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風吹過四月,遇見了你
風吹過四月,遇見了你 連載中

風吹過四月,遇見了你

來源:google 作者:賢的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四月 現代言情 白風哲

愛情會讓人變得小心翼翼,大大咧咧的林四月小心的的維繫她與白風哲之間的關係,同時愛情也會讓人變得勇敢和無畏的,為了融化那個高冷的他,林四月努力的做着一切的事情,但是迷迷糊糊的四月卻總是給白風哲造成困擾可是,一次又一次的付出似乎並沒有換來想像中的美好,原來這一切都只不過是林四月自己的一廂情願罷了白風哲似乎已經開始習慣了林四月的粗線條,開始習慣了身邊有林四月的歡笑,但是好像命運總愛捉弄人等到白風哲真正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好像一切都晚了林四月:也許我不在他身邊會更好白風哲:你還會喜歡我的,對嗎展開

《風吹過四月,遇見了你》章節試讀:

「叩叩叩。」林四月端着螃蟹敲響了隔壁鄰居的門。

「你好,我是您家隔壁新搬來的,這是送給您的喬遷禮物。」說著,林四月向鄰居三十度鞠躬。

「誒,是你啊花痴妹。」一個清亮的男聲從頭頂傳來。

有點耳熟?林四月抬頭一看「啊,好心帥哥!怎麼是你啊?」

「這話問的,這是我家,怎麼不能是我啊?啊,住我家隔壁啊,挺巧的嘛。」少年探着頭往隔壁看了看。

「哈哈,這就是緣分啊,作為見證,螃蟹送你了。」

「這不是本來就要送給我們家的嗎?」

「不,現在不一樣了,原本呢這只是一份輕輕的喬遷禮物,但是現在它承載了我的心意,是一份沉!重!的喬遷禮物。」林四月抬手把螃蟹遞過去。

「哈哈,好,那還真是謝謝你啊,還特地加了心意。」少年接過了螃蟹。

「不用客氣啦,我叫林四月,你叫什麼啊?」

「我叫白風哲,微風的風,哲理的哲。」

「你多大啊,看着我們差不多的樣子。」

「我19啊,高三了。」

「啊,我18,我也是高三,那你是晨庭高中的?」

「當然啊,這是晨庭的學區啊。」

「啊哈哈哈哈,那真是太巧了,我剛轉到晨庭當借讀生。」林四月這心裏別提多高興了「看來我們的緣分真是前世就註定了呀。」

「兒子,誰來了啊。」白風哲媽媽從廚房裡走出來。

「新搬來的鄰居,來送喬遷禮物的。」

「那快讓人家進來,站在門口多不禮貌啊,小姑娘長的真漂亮,快進來坐一會。」

「嘿嘿,阿姨你看起來也很年輕呢,怪不得您兒子也這麼帥,我就不進去坐了,我媽還等着我回去呢,我叫林四月,以後就請多多關照啦。」林四月看着白媽媽露出一個甜甜的微笑。

「哈哈哈,姑娘真會說話,啊對了。」白媽媽轉頭走進廚房端出一盤蛋糕「也沒準備什麼好點的東西,剛做的蛋糕,來,風哲拿着,給鄰居送過去再問個好。」

白風哲接過盤子就跟着林四月來到了隔壁。

「媽媽開門!」林四月在門口大喊着。

「你怎麼也不知道帶鑰匙!」林媽媽沒好氣的把門打開,看見自己女兒身邊還站着一個乾淨帥氣的男孩「小夥子你是?」

「阿姨你好,我是隔壁的,我叫白風哲,也沒來得及準備什麼,這是我媽媽剛做的蛋糕,當作回禮。」白風哲露出禮貌的微笑。

「這帥小伙,快進來坐一會。」林媽媽趕緊側身讓出位置。

「啊,不用了我……」白風哲擺擺手想要婉拒。

「哎呀,沒事,進來坐一會吧。」還沒等白風哲說完,林四月就推着他進了屋。

林媽媽接過白風哲手裡的蛋糕示意他到沙發上坐。

」林四月快去給人家倒杯水。」

林四月看着笑的花枝亂顫的老媽無奈的向廚房走去。

「小白多大了,在哪裡上學啊。」

「阿姨,我19了,在晨庭高中讀高三。」

「哎呀,晨庭高中啊,我家四月也剛轉過去借讀,那你學習一定很好吧,唉,我家四月啊是學美術的,她這一天就知道玩兒,要是他能像你這樣乖巧學習又好就好了。」

在廚房把這些話聽的一清二楚的林四月,氣的鼻子都要歪了,端着水杯走出來「那還不是遺傳了您老人家的優良基因。」

「我說你這孩子,一天天我說你十句你能有一百句頂着我。」

看着眼前拌嘴的母女倆白風哲終於知道林四月這張能說會道的嘴像誰了。

距離開學還有一周,作為借讀生的林四月沒有作業自然是清閑的不得了,但是作為市重點晨庭高中本校的學生,白風哲的作業非常繁重。

但其實說起來,白風哲也是一個藝術生,他從小就非常喜歡錶演,原本他的父母怕他耽誤學業並不想讓他暫停學校的學業去學習表演的,在他的苦苦哀求和堅持下,他的父母最終還是同意了,不過條件是最後的這半年一定要加倍努力把落下的功課補上來,學校的老師也很看重他,特意為他布置了一些作業。

「叩叩叩。」

正在奮筆疾書的白風哲聽見敲門聲,看了看手錶,下午一點半,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他走出卧室,打開房門靠在門框上。

「你這又是要幹什麼?如果你是來找我陪你看星星看雪看月亮的話,那你就可以向後退向右轉了。如果你是來找我討論詩詞歌賦,暢談人生理想的話,那麼我明確的告訴你,我今天很忙,沒有時間陪你玩。」

「嘿嘿,我知道,還有一個星期就開學了嘛,你作業還沒寫完對吧。」林四月不懷好意的笑着。

「姑奶奶,既然你知道,就麻煩你可憐可憐我,你一個借讀生沒有作業,雖然我也是個藝術生,但是我班主任怕我功課跟不上,特意給我布置了好多作業,我當初可是答應我爸媽和班主任一定不能把功課落下的。算我求你,讓我安安靜靜的寫作業吧。」說著白風哲就要關門。

林四月手急眼快的擋住門,「哎哎哎,別關門,你也是藝術生啊,你是學什麼的呀。」

「表演。」

「哎呀,我就是知道你作業沒寫完,所以專門給你送神器來的。」

「神器?什麼神器?」白風哲半信半疑的看着林四月。

林四月點點頭,指了指自己。

「就你?」白風哲作勢又要關門。

「哎!幹嘛呀,信不過我?我跟你講我可厲害了。」林四月拍拍自己的胸脯。

白風哲輕哼一聲「連煮即食麵都能搞的烏煙瘴氣的人,確實挺厲害的。」

聽聲,兩個人一同回想起一周前發生的事。

「啊啊啊,白風哲!白風哲,你快開門!!!救命啊!」林四月使勁兒拍着隔壁的門。

「怎麼了啊,弄的要死要活的。」白風哲不耐煩的打開門。

「我,我家廚房着火了!」林四月顫抖着雙手抓着白風哲的胳膊。

「什麼!」白風哲飛似的跑進林四月家。

剛進門,白風哲就被一屋子煙嗆的直咳嗽,但他不敢耽誤,快步走向廚房關了火,拿起鍋蓋蓋住了着火的鍋,打開窗戶通風。

兩人收拾好了廚房,白風哲轉過頭陰着臉對林四月說「林四月,你這是在家幹嘛呢?」

「我……我煮麵啊。」林四月聲音越來越小。

「你知不知道你家的燃氣灶還沒有智能到自己關火嗎?」白風哲咬着牙看着林四月。

林四月小心翼翼的點了點頭。

「那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是你要關火,有人攔着你了?」

「也不是,就是,我把面放鍋里就去看電視了,然後有點困就睡著了,然後,然後……」林四月沒了聲音。

「你是真不怕死是吧,鍋里煮東西還敢睡覺!你這是今天去找我,要是我不在家呢,你怎麼辦?」

林四月低着頭委屈巴巴的扣着手指,什麼都不敢說。沉默半晌的白風哲看着林四月這個樣子慢慢的也消了氣。

「那,那只是個意外!」從回憶中回過神來的林四月提高音量來掩飾自己的心虛。

「嚯,那你這人生意外還挺多的,還有上次……」

「哎!停停停,你,你不是還要寫作業嗎。」林四月趕緊制止了白風哲繼續揭自己老底。

「所以說你趕緊回去吧。」

「哎呀,我求你了,我就只是想幫你寫作業而已,我一定安安靜靜的,我保證。」林四月說完豎起了三根手指。

「那好吧,就這一次。」

林四月蹦蹦噠噠進了門,她還是第一次進白風哲的書房,指着書架上的一本書看着白風哲。

「啊,這本書我想看好久了,可以借我嘛?」

「拿去。」

「哇,你家地球儀好多啊,你很喜歡地理嗎?」林四月從書架旁又一下子竄到窗邊。

「現在開始,你給我安靜一點!再發出一點聲音我就把你扔出去。」白風哲一臉黑線的看着林四月。

「啊,知道了知道了,作業給我看看。」說完林四月一屁股坐在桌子前。

求下列函數值域、寫出二次函數最值、求拋物線方程……

這些數學大題實在讓林四月摸不到頭腦,為了不讓白風哲小瞧自己,她決定先從簡單的選擇題開始入手。林四月逐字逐句的讀着題目,20秒、35秒、50秒……三分鐘過去了,林四月停在半空的筆尖遲遲沒有任何反應。

白風哲看着沒有任何反應的林四月「林四月,會嗎?」

「我會啊,我會,我只是想發太多了,不知道用哪一種。」林四月晃了晃手裡的筆卻還是沒有寫下一個字。

「這道題選B。行了,你快把筆放下吧,等你寫完黃花菜都涼了。」

「啊?那你別趕我走。」林四月可憐巴巴的看着白風哲。

「你安安靜靜的就行。你去那邊坐着吧。」白風哲咬着牙心想再相信她一次,最後一次。

白風哲長舒一口氣,終於可以坐下來趕緊寫作業,出乎意料的是,這次林四月真的很安靜。

寫了快兩個小時的白風哲伸了一個懶腰,錘了錘肩膀,對於林四月安靜了這麼久感到有點驚訝,合上練習冊看向身後的小沙發。

「這傢伙睡著了,怪不得這麼安靜。」

「 嗯,什麼金。」林四月揉着惺忪的睡眼坐了起來。

白風哲遞過去一杯水「我說你真安靜。怎麼這沙發睡的舒服嗎?」

林四月伸了伸胳膊抻了抻腿「沙發不錯,挺舒服的。」

書房外,一個身影鬼鬼祟祟趴在門上聽着屋內兩個人的對話。

「睡的舒服嗎?」「嗯,不錯……挺舒服的。」

……

《風吹過四月,遇見了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