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何笙謝楚楚
何笙謝楚楚 連載中

何笙謝楚楚

來源:外網 作者:詭案法醫:非正常死亡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詭案法醫:非正常死亡 都市言情

世間上最毒的是毒藥還是罪孽的人性,人性的弱點,塵世的沖刷,利益的糾紛,可一切都會以性命作為賭注。 長發怪人,復仇之魂,絕望嬌花,死亡旅途,蘭髮帶之謎,綠寶石連環殺人案,農村婦人綁架案......現場紛紛出現詭異的北極星圖案,這到底是巧合的意外,還是命運的安排?? 束手無策之下,何家最後一個法醫,使用專業而高超的驗屍手法和刑偵手段,撬開死者之口,抓捕血案兇手......展開

《何笙謝楚楚》章節試讀:

我使勁地掙扎着,眼前猛然出現了一個身上披着一張獸皮的矮瘦男人,他手裡拿着一直弓箭,我本來以為他想攻擊我的,誰知道他居然吹了個口哨,一隻猴子從不遠處那跑了過來,直接打斷了捆綁在我脖子上的一根藤蔓!

我這才發現原來剛才捆綁我的是藤蔓,我這眼睛真的出問題了。

猴子很快來到男人的身邊,我得救了,立馬撲了過去,那傢伙叫喊道:「喂喂!你怎麼搞的,我救了你,你還恩將仇報!」

我拿出警官證:「警察,你怎麼出現在這裡?」雖然我的那個證件是顧問證,但就一個封皮都足以嚇倒眼前的男人了。

「我是這裡的獵戶啊,怎麼不能出現?原來是警察,我不知道,剛才還以為你是一隻野豬呢!」那男人嘿嘿地笑着,一點都不緊張。

看來不像是嫌疑人,我鬆開他說:「你不要在這裡亂走,對了,這個地方,怎麼那麼多墓碑?」

「這裡是個墳地啊,附近有一個叫做太福村的地方,我就是住那的,這位警官同志,你要不要去看看?」

男人看起來還算禮貌,我想他應該不會害我的,就說:「可以,你帶路吧!」

「哦,算了,本來還想打點野味的,不過今天遇到你,就回去吧!」

我跟着獵戶離開了墳地,不知道為何,他一帶路,我就很容易走出去了。

我們一直沿着一條山中小道,來到了不遠處的一個小村子外,男人就說:「我叫羊良疇,是太福村人,這位警察同志,你怎麼一個人來到這種地方呢?」

我說我是來調查一個案子的,無意中就在松樹林中迷路了,羊良疇沒有多問,說了一聲哦,然後帶着我進村了。

眼前的男人跟我們要找的侍景同樣子完全不一樣,附近又有個村子,莫非侍景同也是這裡人?

我猜測着,小心地跟着羊良疇的背後,從他表面來看,應該是不知情的,但也有可能這傢伙的心理素質很強,偽裝的像而已,無論如何,我現在都得謹慎行事,我按動了一下對講機,雖然沒有在上面說話,但我知道劉雨寧應該可以找到我的位置。

鋪好後路,我就不怕這羊良疇了,其實我早就發現這傢伙不對勁。

但我不動聲色地跟着他走進村中的一個房子之前,他對着的屋內喊了幾句:「老婆子,今天我帶了一個客人來啊!你招呼一下,我要去後面喂牛!」

羊良疇說著,一個穿着農裝的婦人,小心地打開了門說道:「恩?這位是?」

羊良疇還沒等我發出聲音,就主動道:「人家可是警察同志啊,你給我好好招待他!」

「警察。」我的眼睛一動,發現眼前的婦人居然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驚慌之色。

但她很快就恢復了過來道:「好吧!請進!」

我跟了進去,那羊良疇就離開了,進屋後我發現,這個屋子外面看起來很簡陋,但裏面的傢具卻很嶄新,估計都是高檔貨,我坐在一張沙發上,又在手機上發了個信息,這才故意說道:「這位夫人,你家裡挺有錢的啊?」

「那裡是有錢,這都是政府的補貼。」

「補貼?現在農村補貼那麼高?」我故作試探地說道。

婦人正在給我沏茶,她雖然背對着我,但我卻發現她竟然好像在杯子你下了什麼東西。

等她轉過身來,放下杯子的一刻,我發現她手指中都是老繭,她很有禮貌地跟我說道:「這位警官同志,請喝茶,不用客氣。」

誰知道,我直接在桌子上用力一拍:「呵呵,想毒死我?」

「什麼?警官同志你可別亂說啊!」

「剛才你在杯子里放了砒霜!」我斬釘截鐵地說道。

「你、你怎麼知道的?」婦人錯愕不已,急忙退後兩步,我卻沒有給她逃跑的機會,直接撲了上去,制服了她,並且在她的背後戴上了手銬:「現在我懷疑你涉嫌販獨和謀殺,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說的一切,都會變成呈堂證供!」

「你別亂來,我沒有販獨,也沒有謀殺!」

「呵呵,你跟我的同事去解釋吧!」

同一時間,村外傳來了警車的鳴笛聲,我知道特警隊也來了,因為特警用的是裝甲車鳴笛聲比警車要急促幾分。

我拉着婦人離開村屋的一刻,劉雨寧、高明強等人已經帶着特警隊,制服了村裡的所有村民,並且在村後的一大片草地附近,搜刮出了大量的罌粟。

羊良疇知道中計了,被特警帶走的一刻,對着我破口大罵:「你這死條子,居然是故意的!」

「呵呵,難道你以為真的不知道你們是幹嘛的嗎?」我雙手插兜,一口抽着一根煙,筆直地站立着,自信地說道。

「我不會放過你的!你等着瞧吧!」

「說你大爺的,給我上車!」一名特警咒罵道,把羊良疇好像貨物一般扔進了裝甲車。

一個個村民接二連三地被帶走了,等處理好村子的事情後,劉雨寧才好奇地問我:「何顧問,你還真挺神的啊,你怎麼知道這裡販獨了?」

「我一看到羊良疇就發現這個人,手指上有草藥刺穿的傷痕,我本來不知道是什麼草藥,但鼻子一動就聞到他身上也有一股罌粟的氣味,接着我來到他們家裡,發現家裡竟然外面看上去貧窮,但裏面買的卻是高檔傢具,證明他們其實很有錢,如果我沒有估計錯誤的話,每個村屋的情況都是這樣的吧,另外婦人手指上都是老繭,這是經常拿刀或者木根等武器留下的,她還想用毒來害我,她肯定是個毒梟,如果我這樣都看不出來的話,那我不是太笨了嗎?」

我的一連串話,說的劉雨寧無言以對,一陣失神,一段時間後,她才豎起大拇指道:「不錯,但你又怎麼知道我們能找到這裡呢?」

「呵呵,我在樹木上留下了記號,另外我還故意吐了幾口口水,就算你們找不到,但警犬絕對可以!」

我的話音剛落,小妞的吠叫聲就從不遠處傳了過來……

《何笙謝楚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