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老白走前留給我的縛魂鎖
老白走前留給我的縛魂鎖 連載中

老白走前留給我的縛魂鎖

來源:google 作者:滕芝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孟婆 林時安 現代言情

地府最近制度改革,為了完成年終考核,我綁了鬼差隊長沒成想這貨是縷生魂整挺好,即便考核不通過,舉報他我也能得一個投胎名額最後胎沒投成,我就收到一條留言:玩夠了就趕緊回來展開

《老白走前留給我的縛魂鎖》章節試讀:

口就被身後一個聲音打斷。
「阿時,小星星,你們來看我啦?」
順着聲音望去,一個留着山羊須的大爺站在我們身後,灰色練功服卷着袖筒,露出一圈白邊,深有世外高人的風範。
走在我和林時安中間,雙手一左一右親密地搭在我們肩膀上。
我和林時安面面相覷表示都不認識這個自來熟的大爺。
林時安更是一臉嫌棄地將大爺放在他肩膀上的手拿開。
這一舉動深深地刺痛了大爺的自尊心,他一跺腳。
「是我,老白啊。」
白無常?
老白走近後,怨紙符已經完美趨近黑色。
原來白無常被罰入輪迴受人世七苦,今天中午剛被氣死。
自己人,我放心了。
說清前因後果,我問老白要縛魂鎖的鑰匙。
他眼珠子差點蹦出來:「你又把鑰匙給我丟進忘川啦!」
什麼叫又!
這事兒我就幹了一回好嘛!
老白擺擺手,任我們自生自滅,準備休假後迎接下一個輪迴。
留我和林時安大眼瞪小眼。
看着林時安不太好的臉色,我硬着頭皮悶聲開口。
「你不是還要找人?」
「既然從孟婆那裡打聽不到消息,說明那個人可能還活着。」
「來都來了,不如趁這個機會我幫你在人間好好找一找啊。」
林時安嘆口氣,有些疲憊地張口:「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要找誰。」
「不知道對方是男是女,是人是鬼。」
「就是最近心慌的厲害。」
我不知道犯太歲這個詞對鬼適不適用,就是覺得自己挺水逆的。
孟婆經常和我說,長得好的男人都不靠譜,原來這話對鬼一樣用,地府裡頭的哪個有心?
坦白說,我都想拖着林時安回去了。
勸退的意思太明細,林時安挑眉提醒:「剛才是誰信誓旦旦地說要幫我找人?」
我不服:「可你未免也太不靠譜。」
林時安冷笑:「是誰強行給我套上縛魂鎖打斷我休假,又是誰自作主張丟了鑰匙。」
他說的好有理,我竟無言以對。
但鬼是沒有心的,我並不用覺得羞愧,伸長脖子準備狡辯。
林時安伸出手指點在我眉心,稍稍力將我向後推:「敢跑路,投訴你。」
我被拿捏了。
不敢頂嘴。
要我說,根本就沒這人,林時安這是執念,是前世的心魔,多喝幾碗孟婆湯就好了。
在我的幫助下,林時安成功混淆了夢境,讓他本就沒什麼頭緒的尋人工作更加難以繼續。
無奈之下,他帶我又來找孟婆。
我以為是來找線索,沒想到他卻跟孟婆要碗湯。
我賤兮兮湊過去:「你終於想通要放棄了?」
林時安目光瞥來:「給你喝。」
憑什麼!
「喝完閉嘴,別打擾我幹活。」
我怒了,聽小鬼們說,我辭職鬧得厲害時,閻王就是用這招兒刷掉我的記憶,騙我繼續在地府工作。
現在好不容易熬到可以脫身,我絕對不喝!
我們兩人僵持着。
孟婆看不下去了,提醒林時安:現在人間過年,可以去放煙花的地方看一看。
我咧嘴沖孟婆比心:好姐妹,還是你疼我。
和林時安再次來到人間時正是晚上,人間和月宮隔着陰霾的幕空,對比之下,地面更顯熱鬧。
刺耳的呲溜聲之後,頭頂炸出五彩斑斕的星火。
我腦中猛然閃過一個人名:「沈千星。」
取意滿天繁星。
可能是之前遇到的某個聊得來的鬼。
我不甚在意,回頭尋找林時安。
此時他正仰頭望着煙火失神。
「有沒有想到什麼?」
林時安點頭,又不太確定地搖頭。
最後歪着頭看我:「你為什麼叫星星。」
我被他問的莫名其妙,還是如實回答。
「老白說我眼睛長得好看,像星星一樣亮。」
林時安屈身向前探了探,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一會。
我們距離很近,鼻尖之間幾乎放不下一把鑰匙。
我彷彿感受到他微弱的鼻息。
錯覺,一定都是錯覺。
半天后他立起身。
「老白騙你的。」
我抬手,巴掌還沒落到他身上,就感覺胳膊被一股外力拉扯,連林時安也被一通拽進一個黑洞里。
急速墜落時,身體被人從背後緊緊抱着。
着地之後只聽到一聲悶哼,並沒有想像中的疼痛。
緊接着一個聲音降落「好大膽的女鬼,無官無階,竟然也敢跑到人間鎖生魂。」
我知道女鬼指的是我。
只是這生魂說的是誰?
一抬頭,林時安發紅的瞳孔已經恢復了本來的顏色。
右側臉頰上遍布的黑色血痕也逐漸消失。
好俊俏的一隻男鬼...

《老白走前留給我的縛魂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