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惡毒女配她一心想洗白
惡毒女配她一心想洗白 連載中

惡毒女配她一心想洗白

來源:google 作者:醉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懌 楚芸

【1v1】【雙c】【小甜餅】沈芸穿進了虐文《心是卿卿的》中,但遺憾的是,沈芸穿成了那個從頭作到尾的惡毒女配,在大結局被男主一劍送走更遺憾的是,女主她還重生了,看向自己的眼神里總是帶點怨恨為了保命,沈芸只好把目光放在了全書最大反派宋懌身上,祈求他在洗白路上能順便帶上自己*初見,她顫抖地抓住他的一隻手,聽到他的內心獨白:嘖,手髒了後來,他緊握住她的手一字一字寫下,相思不似相逢好展開

《惡毒女配她一心想洗白》章節試讀:

「既是如此,你就先留下來吧。」侯爺發話。

一時間屋子裡的人都將目光放在了沈卿和沈芸兩人之間,心裏都有自己的盤算。

雖然說看上去沈卿和沈夫人更像,可沈芸她身上也有幾分夫人的神韻,況且只有信物也代表不了什麼。

更何況,沈芸已經被侯府嬌養十幾年了,雖然偶爾會耍些小性子。但真要論感情來說,肯定還是同沈芸的要更深厚一些。

「去收拾個屋子,帶她下去吧。」

就像是走個儀式一樣,侯爺發完話就下去了,對這個女兒看起來不太上心的樣子。

比起真假,他更在意的是侯府的女兒能不能成為太子妃。

侯爺走了,老夫人又不發話。

下人們卻犯了難,雖然已經收拾了幾個屋子,但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將沈卿帶去哪裡。

「不知道卿妹妹喜歡什麼樣的居住環境。」沈芸終於回過神來了。

她還是想再掙扎一下的,萬一因為自己不走劇情,女主失去了和男主碰面的機會,她都害怕女主會給自己記一筆。

一切都是為了苟命,苟到她和太子在一起,自己就不用被封喉了。

想到這裡,她繼續開口:「西院朝北有一間屋子,但是臨近前院,可能有些吵。西院偏殿也有一間屋子,那裡破舊了一些,但勝在乾淨。」

沈芸一邊說一邊觀察沈卿的神色,見她只是皺了皺眉,這才放心下來。

她也在思考該怎麼住進偏殿這個問題。

見自己提了出來,她就順勢而下,開口道:「清凈點就行。」

「哈哈哈哈,還是芸丫頭貼心。」老人發話,對沈芸的表現是越來越滿意了,「既是如此,芸丫頭你就帶她過去好好收拾一下。」

老夫人的話音落下,沈卿審視的目光就又掃到了自己的臉上。那眼神就像是在說,原來你是想走這個路子。

她的目光太明顯了,以至於沈芸不用去讀她的心都能看出來。

惡毒女配的形象不是這麼輕易就能改過來的,更何況是在重生的女主面前。

可她也就只能在心裏喊喊我不是,我沒有這句話。

沈芸低下頭:「我帶你過去。」

來日方長吧,她相信自己一定能洗白自己的,

「不必了,不管如何也輪不到大小姐您來親自帶路。」沈卿直接開口,拒絕了。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沈芸有點尷尬,自己明明是在積極的促進甜甜的劇情發展,可沈卿一點也不領情。

但轉念一想,也只能恨原身自己天天蹦躂作死,怪不了沈卿討厭自己。

低頭看着自己的腳尖,沈芸打算想想怎麼回話來緩解氣氛。

但老夫人不願意了:「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輪不到她來?你這是看不上芸丫頭?」

聞言沈芸愣了愣,她知道老夫人一向是偏心自己的,就算是原文中發現沈芸一直在算計陷害沈卿,老夫也沒有懲罰她,反而是替她壓下去了大部分的責罰。

哪怕最後聽到沈芸的死訊,老夫也只是嘆了口氣,說是自己沒有管教好她。

所以沈芸不管是出於什麼都對老夫人很有好感的,也希望老夫人知道真正的沈芸已經不在的時候,不會太傷心。

「奶奶,沈芸妹妹可能只是覺得勞煩我不太好。」

沈芸為她開脫,卻再一次受到了女主的白眼。她回味了一下,這話聽在沈卿的耳朵里,好像確實有點茶。

所以她立刻就改口,將話題引到了別的上面:「就讓碧嬋帶她去吧,」

碧嬋也是原文中一直跟在沈卿身邊的丫鬟。

意外的是,這話說完沈卿倒是意外的看了自己一眼。

「芸丫頭,你就是……」

「好啦祖母,您不是還有話要對我說嗎,我們也先走吧。」沈芸幾步上前,攙扶住老夫人,再說下去自己沈卿可能又會給自己記上幾筆。

老夫還想說點什麼,可是見到沈芸堅持,也只好嘆了口氣,伸手點了點沈芸的腦門:「你這個傻丫頭。」

沈芸伸手握住老夫人的手,腦海中傳來了老夫人的聲音。

『哎,芸丫頭心裏一定不好受吧。』

沈芸眨了眨眼睛,也是確定了自己是擁有了讀心術這個金手指。

就目前的觸發條件來說,應該是只要是碰到對方的手就可以了。

這是因為女主重生了,所以上天為了讓她更好的苟命,所以才給她這個金手指嗎。

沈芸不知道該不該笑,畢竟想想每天和沈卿執手討論人生這樣的畫面,可能會讓醋精太子更早的一劍解決自己。

沈卿一邊和老夫人往回走,一邊思考着這些事。

就連老夫人喊了她好幾聲都沒有聽見。

老夫人猛地一怕她的手:「芸丫頭?芸丫頭。」

沈芸這才回過神來:「老夫怎麼了嗎?」

「婚約的事你也不用擔心,實在不行就由我來做主,早日讓你和太子成婚。」

婚事?太子?男主!

這可千萬使不得。

沈芸擺了擺手:「倒也不必如此,身份的事情還沒有弄清,太子真要計較起來,可是欺君大罪,更何況我對太子也沒有愛慕之情。」

知道老夫人是向著自己,但男主這種東西她可不敢肖想。

「你這丫頭,着急否認什麼?真當老婆子我看不出來?有太子在的場合,你眼睛哪次不是長在太子身上的,這會倒害羞起來了。」

這……雖然原主對太子有好感,可她更在乎的是太子妃的位置。

至於自己,是個官配黨。

沈芸的大腦飛速運轉着,為了將這個話題糊弄過去,開始思考有沒有人和太子走的不遠不近,還不喜歡女主的。

最終得出來了一個結論,那就是當朝太傅宋懌,全書最大的反派,還因為人氣很高在大結局之前被拉入太子陣營,洗白了。

「其實我一直盯着的都是宋太傅。」楚芸打定了主意,「我心悅的也是宋太傅!和太子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只是碰巧站在宋太傅身前了!」

沈芸越說聲音越大,絲毫沒有意識到這聲音都像是喊出來的了。

「你這丫頭……」老夫人都被她的話嚇到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與此同時,隔壁小院里有人停住了腳步,皺着眉毛看向慢了自己半步的沈鈞。

「如果我沒聽錯的話,這應該是舍妹沈芸。」沈鈞張了張口,本來想找個借口糊弄過去。

但看到宋懌那愈發不好的臉色,當機立斷的決定賣掉沈芸。

《惡毒女配她一心想洗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