的筷子。

被突然攔截下來的魏仙兒,臉上冒出了一種慍怒的表情來。

魏啟天被左右夾擊實在是無可奈何,好歹魏仙兒也是他的姐姐,月舞可是實實在在的客人。

哪怕是得罪了自己的姐姐,也萬萬不能讓月舞在神威府受了委屈。

但是,魏啟天的一番好心,卻並未得到魏仙兒的理解。

「你們慢慢吃,我飽了!」

魏仙兒在飯桌上莫名其妙地受到了悶氣,直接撂下了筷子徑直離開。

月舞跟魏啟天面面相覷地互相對視了一眼,忽而笑起來的月舞,終究還是打破了這個尷尬的氣氛。

「魏姐姐這是在生我的氣嗎?」

月舞問出口,魏啟天的手指一顫,笑道:「你別在意,她就是這個脾氣,但是姐姐她的人還是不壞的,這一點兒可以向你保證。」

月舞一愣,隨即便笑了笑,說道:「看來你很在意魏姐姐。」

氣氛得到了緩解,魏啟天方才鬆了口氣兒,笑道:「我魏啟天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就只有魏仙兒了,她對我來說,很重要。」

說完這番話,魏啟天竟然身心一愣。

這一頓飯,對於魏啟天來說當真是鬧心,看着魏仙兒擺在明面兒上的討厭月舞,不知道為什麼,魏啟天心裏竟然有些難受。

跟月舞在一起的幾天之內,他發現,眼前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女孩子,其實正是個頗為難得的潛力股兒。

一個小小的女孩子,內心的彈力竟然如此巨大。

單單是從魏家的情況來看,月舞對於魏啟天這個救命恩人頗為上心,三天兩頭地往神威府里跑。

而且,面對魏仙兒的百般挑剔,月舞竟然還能夠做到不動聲色。

《蒼穹之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