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超凡天醫
超凡天醫 連載中

超凡天醫

來源:外網 作者:秦銘馬露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秦銘馬露 都市言情

秦銘入贅三年,受盡欺壓和嘲諷,一朝化身為龍,憑藉超凡的醫術和武學,攜美走上人生巔峰,笑傲蒼穹!!展開

《超凡天醫》章節試讀:

這……這是謀殺!

看到這一幕,秦銘的瞳孔不斷放大,心裏驚駭欲絕。

他想逃跑,但是又擔心自己發出聲響驚動兩名男子。

於是他一直躲在墓碑後面,直到兩名男子離開,他才小心翼翼的探出了頭。

怎麼辦?

自己要不要趕快離開?

還是……

秦銘猶豫了。

經過馬露懷孕的事情後,他的心都已經死了,哪有心情多管閑事。

可是他從小就很有正義感,讓他眼睜睜的見死不救,他又做不出來。

算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秦銘暗暗打定主意,眼神一瞥,很快看到旁邊有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

他不難猜出這多半是兩名青年男子無意中落下來的,現在剛好可以派上用場。

然後他撿起匕首,縱身跳進了河裡。

另一邊。

兩名青年男子一路來到了陵園外面的大路上,這裡停着一輛高檔豪華的SUV。

兩人正想上車離開,宋哥下意識的摸了摸靴子,臉色一變。

「不好,我的匕首掉了,可能是剛才掉在了河邊……」

「匕首上有指紋,我們快點去撿回來……」

兩人急忙朝着河邊跑去。

……

河水不是很深,大約只有六七米左右。

秦銘的水性非常好,他憋着一口氣,直接沉到河底,很快就摸到了麻袋。

這時,麻袋裡已經沒有了動靜。

秦銘用匕首割斷繩子,費力的把麻袋拖到了岸邊。

解開麻袋,裏面果然裝着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位長相非常漂亮的絕美女子。

即便秀髮和衣服早已被河水打濕,也難掩她國色天香般的容貌。

鳳眼瑤鼻,眉目如黛,五官精緻,美的令人陶醉。

一身白色的緊身連衣短裙,兩條修長筆直的美腿上裹着一雙薄如蟬翼的肉色絲襪。

由於被河水打濕的緣故,衣服緊緊貼在身上,把她纖細曼妙的身材襯托的更加淋漓盡致!

好美!

秦銘被深深的驚艷到了。

以前他一直以為馬露就已經很漂亮了,可是與眼前這名女子相比,兩人完全就是山雞和鳳凰的差別!

當然,現在可不是秦銘驚艷的時候。

女子已經溺水了很久,臉色蒼白,連呼吸都微不可查,生命跡象岌岌可危。

「我不是故意要褻瀆你的,你別怪我……」

秦銘歉然一笑,一手按住女子的胸口,一手按住小腹,低頭吻了下去。

開始給女子做人工呼吸。

「嘔……」

女子連續吐出了好幾口河水,睫毛微顫,終於慢悠悠的醒了過來。

感受到嘴唇上的溫熱,林婉清的瞳孔不斷放大,然後一腳朝着秦銘踹了過去。

噗通一聲,秦銘被踹進了河裡。

「你幹什麼?」

「我好心救你一命,你不感激我也就罷了,踹我幹什麼?」

秦銘惱怒的斥道,在河裡撲騰幾下,重新爬上岸,模樣比剛才更加狼狽。

「你救了我?」

林婉清一怔,這才想起自己被歹徒綁架丟進河裡的事情。

「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還以為你……」

林婉清羞赧一笑,俏臉泛起紅霞,然後她深吸口氣,很快恢復鎮定。

「謝謝你救了我。」

「我叫林婉清,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秦銘。」

秦銘擰了擰衣服上的水,他知道剛才只是一場誤會,並未生氣。

「秦銘,那兩個歹徒呢?他們去哪了?」

林婉清環顧四周一眼,神情很忐忑,到現在都心有餘悸。

「他們已經走了……」

秦銘話還沒說完,忽然想起什麼,臉色一變「不好!他們有東西落在這兒了,隨時都有可能回來,咱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

秦銘說著,伸手把林婉清拉了起來。

「想走?」

「已經晚了!」

一陣冷笑聲響起,剛才的兩名男子去而復返,一左一右堵住了秦銘和林婉清兩人的去路。

「真特么活見鬼了!」

「陵園這種鬼地方大晚上竟然還有人,如果不是我們兩人回來一趟,差點就壞了大事!」

宋哥罵罵咧咧的說道。

「宋哥,林家權勢滔天,想必用不了多久就會追查過來,我們兩人的時間不多,趕緊解決他們,別出什麼差錯!」

另一名黑色西裝男子狠辣一笑,取出匕首,連同宋哥一起包圍上來。

「林小姐,我來擋住他們,你快跑!」

秦銘把心一橫,挺身擋在林婉清前面,然後他握緊宋哥遺落的那把匕首,勇敢的面對兩名歹徒。

「我走了你……你怎麼辦?」

林婉清很猶豫。

「我爛命一條,死就死了。」

「你不用管我。」

秦銘苦澀一笑,轉身義無反顧的向宋哥兩人沖了過去。

林婉清身軀一震,秦銘的這個笑容包涵了太多東西,有酸澀,有凄涼,還有對人生的絕望。

通過這個笑容,她似乎能讀懂秦銘內心的脆弱和悲哀,遠遠不像外表那般勇敢堅強。

「不知死活的東西!」

黑西裝男子冷笑一聲,一腳朝着秦銘的胸膛踢去。

砰!

對方是功夫高手,秦銘一個普通人哪裡會是對手。

他直接被踹飛出去兩三米遠,手中的匕首也隨之跌落在地。

然後黑西裝男子冷酷一笑,手起刀落,匕首對準秦銘的胸膛狠狠刺了下去。

鮮血四濺!

「不要……」

看見這一幕,林婉清俏臉煞白,一屁股癱坐在地。

雖然秦銘只是一個陌生人,但是卻為了救她而死,她心中的悲傷可想而知。

與此同時。

鮮血從秦銘的胸膛汨汨流出,很快染紅了他脖子上掛着的那塊玉佩。

誰也沒有注意到,玉佩上白光一閃,一團柔和的光芒順着傷口湧進了秦銘的身體。

「吾乃秦祖,與彭祖其名,凡吾秦氏子孫,有緣者可得吾之傳承……」

彌留之際,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紛紛湧入秦銘的腦海。

然後他好像是迴光返照一樣,蒼白的臉色泛起異常的潮紅,身體里也多出了一股未知的力量。

「林婉清,現在該輪到你了!」

黑西裝男子冷笑一聲,拎着匕首一步步向林婉清走去。

林婉清癱坐在地上,眼神中充滿了絕望和悲痛。

「小心!」

正在這時,後面的宋哥怒喝一聲,可惜為時已晚。

秦銘撿起地上那把匕首,猛然起身,從後面狠狠的刺入了黑西裝男子的背心處。

「你……」

黑西裝男子倏然回頭,睜大眼睛滿臉不可思議的瞪着秦銘,屍體哐當一聲栽倒在地,死不瞑目。

《超凡天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