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冷酷嫡妃
冷酷嫡妃 連載中

冷酷嫡妃

來源:google 作者:葉璃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葉璃 穿越重生 黎王

一紙詔書,一場賜婚三無千金——無才無貌無德廢物王爺——毀容殘疾重病世人皆言:絕配!喜帕下——她淺笑吟吟,悠然自若歷經生死她只願今生靜好喜堂上——他唇邊含笑,心冷如冰受盡羞辱終有一日他會將天下踩在腳下——他是我夫君,欺他就是欺我,辱他就是辱我,害他就是害我人若害我,我必除之!——本王不信鬼神,不求蒼天她若殞命,本王便將這天...展開

《冷酷嫡妃》章節試讀:

  素衣男子,正是當今定國王爺墨修堯。墨修堯淡淡一笑,馬車外面,慎德軒里女子清淡卻沒有絲毫軟弱的聲音輕柔的傳進他耳中,「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何況只是賜婚?你不是也說葉三小姐很有點意思。」

  鳳之遙皺眉,神色擔憂的看着他,「這事你的終身大事,娶個王妃可不同於納妾,你當真想清楚了?」

  「想不清楚又如何?只是……我這個模樣,只怕是委屈了人家。」

  鳳之遙默然。確實,想清楚想不清楚又如何?皇帝的旨意不能違抗,否則只能為定國王府帶來滅頂之災。何況墨修堯已經二十有五,早就是該成婚的年紀了。但是京城裡數得上的大家閨秀那個不避之如蛇蠍?如今……只希望這個葉家小姐真的是個不錯的女子。但是,皇帝會指一個好妻子給墨修堯么?

  還沒來得及送走那賣畫的青年男子,一對俊男美女便從門外走了進來。那掌柜彷彿見了救星一般連聲叫道:「瑩兒……瑩兒,王爺,救命啊……」

  相攜進來的正是名滿京城的黎王墨景黎和葉瑩。葉瑩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邊的俊美男子,款步走到葉璃身邊嬌聲道:「三姐,你這是在做什麼呀?可是堂舅做錯了什麼惹您生氣了?還請你看在他是長輩的面上就不要多計較了吧。」輕輕地幾句話就將葉璃定在了不敬長輩上。墨景黎聞言盯着葉璃皺了皺眉。葉璃似笑非笑的看着葉瑩,淡淡道:「四妹認錯人了吧,我外祖父家裡只有三個舅舅。如今也只有二舅在京城呢。何況,這慎德軒雖然是我娘的陪嫁,但是舅舅們再不放心用不着親自來當掌柜的。這不過是家裡的一個下人罷了,四妹怎麼會以為這是三姐的長輩?」葉瑩氣的漲紅了一張粉臉,心中更是惱怒。葉璃這話里的意思她若是聽不明白就是傻子。在葉璃眼裡根本就不把她們王家的親戚當親戚,自然更不認王家的長輩是長輩。所以自己的堂舅既然在慎德軒做掌柜,在葉璃眼裡那就是她的下人。這個女人平時一片溫和無爭的模樣,居然敢在黎王面前如此落她面子!

  咬了咬櫻唇,葉瑩勉強笑道:「三姐說笑了,不過是之前這慎德軒沒人管理,堂舅才受娘之託代為料理罷了,怎麼會是下人呢?」

  葉璃點點頭,瞭然的笑道:「原來如此,倒是姐姐誤會了。以後此事倒不用麻煩夫人娘家的兄長了,我自會讓人料理的。一會兒就麻煩這位王……老爺隨我去葉府當著父親和祖母做個交接吧。」

  掌柜的和葉瑩臉色都是一變。掌柜的自然是為了這油水豐厚的差事。如今王氏的長女雖說是宮裡的昭儀娘娘,但是王家根基太薄要不當初王家的嫡女也不會嫁進葉府做妾。雖然這些年有了起色,但是在朝為官的也就那麼幾個,這掌柜的是王氏的堂兄,原本只在家裡無所事事,哪裡能有如今管着慎德軒的日子過得舒心?而葉瑩也知道自己娘親每年從這慎德軒得了多少銀子,就是她自己平時看上了什麼珍奇古玩也是直接就拿走的,因此在京城的閨秀中頗為風光。若是失去了對這慎德軒的掌控,將來可沒那麼便宜了。

  葉璃可不管這兩人心裏在想什麼,含笑拉着葉瑩道:「且不管這些,倒是四妹這個時候來慎德軒做什麼?」

  葉瑩臉色一僵,猶豫了一會兒才道:「黎王殿下看中了店裡的一尊觀音像想要送給太后……我陪王爺過來看看。」

  葉璃笑容不改,依舊從容淡然,半點沒有見到退了自己婚的男子的幽怨和難過。甚至笑的更加親切了一些,側首對墨景黎笑道:「原來是黎王殿下啊,小女見過。只是……四妹怎麼讓黎王殿下親自來店裡,咱們直接送去黎王府不就行了?」

  葉瑩皺着眉看着葉璃,心道難不成她還不死心想要討好黎王?墨景黎負手站在一邊,看着葉璃眼底閃過淡淡的不屑,顯然也是認為葉璃此舉是想要討好自己。只聽葉璃繼續笑道:「不過既然王爺來了,何師傅,將觀音像包好給王爺吧。不知……王爺您是付現銀還是銀票?」眾人解釋一愣,墨景黎臉色有些難看,盯着葉璃道:「你說什麼?」

  葉璃皺眉,一臉茫然不解的道:「王爺不是要買觀音像么?不過既然是四妹的未婚夫,又是獻給太后娘娘的。何師傅,就打個八折罷,倒也吉利。」

  那邊何師傅已經小心的取了觀音像出來,葉璃看了一眼,是一尊白玉觀音像。雖然只是遠遠地一眼就已經讓人清楚的感受到觀音悲憫世人的模樣,顯見無論是玉質還是雕工都是極品的。倒是沒想到慎德軒還有這樣的珍品,若是今天沒來只怕就要虧大了。

  「小姐,裝好了。共計五千一百兩。」何師傅也看出來了三小姐的意思。他原本就是顧家陪着嫁妝一起到葉家的老人,如今三小姐接掌了慎德軒,自然是向著自家的小主子的。葉璃對何師傅的上道也很是滿意,點了點頭對墨景黎淺笑道:「再去了零頭,就五千兩,王爺你看如何?」

  「三姐!你……」葉瑩有些不安的看了看墨景黎,一臉委屈的對葉璃叫道。

  葉璃心裏冷笑,這些年王氏不知道暗中拿了多少銀兩和東西,如今葉瑩更高一層,為了討好墨景黎竟然想帶着他白拿店裡的東西。真當她是冤大頭么?

  清霜心裏不屑葉瑩的故作柔弱,笑嘻嘻道:「四小姐怎麼了?咱們小姐可是看着黎王殿下是未來四姑爺的面上折了好幾百兩了。換了別的家可沒有這個價的。還是……奴婢知道了,想必是王爺身上沒帶那麼多現銀。」

  葉璃淺笑道:「那倒無所謂,我自然是相信王爺的。東西王爺不妨先帶走,回頭我讓人將賬單送到府上去順便取銀兩也不妨。王爺你看如何?」墨景黎臉色有些難看,他能如何?若是拒絕別人只當他想白拿人家的東西,若是說不買了在場的人都知道是送給太后的東西,嫌貴就不買是為不孝。這葉璃京城都說無貌無才無德,卻沒說心性居然如此狡詐。冷哼了一聲,墨景黎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彷彿片刻也不願在這店裡多待,拉起葉瑩就往外走去。連那王掌柜的呼叫也不管了。葉璃滿意的一笑,揮手對何師傅笑道:「王爺果然爽快。何師傅,回頭派人將賬單送去王府就是了。對了,順便看看之前還有沒有記賬,一併給王爺結了吧。堂堂王府,斷不會少了咱們這點兒錢的。」

《冷酷嫡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