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狂人日記句式
狂人日記句式 連載中

狂人日記句式

來源:google 作者:巫娜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康有為 現代言情 魯四

《狂人日記》那種句式可不是文言到白話的痕迹……文言到白話的痕迹在於文言語法與白話詞語的磨合,而不是那種句式《狂人日記》句式的特點就是短而促,快而有力,思維不斷蛙跳式前進,像腦子好的人發癲,嗵嗵嗵蹦着展開

《狂人日記句式》章節試讀:

的話,什麼「君子固窮」,什麼「者乎」之類,引得眾人都鬨笑起來: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而《祝福》里,敘述者是一個回鄉的年輕讀書人。
他敘述時的關注點又與店小二是不一樣的。
舊曆的年底畢竟最像年底,村鎮上不必說,就在天空中也顯出將到新年的氣象來。
灰白色的沉重的晚雲中間時時發出閃光,接着一聲鈍響,是送灶的爆竹;近處燃放的可就更強烈了,震耳的大音還沒有息,空氣里已經散滿了幽微的火藥香。
我是正在這一夜回到我的故鄉魯鎮的。
雖說故鄉,然而已沒有家,所以只得暫寓在魯四老爺的宅子里。
他是我的本家,比我長一輩,應該稱之曰「四叔」,是一個講理學的老監生。
他比先前並沒有什麼大改變,單是老了些,但也還末留鬍子,一見面是寒暄,寒暄之後說我「胖了」,說我「胖了」之後即大罵其新黨。
但我知道,這並非借題在罵我:因為他所罵的還是康有為。
但是,談話是總不投機的了,於是不多久,我便一個人剩在書房裡。
對於場景的描寫則充滿大量感性觀察和豐富的心理活動,主人公的敘述是反思、自省的:況且,一直到昨天遇見祥林嫂的事,也就使我不能安住。
那是下午,我到鎮的東頭訪過一個朋友,走出來,就在河邊遇見她;而且見她瞪着的眼睛的視線,就知道明明是向我走來的。
我這回在魯鎮所見的人們中,改變之大,可以說無過於她的了:五年前的花白的頭髮,即今已經全白,全不像四十上下的人;臉上瘦削不堪,黃中帶黑,而且消盡了先前悲哀的神色,彷彿是木刻似的;只有那眼珠間或一輪,還可以表示她是一個活物。
她一手提着竹籃。
內中一個破碗,空的;一手拄着一支比她更長的竹竿,下端開了裂:她分明已經純乎是一個乞丐了。
我就站住,豫備她來討錢。
「你回來了?」她先這樣問。
「是的。」
「這正好。
你是識字的,又是出門人,見識得多。
我正要問你一件事——」她那沒有精採的眼睛忽然發光了。
我萬料不到她卻說出這樣的話來,詫異的站着。
「就是——」她走近兩步,放低了聲音極秘密...

《狂人日記句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