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顧葉書袁頌萱
顧葉書袁頌萱 連載中

顧葉書袁頌萱

來源:google 作者:袁頌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袁頌萱 顧葉書

「吧嗒——」猩紅的鮮血從她的鼻子里流下來她頭暈不已,一個人蹲在地上,任鼻血滴落在地板上本以為一會兒就會好,可血流了很久才堪堪止住她用紙巾擦拭着地板,擦着擦着,好像從眼眶裡掉出來一滴什麼東西,溫溫的融進血里展開

《顧葉書袁頌萱》章節試讀:

後來漸漸的,她再送來的東西,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會下意識地留在辦公桌。
再後來會嘗兩口,最後,他甚至開始喜歡上吃她做的點心。
每天空閑下來的時候,他會坐在辦公桌前,看着外面的太陽落下的軌跡,心裏盤算着今天她會什麼時候送來什麼樣的點心。
顧葉書長這麼大從來不吃陌生人的東西,那是他第一次去信任一個人。
那時候,他心裏是滿足的。
直到三年前那件事的發生。
第十四章 花都開好了三年前的那一天,下着大雨。
顧葉書看着天邊的夜色一點點沉下來,已經很晚了,但是袁頌萱的點心今天還沒有送過來。
過去的很多天里,她沒有一天會忘記這件事。
他正以為她厭倦了這件事,打算放棄的時候,房門被人敲響了。
「進來。」
他的聲音聽起來淡淡的,但心裏卻是不受控制地升起一陣期待。
他知道,她來了。
果然,袁頌萱輕輕打開門,手裡緊緊抱着一盒點心,頭上濕漉漉的,像是淋過一場雨。
他眼神微閃,皺了皺眉:「怎麼回事?」
袁頌萱笑得十分燦爛,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水珠才敢走上前來,像獻寶一樣將點心放到他桌前。
她笑起來,眉眼彎彎:「對不起霍先生,今天師傅教我做新的點心,多花了點時間,加上剛剛下了雨,來得晚了些!」
他看着她淋濕的頭髮,水珠順着髮絲往下掉,眼神觸到她溫柔的笑,心裏就像突然塌陷了一塊。
他照常嘗了一口她送來的點心,在她期待的目光中點了點頭:「還不錯,回頭會推出這款新點心。」
是實話,她做的點心總是很對他的胃口,甜甜的,不膩,卻讓人心裏湧起一陣暖意。
可是,他怎麼也沒想到,那天的點心居然有問題。
顧葉書很清楚,後來那件事情以後,他不僅僅是憤怒,還恨她。
他以為袁頌萱是個單純善良的女人,沒想到,她也跟那些人一樣滿腹心機和算計。
他恨她騙了他。
其實,這三年里,他也沒有多開心,只是他受不了她的欺騙和算計。
可是現在……他怎麼也沒想到,為什麼會走到現在這一步。
顧葉書恨過她,卻從來沒有想過她會死,可如今她真的死了,他心裏空落落的,就好像什麼沉重的東西終於沒有了寄託。
他木然地從袁頌萱留下來的行李里找出那隻杯子。
他放在茶几上,印象中,她的杯子就是放在這裡的。
可放上去,他又覺得不對,他將杯子拿去茶水間,跟他的杯子放在一起。
好像也有很多次,她的杯子是放在這裡的。
可是,他還是覺得不對。
顧葉書第一次察覺,原來他對她真的知之甚少。
不清楚她的習慣,不懂她的心思,甚至不了解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可是,他們在同一座屋檐下生活了三年。
袁頌萱記得他愛吃什麼,不愛吃什麼,有什麼樣的生活習慣,對什麼東西過敏。
她都知道,她一直那樣無微不至的照溫着他,又小心翼翼地愛着他。
「叮叮叮……」正想着,刺耳的電話鈴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顧葉書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周瑤。
他冷冷看着,並沒有接。
可是那頭的人還是一直在打,大有他不接,她就會一直打下去的架勢。
他關掉手機,整個別墅終於又恢復了一片安靜。
他將她所有的東西都擺回原來的位置,將她的衣服掛在他的衣帽間。
兩個人的衣服掛在一起,似乎還能以為她就生活在這裡,從來沒有離開過。
站在落地窗前,別墅院外的花開了,天空泛出絲絲陽光。
顧葉書依稀記得,從前的袁頌萱,最愛這樣陽光和暖的天氣。
花都開好了,可是愛花的人,不在了。
母女兩人不止是不好出門,連帶着惹得周父大發雷霆,周家的生意一落千丈。
這件事已經立案,警方已經以涉嫌故意殺人罪介入案件調查。
師傅也將袁頌萱留下的錄音交給了警察,加上顧葉書的施壓,第二天周瑤母女便被拘留。
霍家別墅。
「霍少,剛剛去那家私立醫院查過了,那裡的醫生說溫小姐手術之前,周瑤給了他們一份假的體檢報告,證明溫小姐的身體能夠直接手術,但是……」助理說到一半,猶豫了下。
顧葉書握住手機的手緊了緊:「直接說!」
助理似是被嚇了一跳,連忙開口:「但是我剛才親自去問了一趟,說是那份假的證明報告已經找不到了,如果光憑溫小姐生前的錄音,恐怕證據不是很充分。」
顧葉書的臉色一瞬變得很難看,周家說到底在這座城市還是有些地位的,這個案子要是沒有充分的證據證明是周瑤故意逼死袁頌萱的,那麼……周瑤在庭審的時候還可以狡辯,說是袁頌萱給她下的套,或者說袁頌萱是為了錢故意這麼做的!
「該死!」
顧葉書一拳狠狠捶在了房間的桌面,桌上的東西一顫,「怎麼可能會無緣無故找不到,我告訴你,不管花再大的代價,東西一定要到手!」
說完,他狠狠掛斷了電話,心裏卻是無比煩躁。
要是不能給袁頌萱討個公道,他真恨不得自己親自動手殺了那個可恨的女人!
望着這個空蕩蕩的房間,顧葉書的腦海中卻都不由自主的浮現出這三年來,袁頌萱還住在這裡的時候。
這三年中他對她一點也不好,可是她從來沒有埋怨過半句。
她走了這麼多天了,顧葉書的生活忽然天翻地覆,酒店,家裡,兩點一線,除了這兩個地方,哪裡也不去。
這兩個地方都是袁頌萱呆的最久的地方,卻冥冥中為他畫地為牢。
看着窗外的院子,一輛紅色超跑緩緩在對面的別墅區停下,車裡走出來一個女人,身後跟着幾個保鏢走進了對面。
可能是新搬來的,顧葉書並沒多在意。
現在他能做的,也就是把周瑤母女送進監獄,得到她們應有的懲罰。
至於袁頌萱的葬禮,墓碑,他一次也沒有去過。
他以為,只要他不看,不想,不參與,心裏會好受那麼一點,他還能幻銥誮想着,也許有一天,她會突然回到他身邊。
有很長一段時間,他活在自己的世界裏久久不肯走出來,不走出來,很多事情就不會面對。
不面對,就還能欺騙自己,袁頌萱的死是周瑤害死的,跟他沒有一點關係。
這樣,他還能在這個世界上喘一口氣,不至於那樣痛苦,承認自己的冷漠也是逼死袁頌萱的一雙手。
甚至,顧葉書不願意承認自己是愛這個女人的,好像一承認了,整個人就會瘋掉。
遲來的深情,沒有了寄託的人,就會塌陷成一片廢墟。
深夜還是一如以往的寂靜。
「袁頌萱!」
這已經不知道是多少次,顧葉書喊着袁頌萱的名字從睡夢中驚醒了。
也是自從她離去以後,他再也沒能睡個好覺。
睜開雙眼,除了令人覺得寒冷的黑夜,眼前什麼也尋不到。
顧葉書一身冷汗地從床上坐起來,胸口劇烈地起伏着,這才意識到他又做了一個噩夢。
原來世界上所謂的愛,不會隨着那個人的消失而消散,反倒會越加深刻。
他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拉開窗帘,別墅外的路燈下一個人影站在那裡,正在向這邊看過來。
燈光下,他依稀能看出來,那是個女人,墨色長發,背影單薄。
在那人抬頭的剎那之間,他忽然渾身僵硬。
這張臉……跟記憶中的人,有些相似。
顧葉書恍然以為是他在做夢,怎麼會……他打開窗,初春的風帶着一股涼意透進來,他才意識到這不是錯覺。
溫不得他現在胸口翻湧着的情緒,下一刻,人已經跑了出去。
跑到路邊,卻又只能看見空蕩蕩的一片,街邊不知是哪裡飄來一陣桃花香,唯獨沒有半個人影。
「雨情!」
他對着四下無人的街道大聲呼喊。
回應他的,是隔壁別墅房間一盞燈滅了。
第十八章 她像是個烙印清晨的風吹得溫柔,陽光透過玻璃窗掉在地上,露出細碎的光斑。
顧葉書已經洗漱好,換上平時的西裝,對着鏡子打好領結,看着鏡子里的自己,一絲不苟,彷彿和從前沒有什麼區別。
可是他只呼吸一口都能聞到一股子腐味,那是從骨髓里透出來的,眼裡沒有一絲亮光,只剩一具沒有靈魂的腐朽軀殼。
「雨情,我去上班了。」
他看了一眼空蕩的房間,被子有些亂,他故意沒有整理,就好像那裡還有人在睡着。
得不到回應,顧葉書沒有失落,只面無表情地轉身離開,然後輕輕帶上房門。
汽車一路疾馳在空曠的街道,帶起一陣紛飛的花瓣。
「霍少,已經查過了,醫麗嘉院里那份周瑤偽造的檢查證明被人拿走了。」
助理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顧葉書冰冷的臉上終於裂出一道縫隙,皺眉道:「誰。」
助理聲音不由低了下來:「是被我上次跟你說的那位溫總拿走了。」
「呲——」一個急剎車,車子在路邊的位置停了下來。
顧葉書眉頭緊鎖,他記得A市的那位溫總,溫天成,是A市首富,今年開始因為想要發展酒店業,所以最近跟霍家是有些來往的。
霍家的老爺子最近一直催着讓他去見見這位溫總,可是他最近實在沒有心思打理酒店的事情,全都推脫掉了,聽說他姐姐現在在接洽這位溫總,只是過程並不是很順利。
溫家跟袁頌萱除了姓氏一樣以外,按理說絕對不可能會有其它任何關係才對,怎麼也會卷到這件事情里來?
難道是為了包庇周瑤?
一剎那,無數的念頭在顧葉書心裏打轉卻又一時找不到答案。
那頭的助理聽着半天沒了動靜,忍不住叫了一聲:「霍少,這事我也試探過溫家的口風了,估計想拿到資料恐怕……」不用助理說的明白,顧葉書大致明白他是什麼意思。

《顧葉書袁頌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