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江羽與溫亦歡
江羽與溫亦歡 連載中

江羽與溫亦歡

來源:外網 作者:小神醫開局九張婚書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小神醫開局九張婚書 都市言情

江羽說,千萬別跟我比。論醫術,我醫術蓋世,妙手可回春。論武力,我武力超群,同代無人及。什麼,你說你的未婚妻有傾國傾城之貌?不好意思,像這樣的未婚妻,我有九個!展開

《江羽與溫亦歡》章節試讀:

江羽萬萬沒想到韓瓊會用這種方法來威脅他,下山時的美好願景,似乎化作了泡影。

「大姐,你到底看上我哪兒點了,我改還不行嗎?」

他的語氣帶着哀求,這倒是讓韓瓊很詫異。

「咱家穎兒要樣貌有樣貌,要身材有身材,要錢有錢,天雲市多少公子哥兒對他痴迷不已,你為什麼非要退婚。」

「我有我的理由。」

「你的理由我不想聽,婚約一式兩份,你想單方面的毀約是絕不可能的,若傳出去,我韓家的臉往哪兒擱?」

這正是讓江羽頭疼的地方,婚約一式兩份。

他完全可以當九分婚約不存在直接去找豆豆,可萬一,萬一九個未婚妻之中有哪一個拿着婚約上門鬧騰,依豆豆那脾氣,估計一輩子都不會再見他了。

「你就不擔心我已經結婚了?」

「不可能,鍾老神醫的人品我是知曉的,婚約尚在,你絕不可能成婚。」

「真是麻煩!」

江羽暗地裡罵了老頭子八百遍,這不擺明了是挖坑給他嘛!

他要和九個未婚妻任何一人成婚,都得跑遍全國去把其他婚約退了。

江羽臉色難看,韓瓊頗為得意。

忽地,韓瓊電話鈴聲響起,接通後,她的臉色立刻肅然起來:「好,我馬上過去。」

掛斷電話,她對江羽說道:「我有點事得立刻去處理一下,你就暫時在這個酒店住下,把你電話給我。」

「我沒電話!」

「那我報警了?」

「你……」

江羽咬牙切齒,不情不願的將自己那板磚似的雜牌手機遞過去。

韓瓊存了他的號碼,揮揮手機道:「隨時保持聯繫,食宿的費用你不用擔心,你只管安心住着。」

韓瓊邁步離去,江羽小聲嘀咕:「算你還有點良心。」

她這番安排,算是讓江羽對她的好感提升了幾分。

韓家退婚一事只能暫時擱置,這邊進展不順利,江羽便改換目標,決定先去溫家把婚退了。

「唉,看來是得找個暫時的工作了。」

退婚不順,他註定要在天雲市逗留較長一段時間,溫亦歡借給他的五百塊錢撐不了幾天。

在酒店休息一晚,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出去打聽溫家住址了,順便找個工作。

溫家在天雲市的名聲就比不上韓家了,江羽問了十幾個路人,也沒個線索。

不知不覺,走到了一棟大廈樓底下,江羽剛想找個人再問問,他抬頭一看,發現正在玉顏公司樓下。

他忽而想到之前溫亦歡跟他說的話,便立刻拿出電話與徐欣聯繫。

「喂,哪位?」

「是我,江羽,我們昨天見過的,溫總說讓我做他的保鏢,我考慮了一晚上,覺得還是不要辜負溫總的美意。」

「你在哪兒?」

徐欣的語氣顯得有些焦急。

「就在你們公司樓下。」

「等我,我馬上下來。」

不到五分鐘,徐欣就匆匆下來,她提着一個手提箱,顯得匆忙且焦急。

「上車!」

徐欣二話不說,直接把他拽上了一輛黑色轎車。

「什麼情況?」

江羽一頭霧水。

「你不是想當溫總的保鏢嗎,正好我們現在有點急事,需要你幫忙。」

司機轉過頭,皺眉道:「徐秘書,這人靠譜嗎,對方可是黑虎堂的人。」

徐欣道:「帶他去只是撐撐場面。」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溫總被黑虎堂的堵了。」

途中,江羽詢問得知,徐欣他們公司和一個叫何慶元的有競爭關係,但是何慶元這個人手段卑劣。

當初阻止他們簽約失敗,就找了天雲市黑虎堂的人堵了溫總,索要三百萬。

「這都算是綁架了,直接報警啊!」

「哪有那麼簡單!」徐欣說道,「黑虎堂能在天雲市生存下來,可不會這麼容易讓人抓到把柄,具體的情況,我也得等去了才知道。」

十分鐘後,他們來到一家會所,徑直上了頂樓。

「一會兒你別說話,我會想辦法跟靳虎周旋。」

靳虎就是黑虎堂的話事人,為人心狠手辣,在道上很有名氣。

徐欣很是忐忑,因為靳虎要三百萬,他只帶來了一百萬。

電梯打開,走廊里八個紋身青年分裂兩旁,虎視眈眈的看着他們。

徐欣咕嚕一聲吞了口唾沫,很緊張。

「喲,陣勢不小嘛!」

江羽戲謔一聲,徑直朝前面的房間走去。

徐欣擦了擦冷汗,追上他,再一次提醒:「記住,一會兒別亂說話,要是惹惱了靳虎,可就不是一百萬能解決的了!」

房間里大概有十二個人,為首一人身材魁梧宛若猛虎,嘴裏叼着一根雪茄,小弟們在他身後一字排開。

他便是黑虎堂話事人靳虎。

溫亦歡就坐在靳虎旁邊,沒有受傷,樣子也還算鎮定,在她面前的茶几上鋪着一張紅布,紅布上面是一堆碎瓷片。

溫亦歡看到江羽的時候倒是很詫異,沒想到他會跟着徐欣一起來。

「錢帶來了?」

靳虎的聲音很低沉,氣場很強。

「帶來了。」

徐欣拍了拍自己的手提箱。

靳虎笑了笑,看着滿臉氣氛的溫總:「溫總你別生氣,你撞碎的,可是我花高價從朋友那裡買來的元代青花瓷,要你三百萬,可真是一分也沒多坑你。」

「靳虎,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耍什麼把戲,就你這堆破爛,能值三百萬?」

「值,當然值!」

江羽突然走上前去,悠悠說道,「看樣子這還是見元代的青花釉里紅,虎哥要價三百萬,可真是太良心了!」

徐欣當場傻眼,差點破口大罵,你到底哪一頭的

《江羽與溫亦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