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久違一遇
久違一遇 連載中

久違一遇

來源:google 作者:唐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禎 唐嘉 現代言情

我出了一身虛汗,無力地拍打着他彷彿又被拖回那段黑暗的日子絕望地凝視着這個炫彩斑斕的世界,與他們格格不入「傅禎,能不能放了我?」我在無聲地墜落,狠狠撞入井底大概是痛的但是我感受不到了展開

《久違一遇》章節試讀:

傅禎就透過鏡子,幽深的視線肆無忌憚打量着我的身體。
我閉上了眼,渾身微微發著抖,還有誰能比你更別有居心?
傅禎輕笑一聲,吻在我耳邊,今晚跟我回去,好不好?
滾——他無情地堵住了我嘴,肆意壓榨我肺里的氧氣。
血液在酒精的作用下,像燒沸了的岩漿,瘋狂地在身體里衝撞。
光線模糊成團,水滴像隔了一層膜。
一下一下,如同滴在心上的硫酸。
讓人痛不欲生。
我出了一身虛汗,無力地拍打着他。
彷彿又被拖回那段黑暗的日子。
絕望地凝視着這個炫彩斑斕的世界,與他們格格不入。
傅禎,能不能放了我?
我在無聲地墜落,狠狠撞入井底。
大概是痛的。
但是我感受不到了。
唐嘉!
傅禎在喊我。
不再是那種恨不得我去死的眼神。
他慌了。
以至於我分不清,眼前的人,到底是年輕時候的他,還是現在的他。
我說:傅禎,我再也不想看見你了。
這場高燒來勢洶洶。
我意識混沌,渾身痛得要死,縮在被窩裡不停地打擺子。
窗外北風呼嘯,迷迷糊糊中,我夢到了當年。
我趴在傅禎的背上,問:傅禎,如果我死了怎麼辦啊?
他背着我穩穩向前走,輕聲哄我:別瞎說,只是發燒而已,打完針就好了。
喂,你的生活費夠用嗎?
打針很貴的。
沒關係。
怎麼會沒關係,你打了幾份工啊?
傅禎沒有回答,他把我放在護士站,蹲在我面前,認真地說:只要你平平安安的,我怎麼樣都沒關係。
我縮在厚厚的羽絨服里,糾結道:等爸爸媽媽不吵架了,我就跟他們要生活費還你。
傅禎摸了摸我的頭髮,眼神溫柔,相信我,我們以後會有錢的。
可是我並沒有像他希望的那樣,平平安安。
傅禎去外省參加競賽的那晚,我回家時,推開了爸媽的卧室。
爸爸把另一個女人護在懷裡。
我光鮮亮麗的人生從那時候開始崩潰。
隨之而來爸媽劇烈的爭吵,爸爸不告而別,唐家債台高築。
某個深夜,那群討債的中年男人上門。
頭頂搖曳的燈,男人興奮的叫囂,皮膚的鈍痛和噁心的觸感,以及媽媽撕心裂肺的怒罵,混雜成一鍋漿糊,在腦子裡奔騰翻湧。
鏡頭像按下了快進鍵。
媽媽被債主們逼死在浴缸里。
小秋髮現了衣不蔽體的我,帶我去了遙遠的南城。
一個陰雨天,我蜷縮在醫院的角落裡,穿着孝服,神情潦草。
她有家族遺傳性的抑鬱症,還有親人嗎?
小秋擔憂地望着我,還有個男朋友,在外地參加競賽。
通知他過來吧。
醫生的話,混雜着一些專業術語,她現在自殺傾向明顯,治療難度很大,幾年之內,都離不開人,家屬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
那時候我的精神狀態,已經沒法支撐我去報警取證討回公道了。
我和小秋,就像兩個喪家之犬。
丟盔卸甲逃離了從小生活過的地方。
同一天,競賽的獲獎名單上,傅禎的名字是第一個。
他拿到了出國名額。

《久違一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