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建漢:沒有穿越,我就是劉邦
建漢:沒有穿越,我就是劉邦 連載中

建漢:沒有穿越,我就是劉邦

來源:google 作者:風雷激蕩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劉邦 呂雉

我不是穿越者,我是實實在在的劉邦,生活在兩千多年前,打過架,賒過賬,還有一群氓流在身旁都說時勢造英雄,卻忘記了英雄也能創時勢不要小瞧草根平民,只要心中有夢想,再加上渾身的膽量,附帶那一丟丟的運氣,平民也能創造輝煌且看我劉邦的霸業宏圖的號角,如何吹響?展開

《建漢:沒有穿越,我就是劉邦》章節試讀:

「哇,哇,哇……」接連不斷的嬰啼聲從一間小屋裡傳出,這是戰國時代楚地特有的一種小屋:底築木欄

房子里熱氣騰騰,幾個女眷忙得滿頭大汗,遞水的遞水,遞麻布的遞麻布。

一個上年紀的老婦手捧着一個渾身通紅、皺巴巴的嬰兒,欣喜地喊:

「劉爺,恭喜,又是一個有把把的。」

話還未落,她又狂叫:

「哎呀呀,這小子怎麼長這個樣子啊?劉爺,你快來看看啊!」

屋外的劉義聽了,趕緊跑進來觀看,見這個孩子瘦小模樣,額頭突出,雙目緊閉,兩腮圓鼓。

這都不算啥,最刺眼的是左大腿外側,布滿黑痣,星星點點,十分難看。

劉義不由得想起3年前,那個已經夭折的兒子劉叔,也是怪異相貌,頭頂隆起兩個突起,好似一對犄角,那個兒子出生後,也把所有見過的人嚇一跳,有人說是天生異相,必有大貴之命,有人卻說此子怪異,必有大殃之災,眾說紛紜,莫衷一事。

劉義那時寧願相信前面一種說法,希望自己的三兒真如別人說的,能有大富大貴的命運。

做父母的,不想沾兒女什麼光,只希望兒女能夠過得比自己強就好。

事與願違,好運沒到,災運降臨。

劉叔活到3歲時,一場令人束手無策的疾病,把他永遠帶走,人到中年,遭遇愛子早夭,劉義再也不信什麼「天運福相」的說法。

如今,四兒劉季又是一副怪樣子,又是兩派人兩種說法,有說是災異的,有說是福相的,劉義覺得十分好笑,「鬼扯去吧,你們這些人。」

「孩兒他娘,不要理他們,他們是閑扯淡,不念叼馴人,他們會憋得慌。」

劉呂氏還在月子中,卻早已下地幹活了,這個家的婦女都是吃苦耐勞型的,婆婆如此,老大媳婦兒也是這樣,才15歲的模樣,就已經是幹活的好把式。

老劉家原本挺窮的,楚幽王三年,也就是在對秦魏的防禦戰中,劉義被徵召入伍,他做戰異常勇敢,因為他害怕楚國一旦滅亡,他會失去擁有的幾塊薄田,那是他賴以生存的基礎。

有國才有家,雖然劉義大字不識幾個,但是一些天然的質樸道理,他還是懂得的。

更何況窮苦人真的輸不起,他們沒有可以墊上去的實力,失去手中的陋室、薄田,就是真要命的事兒。

劉義為了自己的利益,也要殊死戰鬥,戰後,他得到了楚幽王的撫恤與獎勵,他的土地增加到二十五畝,同時,從一個只有姓,沒有正式名字的貧民,躍升為富農,並被賜名「劉義」,名字含義不言自明。

授田的那一天,劉義笨嘴笨舌地連喊了幾次「謝我王恩」,就再也說不出別的。

劉義覺察到楚王的神情並不興奮,是他覺得這場仗取得的勝利不值一提?還是存在別的原因?

劉義只是一介平民,他猜不透高坐台陛之上的國王心裏的所思所想。

新田到手,劉義再也不用像鄉親們那樣為生計發愁,這才是令他倍感欣喜的。

庄稼人,手中有地心裏不慌,他把這些賞賜的田地視為寶貝,為了省錢,他寧可領着媳婦兒,帶着長子劉伯兩口子,次子劉仲下地幹活,也不願意去雇請幫工。

時間如電,一晃又過去了這麼多年,如今,劉家又添一個男孩兒,劉義心中非常高興,外人傳得沸沸揚揚的小男孩劉季的狀貌問題,劉義覺得那都不是事兒。

「自古貧富由天定」,想那麼多幹嘛呢?

什麼大貴之相,什麼大災之狀,那是虛幻的東西,眼前劉義只想和媳婦兒一起,把這個孩子劉季養大,家裡又多了一個幫手,「轟隆隆」地,劉家有這麼多兒子,看誰還敢欺負咱?蔑視咱?

將來再給劉仲、劉季他們各娶一個媳婦兒,子生孫,孫再生子,哈哈,劉家香火永續不斷,開枝散葉,成為大族,我劉義就成為立族的先祖,永受後代香火供奉。

只是眼前還有一件事情,令劉義很困擾,小劉季腿上只有27顆小黑痣,卻被那個接生婆傳成72顆痣,其他鄉親還真相信了,一傳十,十傳百,四鄰八鄉的人全都信了。

有些無聊的人甚至跑來看熱鬧,打着探望的名義,想方設法瞅瞅小劉季,攢點八卦的談資,好四處渲染吹牛。

「三人成虎」,真的是一點兒不假,這個世界上懂得獨立思考的人太少了,大多數都是人云亦云,隨大溜而已。

72顆痣?他們也不想想,一個小娃子,那麼一個小身軀,短細的小腿,怎麼可能長那麼多的痣?

算了,嘴長他們身上,願意咋說就咋說吧。

每天下地回來,劉義都會抱着劉義看半天,他不指望這個兒子能有多少大作為,也許是幼子的原因,他對劉季特別疼愛。

「小子,快點兒長大,爹把莊稼手藝傳給你,有了土地有了丁口,咱就有飯吃喲!不求大富大貴,只求咱們全家平平安安,有餘糧在手就好啊!」

小劉季眨着不大的雙眼,只知道咧着嘴笑,他不知道抱着自己的是將來的太上皇,他更不知道自己會成為一代開國高祖。

世事弄人,造化啊,小劉季當然更不知道,此時還有一個比他僅僅大三歲的小男孩兒,正在數千里外,太行山一帶的趙國受苦受難。這個男孩堅強地活下來了,他也影響到小劉季的人生,如果沒有這個叫嬴政的小男孩,劉季一輩子都將是一個農民,確切地說是「一個混混」。

對,確實是混混,混得老爹劉義在未來的四十八年里既抓狂又失望,一次又一次苦口婆心地勸劉季「改邪歸正」,一次又一次地替他擔驚受怕,秦法嚴酷,劉義總是擔心兒子喪命,又擔心全家人會受到「連坐」之刑。

劉義更沒有想到,自己的這個「混混」兒子沒事找事,拉起隊伍去造反,推翻了秦朝又與項羽搞對抗,差點自己與老伴兒、女兒都被熬成湯。

沒有想到的事情太多了,出乎意料,難以預測,總有意外發生,這也許就是人生吧!

《建漢:沒有穿越,我就是劉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