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萌妻還小,墨少請關照
萌妻還小,墨少請關照 連載中

萌妻還小,墨少請關照

來源:外網 作者:喻色墨靖堯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喻色墨靖堯 都市言情

旁人大婚是進婚房,她和墨靖堯穿着婚服進的是小黑屋。空間太小,貼的太近,從此墨少習慣了懷裡多隻小寵物。寵物寵物,不寵那就是暴殄天物。於是,墨少決心把這個真理髮揮到極致。她上房,他幫她揭瓦。她說爹不疼媽不愛,他大手一揮,那就換個新爹媽。她說哥哥姐姐欺負她,他直接踩在腳下,我老婆是你們祖宗。小祖宗天天往外跑,墨少滿身飄酸:「我家小妻子膚白貌美,天生麗質,給我盯緊了。」「少爺,你眼瞎嗎,明明就是一豆芽菜……」「你懂什麼,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眾吃瓜跟班:「少奶奶一直都是只能看不能吃嗎?」「滾……」展開

《萌妻還小,墨少請關照》章節試讀:

「墨靖堯,你好了嗎?」喻色不敢相信的坐了起來,隨即指尖落在墨靖堯的唇上,柔軟的,帶着淺淺的呼吸。

她又掀開墨靖堯的眼皮,與醫生說的瞳孔渙散不同,此時的他瞳孔似乎有了幾分神采。

喻色睜大了眼睛,望着墨靖堯脖子上的玉石項鏈,再看看自己手臂上的胎記–

看來,剛剛湧入她腦海里的東西是有用的。

根據那些信息,如果她的點穴法能用上內力,墨靖堯現在應該就能醒過來,可惜,她身上一點內力都沒有。

不過,好歹墨靖堯是活過來了。

喻色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視線落在小木屋的門上,想也不想的衝過去拍門,「放我出去,墨靖堯他能醒了,放我出去,墨靖堯他能醒了……」

喻色的手勁很大,嗓門也是豁出去的大。

守在小木屋外的墨家人聽到動靜,急忙向洛婉儀彙報:「太太,少奶奶說少爺要醒了。」

洛婉儀眸色哀凄,淚如雨下,「瞳孔都渙散了,不可能的……」

喻景安上前,「喻色從不是無理取鬧的孩子,也許墨少是真的……」

「喻景安,我給了你一個億,不是讓你跟我說什麼也許,有靖堯這樣的女婿,是你們喻家的福氣,讓開。」洛婉儀冷睨喻景安一眼,而後抬手示意墨家人,「把門鎖好。」

於是,幾個人又拿了幾把鎖,連鎖了幾道,將門徹徹底底的鎖死了。

洛婉儀擦了擦淚,轉身離去。

山間安靜極了。

喻色染血的拳頭重重落下。

人都走了,她再喊也沒用了。

她冷靜了下來,再一次在腦子裡搜索可以離開這小木屋的辦法。

–九經八脈法,每天一小時,一個月可學成。

喻色直接否定了這個辦法。

被關在這小木屋,沒吃沒喝,一個月都夠她變成白骨了。

–九陰太經速成法,五分鐘速成,但對於五臟六腑都有損耗,用此法後必須每天啟用九經八脈法練習兩小時修復五臟六腑。

在損害五臟六腑與成白骨的二選一中,喻色自然選前者。

五分鐘後,上鎖的木門被劈開了一個大口子。

喻色滿臉喜色的看着外面的風景,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她終於出來了。

轉身再看屋裡的墨靖堯,目光沉了沉。

如果她自己一個人離開,墨家人發現她不見後,還是會找到她把她押回來。

與其再被押回這裡,她倒不如把墨靖堯帶出去,反正現在的墨靖堯暫時也死不了。

於是,喻色背着高她一頭的墨靖堯,一路從小木屋到大門口的保安室,疲憊至極的推開了保安室的門,「阿伯,手機借我一下。」

「姑娘,這是怎麼了?」看到喻色和墨靖堯,之前只見過墨家的車沒有見到墨家人的保安室的老伯並沒有懷疑什麼,還以為是路過的路人,不過,手機還是好心的遞了過去。

喻色柔和一笑,「山裡迷路了,他餓暈了過去,我打電話讓家裡人來接我們,謝謝阿伯。」

她記得墨家打給喻景安的電話號碼,那邊只響了一聲就接了起來,「墨宅,請問哪位?」

「我是喻色,我和靖堯在一起,靖堯好了許多,麻煩你們派車來接靖堯回……」

下一秒鐘,手機里只剩下了「嘀嘀嘀」的盲音,墨家的傭人已經掛斷了……

《萌妻還小,墨少請關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