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
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 連載中

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

來源:外網 作者:雲傾北冥夜煊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雲傾北冥夜煊 都市言情

重生前,雲傾被渣男賤女聯手背叛,他們害她母,污她名,謀她財,害她眾叛親離,家破人亡,香消玉殞!再次睜眼,她再也不是那個軟弱可欺的名門千金,一躍開啟懟天日地撕渣男的復仇生涯。白蓮花姐姐被盤到跪地求饒,「妹妹,我知道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雲大佬坐姿優雅,笑的極美極惡,「玩不玩你,怎麼玩你,看我心情。」前任未婚夫悔恨求婚,「傾傾,嫁給我,我會對你好一輩子!」雲傾抖手,提刀,用盡全身力氣,對準渣男劈了過去,「滾!」他是天底下所有女人都瘋狂想嫁的總裁梟少,俊美冷酷,強勢狠厲,不近女色,卻獨獨將那朵跌落神壇、聲名狼藉的惡女嬌花,捧在手心,時時嬌慣。「乖一點,嗯?」展開

《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章節試讀:

雖然她已經領證了,但在道義上,雲傾跟陸承,還是未婚夫妻的關係。  這個尊貴的男人,現在嚴格意義上算起來,還是個第三者……

雲傾唇角露出一絲輕笑,「我不會讓任何麻煩驚擾到你。」

難得有人不計較雲傾的聲名狼藉,跟她領證,她自然不能因為自身的過失,讓對方受到牽連。

北冥夜煊聽到她如此涇渭分明的話語,手指頓了下,不動聲色地掩去眼底的危險暗芒。

他的新婚小妻子,明顯是將這兩人的婚姻,當成了一樁明碼標價的交易。

或者說是報復雲家和陸家的工具。

但……

事實真的能如她所願嗎?

***

是夜。

雲城最大的慈善拍賣會現場。

雲傾坐在二樓貴賓間里,饒有興趣地看着樓下的場景。

她過去二十年雖然生活的還算不錯,但也有不好的地方。

最大的不如意,便是先天不足,身體孱弱。

如若不然,依照她冷酷狠絕的性情,也不會去當指揮官,早就親自去衝鋒陷陣了。

鑒於身體和身份的原因,雲傾很少會出現在這麼熱鬧的社交場合中。

拍賣會更是第一次來。

北冥夜煊見她懶洋洋地趴在窗台上,心情極好的樣子,眸色微暗。

雲傾很快就發現了讓她感興趣的東西。

她在底下坐着的人群中,看到了雲千柔與陸承。

這兩個人,之前為了博美名,大庭廣眾之下,還會收斂一些,自從發生了退婚事件之後,兩個人完全就是無所顧忌地出現在同一場合。

不止不會被罵渣男小三,反而收穫了一大批讚美祝福的聲音。

雲傾捧着杯子喝茶,眼底掠過冷意,想來是她上午教訓的太過了,陸承帶着雲千柔專門來這裡散心的。

雲傾忽然似想到了什麼,回過頭,對上了北冥夜煊的眼睛。

對方也正在看着她,視線深的似乎是想要看穿她整個人。

雲傾直視着他,緩緩地說,「我要整雲家和陸家,甚至可能會整到他們家破人亡。」

北冥夜煊身份成謎。

但就雲傾所看到的,這個男人的一言一行,都帶着上位者的冷酷與尊貴。

那麼大的英皇集團,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就送給了她當聘禮。

擁有這樣氣場與魄力的人物,絕對不會追究傳統意義上的對錯是非。

但有些事情,還是要提前說清楚。

畢竟,沒有人知道真正的雲傾已經死了,陸承欠了她一條命。

而雲家,又是雲傾的家,裏面都是她的親人。

她的報復,在旁人眼裡,絕對屬於心狠手辣,大逆不道。

北冥夜煊眉頭皺了皺,「你想做什麼,就放手去做,雲城之內,你什麼都不用怕。」

雲傾立刻就笑了,雖然覺得沒什麼必要,但還是鄭重地解釋了一遍,「我跟陸承,沒有任何關係。」

跟陸承有關係的那個雲傾,已經被他親手殺死了。

北冥夜煊看着她一臉認真的樣子,眼中的黑暗忽然就消失了。

他微微傾身,靠的與她近了一下,溫柔地說,「我知道。」

即便有,他也會徹底斷了他們之間的關係。

雲傾目光微凝。

似乎沒想到,北冥夜煊會這麼信任她。

放在任何一個男人,似乎都不應該如此輕而易舉地相信她的話才是……

畢竟之前的雲傾,愛陸承真的愛的死去活來,做了那麼多出格的舉動。

雲傾一想起,便為那個女孩,感到心痛和不值。

北冥夜煊抬手,摸了摸她的頭髮,不動神色地摟住纖細的腰,直視她的眼睛,聲音帶着蠱惑鼓勵的意味,「五天後,要光芒四射地去,告訴那兩個玩意兒,沒了他們,你會活的比任何人都好。」

雲傾再次怔住。

她忽然笑了起來,抬手拂過他精緻的眉眼,感激地笑了一下,「我會的。」

恰巧此時,台上放出了今晚慈善拍賣會的最後一件拍賣品。

那是一顆極為罕見的翠青色鑽石,完美若星辰,透着寒涼尊貴的味道。

在這顆鑽石出現那一刻,現場氣氛瞬間緊張了不少。

眾所周知,青色的寶石本就少見,更何況還是這麼大一顆,七彩石中,粉色可愛活潑,紅色大氣雍容,青色最為低調尊貴。

最主要的是,它實在是太罕見了,獨一無二,絕對不會有遇到同款的尷尬。

女人們扯着身邊男人的袖子,期待又火熱的眼神,黏在上面,幾乎捨不得挪開。

主持人介紹,「這顆寶石是三年前賭石大賽冠軍開出來的寶石,幾百年難得一遇,還未曾有過主人,屬於無價之寶,底價八百萬!」

八百萬,這對於雲城最頂級的一批富豪來說,並不算什麼。

尤其是帶了女伴的,也樂意出出風頭。

當即就有人舉牌。

「一千萬!」

「一千二百萬!」

「一千五百萬!」

價格喊到abc 萬的時候,基本只有幾個人還在堅持。

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會花幾千萬去買一顆鑽石,也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值得男人一擲千金。

在一片女子的抱怨聲中,陸承面色高傲地開了口,語氣透着一股志在必得的味道,「五千萬!」

眾人抬頭望去,見是陸氏的總裁,幾個少有的還在開口的,頓時也歇了爭奪的心思。

女人們羨慕又嫉妒地盯着坐在他身邊,一派溫婉美麗的雲千柔,竊竊私語。

「雲千柔可真好命,明明是個私生女,卻被陸家大少爺當成寶……」

「也怪那雲傾實在太作死了,有未婚夫,竟然敢跟那麼多男人有-染……」

「對呀,我要是陸承,有那麼個恬不知恥的未婚妻,我也會選才華橫溢的雲千柔。」

雲千柔感受着無數道羨慕嫉妒的視線,虛榮心得到了巨大的滿足,挽着陸承的胳膊,臉上一片喜悅與柔弱。

就算她搶了光明正大以小三女兒的身份,搶了雲傾的未婚夫又怎麼樣?

她現在得到的,可全部都是羨慕與祝福。

雲傾想跟她斗,還差的遠!

「cwana五千萬一次!五千萬兩次,五千萬三――」

就在所有人以為事情塵埃落定之後,忽然一道低沉魅惑聲音,橫空降下。

「五億!」

眾人一驚。

反應過來後,以為自己耳朵出錯了。

五億?

買一顆鑽石……

幾秒鐘的寂靜之後,轟的一聲――

現場氣氛爆炸了。

一行人集體抬頭,錯楞地循着聲音朝着二樓望去。

就見二樓貴賓間的欄杆處,搭着一隻修長透白的手,男人的手,透着一股尊貴強勢的味道。

透過欄杆縫隙,隱約可以看到一道黑色的身影坐在沙發上,雖然看不清容顏,但那身尊貴凜然的氣場,隔着這麼遠,都壓得人喘不過氣。

靠着男人的位置上,還坐着另外一抹纖細美麗的倩影……

女人們面露瘋狂與痴迷,怔怔地盯着那道身影,心臟狂跳,紛紛猜測他的身份。

要知道,今天他們來的時候,拍賣會說是二樓貴賓間被封了,不得進入。

他們剛才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此刻全明白了。

竟然能讓雲城最富有的一批大人物為他一個人讓讓道清場,這男人,身份得有多尊貴?

《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