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百度閱 雲傾北冥夜煊
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百度閱 雲傾北冥夜煊 連載中

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百度閱 雲傾北冥夜煊

來源:外網 作者:雲傾北冥夜煊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雲傾北冥夜煊 其他類型

重生前,雲傾被渣男賤女聯手背叛,他們害她母,污她名,謀她財,害她眾叛親離,家破人亡,香消玉殞!再次睜眼,她再也不是那個軟弱可欺的名門千金,一躍開啟懟天日地撕渣男的復仇生涯。白蓮花姐姐被盤到跪地求饒,「妹妹,我知道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雲大佬坐姿優雅,笑的極美極惡,「玩不玩你,怎麼玩你,看我心情。」前任未婚夫悔恨求婚,「傾傾,嫁給我,我會對你好一輩子!」雲傾抖手,提刀,用盡全身力氣,對準渣男劈了過去,「滾!」他是天底下所有女人都瘋狂想嫁的總裁梟少,俊美冷酷,強勢狠厲,不近女色,卻獨獨將那朵跌落神壇、聲名狼藉的惡女嬌花,捧在手心,時時嬌慣。「乖一點,嗯?」展開

《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百度閱 雲傾北冥夜煊》章節試讀:

雲傾作為女人,還是尊貴的大小姐,自幼深受的教養,是不允許爆粗口的,但如今她是雲城的雲傾,倒是可以過把嘴癮。

罵人的滋味還真挺………爽!

陸承臉色陡然僵硬。

雲千柔臉色更家白了,身體也搖搖欲墜的,似乎要暈過去,哀戚得倒在陸承懷裡,泫然欲泣道:「妹妹,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將那些照片曝光的……」

提到照片,陸承臉色難看起來,看雲傾的眼神再次帶上了厭惡,「千柔,你不必自責,她這種女人,會有今天的下場,完全是咎由自取。」

雲傾唇角勾了一下,臉上完全看不出任何心虛愧疚的表情。

她居高臨下地俯視着陸承,冷冷一笑,「身為一個男人,你怎麼可以爛到這個地步呢?」

陸承已經完全不能用爛來形容了。

之前的雲傾,那麼喜歡他,將他當成灰白生命中的救贖。

可就是這麼一個男人,聯合著害死她母親、毀滅她的家、霸佔她身份的小三女兒,不止害的她身敗名裂,還害的她失去了生命。

對於陸承和雲千柔,她勢必是要搞死這對狗男女的!

陸承臉色頓時暴怒地扭曲起來,「雲傾,你簡直不要臉!」

「我不要臉,可我生的美,可比你抱在懷裡的雲千柔好看多了。」雲傾掃了一眼雲千柔,燦然一笑,眉眼間滿是倨傲,「無論是出身,還是容貌,跟我比,雲千柔都是地上的泥巴。」

雲千柔臉上的柔弱表情,險些維持不住。

她警惕又意外地看着面前的雲傾,總覺得這個妹妹,今天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她仔細地端詳了許久,雖然換了一身衣服,卸掉了那些難看的妝容,但她的確是雲傾。

若不是這個賤人這張臉生的太過美貌,她怎麼會聯合陸琪算計她?

只是沒想到,一場失敗的結婚宴,反而讓她開了開了竅,不再如之前那般愚蠢。

雲傾自然看出了雲千柔的心思,只是不屑地笑了一聲。

雲傾可一點兒都不蠢。

她甚至是個很聰明的女孩。

之所以會被雲千柔和陸琪算計,只是因為,她實在是太喜歡陸承了。

只要是那個男人喜歡的,無論多麼不符合常理,她都會去做。

可惜這個渣男,辜負了這麼好的女孩。

雲傾拍了拍心口的位置,安撫了一下有些難過的心臟,再懶得多看這三個人一眼,抬步往樓上走。

在場三個人,目送着雲傾就這樣輕描淡寫地走了,好似完全沒有將他們放在心上一樣,集體扭曲了臉。

雲傾回到了房間。

自從上任雲夫人死後,雲傾在雲家就沒有了絲毫溫暖可言。

她的房間,風格冷清又孤寂,完全看不出一絲溫情味。

雲傾微微一嘆,心底升起一絲憐愛。

她將窗帘掛起來,打開窗戶,讓陽光照進來,驅散了一地冰冷。

然後,雲傾四處看了一圈,走到書桌前,拉開了抽屜。

她對雲家並無眷戀,之所以走這一趟,是因為之前的雲傾,有些很重要的東西,落在了雲家。

雲傾在抽屜里仔仔細細地找了一圈,卻什麼都沒找到。

她眼中冷光一閃,沒有廢多餘的功夫,踩着高跟鞋走了出去。

樓下大廳里。

雲夫人正在幫雲千柔的手上藥。

母女兩個臉色都十分難看。

陸承坐在一邊,眉頭緊擰,雖然是在跟雲千柔說話,但眼神總是不自覺地往樓上看。

雲千柔看着陸承心不在焉的樣子,咬了咬嘴唇,低下頭,「陸承哥哥,我……好難過……」

陸承柔聲問,「怎麼了?」

「我知道是我和媽媽不好,破壞了妹妹的家,可是……」雲千柔難過地低下頭,依偎進他懷裡,哀哀哭泣着,「出生這種事情,不是人能選的,如果有可能,我也不想傷害任何人,妹妹就這樣當眾罵我是小三生的孩子……」

陸承抱着她,冷哼一聲,「她那樣的人說的話,你別放在心上。」

雲千柔看着身後樓梯上,正走下來的雲傾,嘴唇勾起一絲笑容。

往常雲傾看到陸承對她呵護備至的樣子,表情既痛苦又隱忍,明明痛苦難過的要死,卻不得不強顏歡笑,唯恐陸承更加厭棄她。

只要她手上握着陸承,十個雲傾,都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她總能利用陸承,將雲傾傷的遍體鱗傷。

雲千柔自信滿滿地,等着看雲傾露出痛苦隱忍的表情,可是這一次,她失望了。

雲傾從樓梯上走下來,別說傷心,看都沒看陸承一眼。

她漆黑的雙眼,冷冰冰的盯着她,攜帶着一股驚天的怒火。

雲千柔莫名瑟縮了一下,這賤人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不止膽子大了不少,看那模樣,竟然連陸承都徹底厭惡了的感覺……

陸承聽到腳步聲,下意識推開雲千柔,轉頭看去。

就見雲傾已經走到了近處,雙眼冰冷地盯着雲千柔,語氣充滿了冷意,「我房間抽屜里的劇本,交出來!」

雲千柔眼底飛快地閃過一絲什麼,面色柔弱地問,「妹妹,你在說什麼?什麼劇本?我根本沒看到劇本……」

她一邊說,一邊轉頭問沙發上的雲夫人,聲音疑惑,「媽,你看到妹妹房間里的劇本了嗎?是不是阿姨打掃房間的時候,給弄沒了?」

雲夫人憤怒地說,「什麼劇本?她就是個草包,每次考試都是倒數第一的成績,說她會寫劇本,有人信嗎?而且她的東西不見了,卻來給你要,分明就是故意污衊你!」

雲傾深吸一口氣,壓下心底的憤怒。

這對母女,害死雲傾的母親,搶了雲傾的家,搶了她的未婚夫還不夠,連她最後的夢想都要搶……

雲千柔慌忙說,「媽,你別這樣說,妹妹,你的劇本是什麼樣的?姐姐馬上就幫你找……」

雲千柔說著,連忙站起來,快步朝着雲傾走過去,嘴上說著安慰的話,卻在陸承看不到的角度里,嬌笑着,用嘴型對雲傾說,「賤人,你的劇本我拿了,你又能怎麼樣?」

雲傾驟然抬手,狠狠一個巴掌括在她臉上。

她用了全身所有的力氣,「啪」的一聲清亮的響聲之後――

《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百度閱 雲傾北冥夜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