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絕世小撩精,腹黑王爺把持不住了
絕世小撩精,腹黑王爺把持不住了 連載中

絕世小撩精,腹黑王爺把持不住了

來源:google 作者:林羽夕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尹宸翊 阮璃洛

【腹黑王爺小撩精王妃雙潔穿越權謀種田先婚後愛】阮小小怎麼也想不到她居然被美容院的水晶琉璃吊燈砸死了,更讓她意想不到的是她丫的居然直接穿越成了一個被庶母養成「廢柴」的將軍府嫡女……「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茲將軍府嫡女阮璃洛端方有禮,蕙質蘭心,深得朕心,特賜於賢王尹宸翊為正妻,兩月後完婚,欽此」宣旨的公公話音剛落,只見阮璃洛滿面春風地道了一句「臣女領旨,謝陛下」後恭恭敬敬地接過了聖旨……「王爺,宮裡來人傳旨,陛下給您賜婚了,阮將軍的嫡女阮璃洛」「哦?他就不怕那女人有命嫁沒命回嗎?」尹宸翊慵懶地倚在軟塌上聽着追風稟報的消息,嘴角噙上了一抹邪魅的笑展開

《絕世小撩精,腹黑王爺把持不住了》章節試讀:

還真是個斤斤計較的男人。

望着男人先一步踏進王府的背影,阮璃洛在心裏忍不住吐槽道。

阮璃洛亦步亦趨得跟在尹宸翊身後,總算是混進了雍王府。

不過——

總跟着這男人,還怎麼做壞事呀?

於是,阮璃洛趁着幾位大臣上前向賢王行禮的時候,便偷偷地溜走了。

尹宸翊用眼角餘光淡淡地掃了一眼身後偷偷溜走的人兒,卻並未阻攔。

他不動聲色地睨了追風一眼,追風便立即心領神會。

追風向尹宸翊頷首示意後,便朝着阮璃洛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阮璃洛一個人在偌大的雍王府里瞎轉悠,不一會兒就迷了路。

該死的阮璃沫到底住哪間屋子呀?

恰巧此時,迎面走來一位端着茶水的侍女。

「這位漂亮姐姐,小生這廂有禮了。」

阮璃洛將人攔下,粗着嗓子故意模仿着男人的聲音說話。

「請問公子有何貴幹?」

侍女有些嬌羞地低下了頭,欠了欠身子向阮璃洛行了個禮。

「姐姐好,在下是阮側妃的表哥,今日特地前來給側妃道喜,不曾想這王府太大,一時之間竟迷了路。勞煩姐姐給在下指個路,可好?」

阮璃洛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還時不時地對着小丫鬟暗送秋波。

惹得小丫鬟心潮澎湃,當即就答應了下來。

「不知公子想要去往何處?奴婢願為公子帶路。」

「來王府前,在下的姨母也就是側妃的娘親,特意交代了一些話要單獨叮囑側妃。所以在下想去側妃的卧房將姨母的話告知於她,不知姑娘可否行個方便為在下帶路?」

「這……新婦嫁娶之日不宜見外男,公子的請求恐怕……」

「在下可不是什麼外男,我自小便與側妃一同長大,與她親密無間。今日也不過是想再與她說些體己話,還望姑娘行個方便。」

說罷,阮璃洛將事先準備好的一小錠銀子塞給了小丫鬟。

「既然如此,那……公子便隨我來吧!」

小丫鬟故作為難地猶豫了一會兒,便爽快地為阮璃洛帶路。

阮璃洛偷偷地摸了摸懷裡的「寶貝」,心想這東西可不能弄丟了。

她跟在小丫鬟身後向阮璃沫所在的院子走去。

春熙苑。

阮璃洛抬頭看了一眼院牆上的牌匾,這麼好聽的名字,倒是便宜了阮璃沫。

「到了,進了春熙苑後,一路走到底,最中間的主屋便是側妃的卧房了。」

「多謝香霖姑娘。」

來春熙苑的這一路上,阮璃洛也沒閑着,不僅知道了小丫鬟的名字,還從她嘴裏套出了不少關於王府的事情。

到底是個伺候人的小丫頭,知道的也不過是一些無關緊要的雜事,大多是一些王府里的八卦。

「公子不必客氣,香霖先行告退。」

待香霖離開後,阮璃洛躡手躡腳地摸進了春熙苑。

環顧四周,四下無人。

想必此時所有的丫鬟僕人都在前廳伺候,後院反倒是空無一人。

透着紗窗,阮璃洛往主屋內瞧了一眼,第一時間並未瞧見阮璃沫。

阮璃洛大着膽子走了進去。

阮璃沫此時蓋着一個綉着龍鳳呈祥的紅蓋頭,正端坐在內室的紫檀荷花紋床上。

阮璃洛推開了內室的房門。

吱呀一聲,引起了坐在床上的人兒的注意。

「是誰?」

阮璃沫有些忐忑不安地開口詢問。

她正欲將蓋頭掀開一探究竟,卻被人伸手阻止了她掀蓋頭的動作。

阮璃洛夾着嗓子緩緩啟口。

「側妃無需害怕,奴婢香霖是王爺的貼身侍女,王爺唯恐側妃一人在室內會有些許孤寂,便派奴婢前來詢問側妃是否有什麼吩咐?」

未等阮璃沫開口,「香霖」繼續說道。

「只是剛剛側妃欲掀蓋頭的動作萬萬不可再做,這可是對皇室的大不敬,這蓋頭唯有王爺可掀得。請側妃切記!」

阮璃沫聞言,剛想出口訓斥這不知禮數的丫鬟。

卻突然想起出嫁之前,李氏曾多次囑咐她能忍則忍,切不可一時逞口舌之快,得罪了小人。

阮璃沫忍氣吞聲,憋了半晌才終於咬牙切齒地吐出了幾個字。

「多謝香霖姑娘提醒。」

「側妃不必氣惱,香霖是受李夫人之託,特來給側妃送一件寶物。」

「香霖」話鋒一轉,稍稍安撫着阮璃沫。

「我娘?竟是她派你來的?」

「回側妃的話,是,李夫人讓奴婢給您送一件流光蟬衣。」

阮璃沫接過所謂的「流光蟬衣」,低頭瞥了一眼。

「這是做什麼用的?」

「回側妃,李夫人交代了,這是閨房致勝的法寶,說是您只需在晚上與王爺洞房花燭之時,換上這流光蟬衣,王爺定會……」

「香霖」聞言偷笑了一聲,故作嬌羞地說道,說到關鍵之處,還故意不再說下去,引得阮璃沫陷入一陣遐想。

「這衣裳有何特別之處?」

阮璃沫有些不解地問道。

呵——

有什麼特別之處?

那可太特別啦!

這衣裳可是她專門為阮璃沫定製的「痒痒衣」。

這蟬衣裏面已經被她灑滿了利用搜索引擎學來的「痒痒粉」。

表面看起來與尋常裡衣無異,只有穿上它的人才能體會到它的「特別」。

「回側妃的話,這流光蟬衣的特別之處便是它一到晚上便會閃閃發光,側妃今夜侍寢時只着一件流光蟬衣即可,定會為王爺和側妃的**一刻增加一絲情趣。」

阮璃洛夾着嗓子「畢恭畢敬」地答道。

「如此甚好,還是娘一心為我着想,煩請香霖姑娘代為轉告我娘,就說今晚璃沫一定好好努力,不負所望。」

阮璃沫隨手將頭上的蝴蝶金釵拔下,塞給了阮璃洛。

阮璃洛接過阮璃沫的打賞,莞爾一笑,「謝側妃,奴婢這就去給側妃傳話,奴婢先行告退。」

她微微屈身,裝模作樣地向阮璃沫行了禮便悄然離去。

前腳剛走出春熙苑,阮璃洛便忍不住倚着牆角捧腹大笑。

一想到今晚阮璃沫會在床上把自己撓得一塌糊塗的樣子,她就笑得合不攏嘴。

不知道阮璃沫癢成那副德行的時候,這雍王會不會惡趣味地繼續強行和她洞房花燭呢?

她可真是太期待今夜的到來了。

《絕世小撩精,腹黑王爺把持不住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