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它小說›惡毒農女重生了
惡毒農女重生了 連載中

惡毒農女重生了

來源:外網 作者:秦麥心景溯庭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秦麥心景溯庭

前世,為渣男,她泯滅天良,六親不認,壞事做盡。 慘死後,她回到了五歲那年,回到了那個家徒四壁的農家小院。 那年,家裡窮的只有一畝三分地,吃了上頓沒下頓。 那年,疼愛她的爹娘尚在,哥哥沒戰死,姐姐沒冤死,妹妹沒有瘋,弟弟尚未出世……展開

《惡毒農女重生了》章節試讀:

「呦,是姐姐啊?」
秦麥心徑直推開身前厚重的房門,一股還未散卻的情浴氣息撲面而來。
元蕊霜嫵媚的聲音,也隨之傳了過來。
而寢宮龍床上,一個是她的夫君,一個是她同父異母的妹妹,兩具相擁的身子,就這樣旁若無人的暴露在她面前。
司馬凌昊看向秦麥心的方向,唇角揚起了一縷似笑非笑的弧度。
「朕的皇后,不知你深夜來此,有何要事?」
司馬凌昊的聲音都是帶着一絲魅惑和慵懶,不經意間就可以勾走人的心魄。
這笑還真是挺刺眼的。
秦麥心自詡精明。
可當年還是傻傻的被他的這一笑俘獲了一顆真心。
如今看來,這笑里竟藏着許多她看不懂的嘲諷和鄙夷。
「皇上,臣妾有了身孕。」
秦麥心平淡的說了一句,不動聲色的站在原地,目光直視着那隔着一層床幔,坐在床上的男人。
「哦?」司馬凌昊的聲音微微揚了半分,隨即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似的,勾起了倚靠在他胸前的元蕊霜的下顎,慵懶笑道,「愛妃,朕的皇后說,她懷了朕的龍種了呢。你說,該如何處置那個野種呢?」
野種?
秦麥心的眸中閃過了一絲冷意和悲哀。
她該猜到司馬凌昊不待見這個孩子的。
她今日來,不過是想讓自己的心,再死的透徹一點罷了。
野種,呵……
寶寶,你爹竟然說你是野種呢?
你說,娘親這些年是不是錯了?
秦麥心低頭撫摸着自己的小腹。
因此並未看到,此時床上的兩人正在低語着什麼。
而司馬凌昊更是將一件閃着寒光的物件遞給了元蕊霜。
元蕊霜隨手拿起一件紗衣,披在身上,就從床上爬了起來。
她巧笑倩兮的走到秦麥心的身邊,湊到她的耳邊,低聲笑道,「姐姐,你也別怪皇上,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不知檢點!」
話音剛落,秦麥心只覺得心臟處,一股刺骨的疼痛。
她低下了頭,清晰的瞧見自己的胸口處插了一把匕首。
匕首的另一端是元蕊霜的皓腕。
匕首拔出,再次狠狠的刺穿胸膛。
元蕊霜臉上帶着鄙夷的冷笑,「姐姐,你可知,這世界上有多少人恨不能食你的肉,喝你的血?」
「百官都在陛下的面前彈劾你,恨不得殺了你這個喪心病狂的妖后。」
「你害死那麼多人,你晚上也不會做噩夢?」
「姐姐,妹妹我現在可是在替天行道,下了黃泉,你可別怪我。」
做噩夢嗎?
秦麥心的視線躍過元蕊霜,落到了還坐在床上的司馬凌昊的身上。
她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啊。
她弄死的人哪一個不是擋在司馬凌昊身前的絆腳石?
她是壞人,就因為司馬凌昊不能殺的人,她來殺。
司馬凌昊不能做的事,她去做。
司馬凌昊兵不血刃的取得天下,開倉放糧,親赴災區,趕赴前線,贈葯救人,萬民敬仰。
可又有誰知道,糧食都是她辛苦賺來的,藥物是她辛苦配置的,人也是她日夜不休的救活的。
現在,他竟然要殺她,還是在得知她懷有身孕的時候。
司馬凌昊的臉上依舊是那種似笑非笑的表情,斜靠在床邊,別有一番魅惑,似乎是在看一場精彩絕倫的好戲。
這是她的丈夫。
是她付出了一切,為了他不惜氣死親娘、害死姐姐、逼瘋妹妹、害殘弟弟的丈夫啊!
「為……什麼?」
秦麥心沒有看插在自己胸膛,一刀一刀拔出刺入的匕首。
她只是平靜的望着那個躺在床上的男人,好似匕首不是捅在她的身上一樣。
那個讓她愛了一輩子的男人終於從床上跨了下來,高大挺拔的身軀近在咫尺,他的眼裡沒有一絲往日的情分,有的只是讓她感到陌生,達不到眼底的笑意。
他勾起了她的下顎,湊到她的耳邊冰冷的吐出了三個字――
「景溯庭!」
一向寵辱不驚的秦麥心,在聽到這個名字後,已經毫無光彩的眸子驟然收縮了起來,身子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
司馬凌昊看到秦麥心的表現,眼底寒意更甚,甚至帶着一絲憤怒和屈辱。
他奪過元蕊霜手中的匕首,朝秦麥心的肚子就狠狠的捅了進去。
「你這肚子里的野種,是他的吧。」
司馬凌昊的聲音像毒蛇般蔓延,吞噬着秦麥心的神經。
「有些事,你或許不知道。其實,當年你哥哥不是為救他而死的,而是被朕暗中弄死的!朕原本是想要他們兩人的命的,誰知,景溯庭命大,逃了。」
秦麥心原本已經停止跳動的心臟,在聽到這話後,陡然跳動了起來。
她睜大雙眼,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難以置信。
「你不是很厭惡他嗎?」
「所以,朕用你的名義,將他引入朕布下的陷阱。」
「嘖嘖,萬箭穿心吶。朕的皇后,朕替你報仇了,你是不是該感謝朕呢?」
「不過,也是他傻,他到死都還以為,是你想要他的命。」
「否則,朕怎麼可能不費一兵一卒就取了他的性命?」
「所有擋着朕的路的人,都死了。」
「所以,秦麥心,你已經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了。」
「朕原本打算再讓你多活幾日的,沒想到你竟然懷了那個男人的野種,還自己跑來送死!」
司馬凌昊厭惡的丟下了手中的匕首,似乎是嫌髒的接過元蕊霜遞過的毛巾擦了擦手,湊到元蕊霜的耳邊低聲魅惑道,「愛妃,剩下的事,就交給你了。擇日,你便是朕的皇后了。」
「臣妾謝皇上。」
司馬凌昊走了,元蕊霜還在,秦麥心還沒有死,只是雙眼無神的躺在地上。
景溯庭,景溯庭……
你不是很聰明的嗎?你怎麼會那麼傻?
「親愛的姐姐,你這就受不了了嗎?」
「唉,看在你就快死的份上,妹妹就好心的告訴你一些事吧。」
元蕊霜蹲到了地上,撿起匕首在秦麥心的臉上划過。
「你肯定不知道,你大姐是怎麼死的吧?」
「你可知,你為了皇上,你將你大姐嫁給了一個什麼樣的人渣?」
「那個男人啊,根本就不是人呢。」
「他玩膩了你的姐姐,就把她賞給了手下的侍衛、奴才。」
「凡是府里的男人,可都玩過你那冰清玉潔的姐姐。」
「那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真是讓人心疼。」
「於是,妹妹我,好心的讓十個男人同時上她,總算是把她給玩死了。」
「你說,你是不是該感謝我呢?」
「對了,她死之前,還叫着你的名字呢。」
「……」
秦麥心握緊了雙手,緩緩的轉過了頭,眼底滲出了血絲。
她的大姐,怎麼會?怎麼會?
她只知道,在她將大姐嫁出去不到兩個月,就收到了大姐感染風寒,去世的消息。
她一直以為,她一直以為,大姐是……
「還有你那個膽小懦弱的妹妹,你當真以為,你有本事勾引的了陛下?」
「其實啊,那天是陛下強上了她。」
「誒,可憐啊,你這當姐姐的不但不為她主持公道,還對她拳打腳踢,動用大刑,硬生生的把她給逼瘋了。」
「哦,對了,還有你那斷了兩條腿,終生只能坐在輪椅上的弟弟。」
「嗯,你當真以為你娘是被你活活氣死的?你可真是個傻瓜……」
「你真以為我爹把你當成寶貝啊?要真把你當寶貝,還能讓你繼續姓秦?還會不讓你認祖歸宗?」
「你娘只不過是個下賤的女人,哪裡比的上我娘高貴?」
「而你呢,註定要被我踩在腳下,註定是我的墊腳石。」
「你的存在就是為了讓我當上皇后的,哈哈哈。」
秦麥心只看到元蕊霜的嘴唇在不停的動着。
她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她曾經對自己的親人犯下的罪行。
元蕊霜說的沒錯,這一切都是她做的。
她為了一個不值得的男人,害得自己家破人亡,害死了那些真心對她的人。
除了自己,她還能怪誰?除了自己,她還能恨誰?
她死有餘辜,她應該死的更慘一點才對。
她錯了,她真的錯了。
只是可憐了肚子里尚未出世的孩子。
虎毒不食子,司馬凌昊,你會有報應的!
秦麥心突然奪過元蕊霜手裡的刀,朝着她元蕊霜就捅了過去。
「啊――!」的的一聲尖叫聲響起,她也被人踹飛了出去。
視線漸漸模糊,失血過多的她,再也無法看清眼前的一切。
臨死之前,浮現在眼前的,是她的娘親、她的繼父、她的大姐、哥哥、妹妹、弟弟。
還有那個男人――景溯庭……

《惡毒農女重生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