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方歸廣茸
方歸廣茸 連載中

方歸廣茸

來源:外網 作者:茅山詭術師:幽冥話邪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茅山詭術師:幽冥話邪 都市言情

茅山奇術再現江湖,妖魔邪怪跋扈橫行,這次,又將掀起怎樣的血雨腥風? 殘酷世界跌宕人生,誰為那一筆筆的血債買單?重重詭局背後,孰正孰邪? 身世離奇的我(方歸),無意間捲入到靈劫之中,怎樣才能破局,如何才能逆天改命? 收靈滅邪破煞,大驚悚之旅,正式開啟!展開

《方歸廣茸》章節試讀:

絲符釋放的攻擊速度非常的快,正用腦袋瘋狂撞着大樹的老陳頭髮出『媽呀』一聲,已經被絲線穿透了肩膀。

是的,我不敢瞄準要害,生怕連陳叔也被攻擊到。

按照符籙秘術所言,這種攻擊對生人無效,但畢竟第一次使用,還是選擇了更為穩妥的做法。

釋放了這道攻擊的絲符在桃木劍尖兒上燃燒殆盡,變成了飛灰。

「啊啊啊!」

被擊中的老陳頭向後踉蹌倒退着,肩膀位置冒出黑煙來。

絲符有效,讓附身在老陳頭體內的嫁衣女受傷了。

「還不給我出來!」

我精神就是一震,打蛇隨棍上的沖了過去,打算用桃木劍給對方一下狠的。

「住手,不然我掐斷他脖子。」

尖利的女聲傳來。

就見陳叔一隻手扣在了脖頸上,只稍一用力,他就張大了嘴巴吐出了舌頭,臉上湧現青紫之色,眼看着就要窒息了。

「嗤啦啦!」

我感覺腳底板都冒煙了,到底是在桃木劍刺中對方頭部之前停住了身形。

沒辦法,嫁衣女要是真的發狠拗斷了陳叔的脖子,那是我絕對接受不了的後果。

「你鬆手!」

我氣的幾乎吐出一口老血去。

明明這一劍挨到陳叔皮膚上就有可能將其體內的邪祟打出來,但就是投鼠忌器的不敢亂動,被要挾住的感覺太不美好了!

看到我真的停下來了,對方也不敢繼續逼迫。

陳叔向後退出老遠,這過程中,鬆開了捏住脖子的手。

「呼呼!」

他半跪於地拚命呼吸,總算是調勻了氣息,這才嘿嘿一笑,站了起來。

「卑鄙。」

我忍不住的罵了一聲。

「方哥,你不要出口傷人,我要是不這樣做,憑白挨你一劍豈不是太冤枉了?」

嫁衣女得意的很。

「怎樣才能放了陳叔?你和我有過節,為何要連累無辜?據說,傷到無辜之人的陰魂是沒有資格轉世投胎的,莫非你想斷送了自己的未來?」

我儘力壓制情緒,客觀的指出問題。

「嘿嘿,你自身難保的,還有心思為我着想?謝了。但這些不是我在乎的,我只想找回媽媽,殺掉仇敵!」

嫁衣女說到後面,聲色俱厲起來。

「你明明能隨意的附身陳叔或是其他人,為何執意要附身於我呢?」

我眨巴一下眼睛。

「很簡單,你是罕見的通靈體質,且不是簡單的通靈,你的通靈程度,可以說是萬年一見,附身在你的身軀之內,可以將我們一家的力量振幅數十倍以上。

只有這樣,才能滅殺仇敵,若附身於普通人身體上,因他們五感六識閉塞的緣由,我們反而要消耗更多陰氣去驅使軀殼,那就變相的消弱了實力,還談何殺敵?」

嫁衣女給出了答案。

這才恍然,感情,對鬼物來講,我擁有着可以振幅其實力的寶貝軀殼,怪不得他們這般執着。

可這樣一來的話,我本身的危險係數再度暴增!。

以長生牌位碎裂之時開始計算,七天後就將魂魄離體,不受控制的那種。

沒有陰陽先生宮老在旁,誰能將我的魂魄引導回軀體?

這本就是個生死劫了,好嘛,還嫌我不夠熱鬧,現在弄出了個極品的通靈體質來,只要是注意到這一點的鬼怪,誰不覬覦我的身體?

感覺自己成了萬鬼心繫的初戀,這是要玩完的節奏啊!

艱難的吞下一口唾液,我嘶啞着問:「怎麼隱藏這種詭異體質?」

嫁衣女下意識的抬手捋鬢角,卻發現老陳頭是個平頭,她不自然的頓了一下,忽然笑嘻嘻的說:「我憑啥告訴你?」

「你!」

我火冒三丈。

「方歸大哥哥,你在這呢!爸爸,快過來,他和我姐姐聊天呢。」

路邊的地皮忽然鼓起個大包,然後,白殮服小男孩的腦袋破土而出,墨染一般的眸子咕嚕嚕的轉動着,還越轉越快。

這畫面讓我後心直冒冷氣,向另一邊退出了好幾步,用桃木劍指着整個鬼軀升出地面的小男孩。

他還是用腳尖兒點着地面。

隨着他的喊聲,左側濃霧被破開,一道幽幽的影子滑動而來,像是腳下安裝了旱冰鞋一般,來者正是壽衣光頭男。

霧氣中,他的眼睛閃動血光,兇狠的樣子讓人不寒而慄。

我趕忙將劍尖兒指向他。

距離我五米遠,光頭男鬼停住了腳步,有些驚訝的上下打量一番,試探的問:「方歸,你竟然是個法師?我倒是眼拙了。」

「少廢話,我就問一句,你們一家三口如何才能離開本村?」

沒時間和他糾纏,我不耐煩的揮動一下桃木劍。

「還是那兩個條件,沒變過。你幫我找到妻子,再讓我們借用你的身軀一段時間,殺了仇人我們就放過你,絕不反悔。」

光頭男很是堅持。

「不行,殺人是不可能的,幫你們找親人倒是可以,我只能答應第一條,但你們也得幫我做事才成,天下可沒有免費的午餐。」

我的態度無比堅決。

「幫你做事?你是指,突然出現的詛咒?」

光頭男秒懂。

「沒錯。」

我點了點頭。

「有意思,只聽說與虎謀皮的,與鬼合作的倒是少見。想要我們幫你在這場詛咒中活下來,可以,但你得答應我方的所有條件,否則,一切免談。」

光頭男鬼這話一說,嫁衣女和小男孩連連附和。

我心頭念頭滾動,忽然問:「你們為何找不到親人了?」

這話顯然是問到點子上了,他們三個都愣了一下。

嫁衣女和光頭男交換個眼神,這才轉頭看向我,頂着老陳頭的臉,用女聲回應說:「方哥,這也是我們疑惑的地方。

按理說,我們一家是心意相連的,不該突然斷開聯繫,但就是這麼的詭異,莫名其妙的,我們都感受不到媽媽的氣息所在了,找遍了全村也不曾發現。

突然遇到你這麼個通靈奇人,據說,你這樣的人天生能感應到各類鬼物,這才想通過你找到她的。」

聞言,我深深蹙緊了眉頭。

持着桃木劍來回的踱步,十分鐘後停住腳步,我凝聲問:「你們和親人斷開心靈聯繫的時間,是不是我養父母墓地出事的那刻?」

「咦?」

三鬼齊齊發出這麼一聲,他們幾個面面相覷數秒,異口同聲說:「是那道莫名出現的詛咒,打斷了心靈聯繫!」

我下意識的用左手拍了桃木劍柄一下,發出『啪』的一聲。

「沒錯了,就是這麼回事,那道針對我養父母的詛咒邪術,讓你們丟失了親人。

這樣算的話,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你們和我可就是一個戰線的了,那還用幫我什麼?為了你們自己,也得和這道邪術開戰了吧?」

《方歸廣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