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江楓安佳琪的小說
江楓安佳琪的小說 連載中

江楓安佳琪的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龍婿:絕武醫神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龍婿:絕武醫神

在安家沉寂三年的上門女婿江楓獲得醫武傳承,岳母的嘲笑,老婆的不屑,統統都見鬼去吧! 看江楓如何手刃陷害自己的仇人…… 看江楓如果萬花從中過……展開

《江楓安佳琪的小說》章節試讀:

「廢物,你還在磨蹭什麼?今天是家族一年一度的盛會!你想要讓我們一家人都遲到么?」一個尖酸刻薄的女人喊道。
江楓聞言,渾身一個哆嗦,急忙回道:「就快好了,媽,一定不會耽誤你們時間的!」
「真是的,真不是知道當時老爺子是怎麼想,招你這個廢物入贅!」女人一邊說著一邊對着鏡子照了照。
這時一個女子出現在客廳,柳葉眉、雙眼明亮,膚色嫩白,體態輕盈,雙腿修長,看着廚房的方向,淡淡的說道:「媽,時間還來的及,你不要再催了,就算我們現在過去,他們也不會高看你一眼的!」
「至少不會挨罵!」女人沒好氣的說道。
江楓偷偷的看了一眼客廳的女子,心中嘆了口氣。
安佳琪,不錯!是他的老婆。
江楓有名無實的老婆,不過從結婚到現在他連安佳琪的手都沒有碰過!
正因為安佳琪的漂亮和優秀,才讓這三年來安佳琪受盡安家的白眼,這也讓安佳琪恨江楓入骨!
剛才喝罵江楓的女人是他的岳母康麗君,自打江楓進門就看不上他。
江楓本是京師江家嫡子,受奸人陷害,逃到中州,恰好被安家老爺子所救,安家老爺子在看見江楓脖子上的血佩後,毅然決定將自己最疼愛的孫女嫁給江楓。
自此江楓入贅安家!
只是沒想到安老爺子一年後歸西,至死都沒說出江楓的身份!
他活着的時候江楓還好,他死了,江楓直接墜入地獄,連帶着安佳琪一家的家族地位也是一落千丈……
三年來,江楓從來沒有放棄過報仇,只是武道根基被毀,任他怎麼修鍊都無濟於事!每日都活在無法手刃仇人的痛苦中!
看着客廳里看都不想看自己一眼的安佳琪還有滿臉厭惡之色的康麗君,江楓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廢物,好了沒有?都幾點了!」客廳里傳來康麗君不滿的吼叫聲,一邊說著一邊走向廚房。
聞言,江楓急忙喊道:「好了,媽,出鍋了!」
說完江楓熟練的將鍋里的菜盛出,又將各種吃食端上了餐桌。
見早餐已經準備好,康麗君嘟囔了一句:「還真是能吃能拉的廢物,不罵不幹活!」
安佳琪看着熟練擺放餐具的江楓,眼神中閃過一絲厭惡。
要不是顧及安家的名聲,她早就想和江楓離婚了。
看到江楓唯唯諾諾的表情,安佳琪恨不得上去給江楓兩個巴掌。
他沒有背景,有點真本事也行啊!
可是整整三年了!
他在家裡,除了掃地、洗衣、做飯,從來沒有干過其他事!
安佳琪實在想不出這個廢物究竟是哪點讓爺爺看中!
一向最疼愛自己的爺爺竟然將自己嫁給一個廢物!
江楓卻是早已習慣,安佳琪對自己態度江楓沒有半點不滿,兩人在沒有任何感情基礎的情況下,嫁給自己,從天之驕女淪為眾人的笑柄,江楓其實很理解安佳琪。
另一方面,自從被江家趕出來之後,江楓不斷的在告誡自己要活着,一定要活着!
所以,即使安家的人再看不起他,將他當做一個保姆使,甚至保姆都不如,江楓依然忍受着。
他始終謹記一個事實,他已經不是江家那個擁有着眾多光環的大少爺了!
如今他只是一個苟延殘喘,只為活着的上門女婿!
「一會我們走了以後,把屋子打掃乾淨後,你再去!到了酒店,自己找個角落裡安靜的待着,不要亂說話!聽見沒有!」康麗君看着江楓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知道了,媽!」江楓應了一聲。
一旁的安佳琪卻是眉頭一皺的說道:「今天江楓還需要去么?」
「你以為我想讓他去啊!是家族裡的規定,家族盛會所有家族成員必須到!」康麗君沒好氣的說道,「難道我不知道他去了是咱們家丟人?」
江楓端着碗蹲在廚房裡聽着康麗君和安佳琪的對話,臉上沒有絲毫波瀾。
這些他早就習慣了,家裡唯一不給他臉色看的人就是他不在家的岳父安金山了!
等到安佳琪和康麗君吃完早餐,連招呼都沒有和江楓打,直接出了家門!
江楓隨即出來收拾慘劇,看着桌上的狼藉,江楓依舊面色平淡的收拾着。
上門女婿不如狗!
「呼!」江楓自嘲的吐出一口氣。
叮鈴鈴,江楓的電話響起,看着來電上,安佳琪的名字,喃喃自語道:「一定是忘記了帶什麼東西!」
「江楓,年度盛會,所有人都要給奶奶送禮物,你還是去買一件禮品吧!」電話里傳來安佳琪冰冷的聲音。
「哦,嗯……可是……!」江楓有些猶豫的說道。
拿着電話的安佳琪皺了皺眉頭,不耐煩的問道:「可是什麼?說!」
「我沒錢!」江楓終於說出了心中話。
「你為什麼就不能找點事做,三年了你吃安家的,花安家的……算了,我跟你說這些幹什麼,你只是個廢物罷了,一會錢轉給你!」安佳琪的語氣里充滿鄙視和無奈。
掛斷電話的江楓手機里收到一條銀行的信息。
江楓看了眼時間,立刻動作麻利的開始收拾,換上了所有衣服中最體面的一套衣服後,就出門了。
來到古玩市場,江楓隨意的在小攤上挑選着。
對於江楓來說,用有限的資金,就只能憑藉自己曾經大家族少爺的眼力試試運氣,看能不能撿漏到上檔次的東西。
經過一番挑選,江楓挑選了一副字畫,還算過得去,安家老奶奶是大家閨秀出身,對字畫的喜愛程度簡直到了發狂的地步。
等到江楓從古玩市場出來的時候,看了眼時間,發現距離宴會開始的時間,還有兩個小時。
他並不打算去那麼早,因為即使去了他也是作為安家全家的笑柄,不僅自己要承受凌辱,就連安佳琪也要跟着受罪,還有那個像瘋狗一樣的丈母娘……
想想江楓都不禁打了個冷顫!
「嗤!」一道剎車聲響起,當江楓抬起頭的後就看見一輛疾馳的跑車正撞向自己,隨即便不省人事。
車上下來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漂亮女子,玲瓏的身段,嫩白的皮膚,柳葉眉瓜子臉,此時正一臉驚慌的看着地上的江楓。
此時的江楓正一臉鮮血的躺在地上,分不清到底是哪裡流出來的血。
「還愣着幹什麼啊?快看看人有事沒有!」
圍觀的人見美女傻愣在當場,急忙說道。
眾人七手八腳的將江楓扶起來,美女打了急救電話。
只是所有人都沒有注意的是,那塊掛在江楓脖子上的血色玉佩在沾上江楓的鮮血後,發出一道隱晦的光芒。
「江楓,你乾的好事!畜生!」老祖宗聲色俱厲的罵道!
「太奶奶,我……」
「太奶奶,我要手刃這個小人!」
「江楓,這一掌是替我老婆打的!」
「少爺,別怪我!我得活下去!」
昏迷中的江楓腦中不斷的迴響着三年前自己被江家置於死地的情形。
此時一道聲音在江楓的腦中回蕩着:
「咦!武道根基盡毀?妙哉!妙哉!」
「如今我便送你一場造化!」
「既得血佩,即是緣分!」
「今日起,你為我葯祖之徒!」
「你武道根基被毀正好適合修鍊我的玄功,當是緣分!」
「這些是我畢生所學,徒兒定要好好掌握!」
「當懸壺救世、治病救人!」
「徒兒!切記!切記!」
「為師去也!」

《江楓安佳琪的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