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穿書後我四處逃亡
穿書後我四處逃亡 連載中

穿書後我四處逃亡

來源:google 作者:超愛吃米粉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蘇雲清 謝運生

21世紀的苦命高中生蘇雲清,高考結束當晚意外失足落水穿書到一本爽文小說里穿書對象還是個跟自己同名同姓的草包炮灰穿書任務是阻止反派黑化,但事情的發展越來越詭異原書中的男主本來一心搞事業現在:雲清,我知道你一直心悅我,我願意,我們做道侶吧蘇雲清:??說好的搞事業呢?原書中完全沒有感情線,一心想着報仇的反派現在:師弟,能不能抱抱我蘇雲清:!!!此時不跑更待何時,他穿書來是為了自由美好的幸福生活啊,不是來談戀愛的啊喂展開

《穿書後我四處逃亡》章節試讀:

大街上叫賣吆喝的聲音不絕於耳,夏寧是整個大陸最大的國家,而江城是第一修仙門派天元門管轄的地方,這裡資源充沛,百姓生活富足,這一切都得益於天元門的庇護,所以這裡的百姓格外敬重修仙者。

蘇雲清一身素色衣衫本就因為樣貌出眾而引人注意,又拉着即使矇著面也能看出氣質不凡的謝運生,兩人一起走在大街上引得過路行人頻頻側目,有意無意地打量着他們,更有舉止放蕩的人一臉迷醉死死盯着蘇雲清看,偏偏蘇雲清還一臉無知無覺,沒事人一樣走着。

謝運生終於忍不住把四處亂看的蘇雲清一把拽到自己懷裡,壓低聲音在他耳邊道:「你就這麼想讓別人看你嗎?」

蘇雲清正一臉驚奇地欣賞着只有在電視劇里才能看見的場景,突然整個人被帶進一個有些堅硬的胸膛,撞得肩膀生疼,不免心生不滿,氣鼓鼓道:「我哪有想讓別人看了啊,況且我一個大男人,看就看了又不會少塊肉。」

聽了蘇雲清的反駁,謝運生心中升騰起一股無名的怒火,周身圍繞的寒氣彷彿能令方圓十里都凍結起來,那些人在蘇雲清身上四處遊走的目光讓他很是不悅,他想把他們的眼睛全部挖出來,讓他們再也看不到蘇雲清,謝運生一臉陰翳地想着,眼神瞬間陰冷了下來,一旁的蘇雲清沒心沒肺對此毫不知情。

謝運生不顧蘇雲清的反抗,學着他的樣子也從衣服上撕下一片布料,不由分說的蒙上蘇雲清的臉,想遮住這張引人遐想的臉。

蘇雲清睜大一雙眼波流轉的杏眼很是不滿地看着他。黑色粗糙的布料和蘇雲清潔白細膩的皮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看起來很是不般配。

謝運生氣急一般緊緊抓着蘇雲清的胳膊快步離開。一路上他死死拽着蘇雲清的胳膊,直到蘇雲清痛呼出聲,謝運生才終於放開了他的手臂。

見謝運生終於停下了步子,蘇雲清趕忙撩起衣袖查看,原本潔白光滑玉一般的小臂此時已經被掐的青紫一片,謝運生覺得這個人實在矜貴,自己明明沒使多大力,他胳膊卻青紫成了這樣,當真是細皮嫩肉。

「你看看,胳膊都紫了,你那麼用力拽我幹嘛,我又不是小孩子不會走路要你牽着。」蘇雲清撫摸着被捏的生疼的胳膊,齜牙咧嘴地說著,全然忘記自己面對的是喜怒無常一個不開心就會隨時取自己狗命的大反派。

「不是你說在人多的地方容易被發現嗎,你等會去租輛馬車,我現在不方便御劍,容易被宗門發現。」謝運生一副命令的語氣。

「你,我……呵呵,好嘞,您說什麼就是什麼,我現在就去租馬車,麻煩您在這等我好嗎?」蘇雲清敢怒不敢言,心道要不是為了完成任務,他早就跑路了,還用得着在這裡受氣。

「不用,我跟你一道。」

「哈哈,您隨意,您覺得開心就好。」說完蘇雲清率先一步往前走,在大街上隨意拉了一個看起來比較面善的路人問哪裡有租馬車的地方。

對方看着蘇雲清面罩上顧盼生輝的一雙美目一時晃了神,也不答話就呆愣愣地一直盯着他看,在感到一旁謝運生殺氣騰騰,一副要把他千刀萬剮的眼刀時,嚇的一哆嗦,瞬間清醒過來,急忙給蘇雲清指了路,然後一副見了鬼的模樣溜之大吉。

「這人怎麼這麼著急啊,我長得有那麼可怕嗎?這不是挺好看的嗎。」蘇雲清摸着臉小聲嘀咕着。

「快些走吧,或許剛剛那個人有什麼急事。」謝運生見那人終於走遠臉色稍霽。

走了約莫幾百米,終於看到了車鋪,蘇雲清悲催的想到自己根本沒帶銀兩,全身上下唯一值錢的只有腰間掛着的一塊玉佩,見謝運生也兩袖清風的模樣,蘇雲生直接放棄了詢問。

「老闆,我們要租輛馬車。」蘇雲清站在門口朝裡邊高聲喊道。

「唉唉,客官您裡邊兒請,想要什麼樣的自己挑,價錢好商量。」一個滿面油光,一副精明樣的中年男人笑着從裡間迎出來。

蘇雲清也沒什麼經驗,就隨便挑了一匹看起來比較健碩的馬「老闆,我今個出門着急忘帶銀兩了,您看看這塊玉佩可抵得上這匹馬。」蘇雲清從腰間取下一枚質地細密,油潤光滑一看就價值不菲的白玉舉到老闆面前。

老闆原本拉的老長的臉在看到這塊玉佩時馬上笑的一臉諂媚,變臉速度世間少有「當然可以,客官您生的這樣好看,不為別的就當和您交個朋友我也得答應啊。」說著急不可耐地接下玉佩,還說要去找點上好的軟墊幫他們換上。

「我去幫忙。」站在一旁從頭到尾一句話沒說過話的謝運生冷不丁地開了口。

蘇雲清正驚訝謝運生突然的好心腸,他人已經跟着老闆走遠了。

到了庫房,老闆忙活着尋找合適的軟墊,謝運身伸出手到老闆面前「交出來。」聲音冰冷不帶一絲感情,老闆見他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不敢不從,只得不情願地從懷裡摸出還沒焐熱的玉佩,顫顫巍巍地舉到謝運生面前。

謝運生接過後嫌棄似的把玉佩在衣服上擦了幾下,然後放進自己懷裡,又從佩劍上取下自己剛上山時在一場比賽中贏得的頭籌,一塊通體漆黑的墨玉,價值比蘇雲清的那塊白玉只多不少,老闆瞬間喜笑顏開,把眼前這個人奉為新**,滿臉堆笑地接過。

「還有,剛剛那個人你不配和他交朋友,如果再讓我聽見你說類似的這種話,我一定拔了你的舌頭,聽懂了嗎?」謝運生環抱雙臂,身長如立地站在老闆面前,擲地有聲的說道。

「曉得,曉得,您和剛剛那位客官都是大人物,是小的高攀不起,剛剛不過一時嘴快,以後萬萬不敢再犯。」老闆此時把他倆當成兩座會移動的金山自是都不敢開罪,自然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只要錢到位一切都好商量。

「另外再準備點吃食,一同放在車上。」

「這是自然,這是自然,客官您放心,小店絕對給您準備最好的吃食。」老闆摩挲着手裡溫潤的墨玉愛不釋手,滿嘴答應着。

一炷香後,老闆吩咐手下搬了一大堆東西從庫房走出來,蘇雲清見老闆還準備了不少吃食,一臉雀躍地看着老闆:「老闆,您家這服務可真是不錯,租馬車還送吃食啊。」

「哪裡的話,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客官您稍作休息,等這些東西裝好了,你們就能啟程了。」

跟車夫說完目的地後,馬車終於上路,蘇雲清坐在布置舒適的馬車裡,吃着老闆準備的吃食,看着車外的美景,第一次體會到有錢人的快樂。

他見謝運生坐在馬車裡不說話也不吃東西,只閉目養神,不禁開口問道:「你不吃嗎?很好吃的。」說著舉起一塊酥到掉渣的糕餅遞到謝運生眼前。

「我已辟穀,你自己吃吧。」

雖然早已辟穀,但見蘇雲清吃的兩頰都被食物塞的微微鼓起,一臉滿足的樣子,也像吃到這些食物一般心生滿足。

馬車在寬闊的官道上行駛了兩天一夜,終於在第二天傍晚到了蘇府門口。

蘇雲清見門口一片亂糟糟的,門口的家丁見是少爺回來了,喜出望外,高聲喊着:「快來人吶,快去叫老爺和夫人,就說少爺回來了,快去。」

不一會從裏面傳出一道聲亮如鐘的男聲:「清兒啊,你可算回來了,你知道你不在的這兩天爹和娘多擔心你嗎。」緊接着一個身材發福的中年男人走出來,徑直走向蘇雲清,抓着他的肩膀,把人推着來回在自己面前轉了兩圈,確定寶貝兒子毫髮無損這才放下心來。

「唉,爹,我沒事兒,就是溜出去玩了兩天。對了,我娘呢?」蘇雲清安慰似的拍了拍父親的背,伸着脖子往他身後看,裝出平時原主對爹娘的態度,心想這草包的爹對他還真是疼到了骨子裡,不過是不見了兩天就急成這樣,難怪把原主成了廢物。

「自從找不到你,你娘急的一直沒怎麼睡,剛剛我才勸着她睡下。」

「那讓娘先好好休息吧。對了,爹,這個人是我在路上結識的新朋友,他受了傷,爹你快請咱們這最好的大夫來府里給他治傷。」蘇雲清推着謝運生到父親面前說著。

「兒啊,你這莫不是移情別戀了,你不是一直喜歡的浩瀾宗那個叫宋星瀾的小白臉嗎。」蘇父把蘇雲清拉到一邊壓低聲音道。

「哎呀,爹,你別管那麼多了啊,快去給我找大夫,記得找醫術最好的。我跑了這麼久出了一身汗,先去洗澡了啊。」說完拽着站在遠處一言不發的謝運生往自己的住處走。

修仙者耳力極好,尤其是謝運生這種修為高的,即使受了重傷也絲毫沒有影響。他剛剛沒有承認,他果然還是喜歡宋星瀾那個小白臉。謝運生捏緊了拳頭,但表面仍裝作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樣,跟着對方走。

《穿書後我四處逃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