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明若邪司空疾
明若邪司空疾 連載中

明若邪司空疾

來源:外網 作者:病君的小邪後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病君的小邪後

轟了醫研所穿越而來的明若邪,遇上美到妖孽的病王爺在選妃。「王爺,我可甜可鹽,可萌可辣,喂葯都用嘴!」「丑拒。」「王爺有病我有葯,我倆天生一對。」「考慮。」「他們都想要王爺的命,我替你滅了他們。」「就你了。」展開

《明若邪司空疾》章節試讀:

緊接着,她也被抬了起來。

明若邪都能感覺抬着她的宮人嚇得瑟瑟發抖,有種隨時可能把她摔下去的感覺。

「小松子,她、她的身上全是傷,全是血,怎麼可能還活、活着?她身上都是冰涼的了……」

「聽說死人都是僵硬的,她還是軟的,應、應該還活着吧?」那個叫小松子的宮人也說得顫抖。

「可這一身的傷,又不知道丟在這裡多久了,就是活着也就剩下一口氣,咱們就這麼把她抬回去,她該不會在金鑾殿上斷了氣吧?」

崔公公嚇了一跳,說著:「她如果真在金鑾殿上咽了氣,皇上正好有理由處治了縉王,治他一個大不敬、衝撞了龍體的罪!咱們只保證她不在半路上咽氣就成!」

聽到了這裡,明若邪再次為司空疾處境憂傷起來。

什麼狗屁王爺,連自己的性命都難以保住……

「砰」地一聲,她聽到司空疾被毫不留情拋上馬車的聲音。

輪到她,這些人反倒小心翼翼了。

把她小心地抬上馬車,他們被鬼攆一樣地趕緊跳了下去,車簾蓋了下來,擋住了外面慘白的月色,眼前一片昏暗。

馬車裡比外面暖和一點點,但依然冷。還有一絲似有若無的寒鬆氣息。

似乎是司空疾的味道。

「小松子,要不然給他們點個炭爐?別叫那女…人真死在半道了。」崔公公的聲音傳了進來。

然後很快便有一團光亮被塞了進來,暖意立即增添了幾分。在死人堆里撐了太久,明若邪凍得幾乎僵硬,因為冰冷,身上的傷更加刺痛,痛到極致。

馬車晃動了起來,馬蹄聲車軲轆聲也響了起來。

明若邪知道他們朝皇城出發了。

她掙扎着坐了起來。

接下來她還得靠着縉王,他可不能就這麼死了。明若邪低頭看向旁邊的男人。

藉著暖爐的一點光,見他竟然臉色蠟黃,嘴唇慘白,她心裏咯噔一聲,手指便搭上了他的脈。

這一探,明若邪不由咬牙切齒。

她從來沒有見過身子骨虛耗到這種程度的!可以說,司空疾就沒有一處是好的!

一個病癆子,還是被逼得到死人堆里選妃的破落王爺,能靠得住?

被她扣着的手突然動了,反將她的手抓住。

司空疾緩緩睜開眼睛。

馬車在疾馳。

他微鬆了口氣,似是自言自語自嘆息,「本王又醒過來了啊。」跟撿回一條命般的語氣。

明若邪聲音幽幽,「是醒過來了,但是,很快就要死了。」

司空疾慢慢坐了起來。

這麼個動作,也讓他有些微喘。

司空疾看着她,一臉血污,渾身是傷,氣息虛弱,但雙眼依然沉靜。

「放心,本王還能撐個半年一載。」

明若邪搖頭,相當肯定,「撐不了,明早就得死。你體弱多病,生元耗盡,偏偏現在着涼了,過一會就該發熱,這場感冒會要了你的命。」

司空疾一怔。

「你是大夫?」

大夫?明若邪也有些恍神,「我不是。大夫救死扶傷,而我冷血毒腸,不是好人。」

不是大夫,又怎麼如此斷言他明早就得死了?

還評判自己冷血毒腸,不是好人?

「王爺,你坦白回答我,若是我當了縉王妃,你死了我用不用殉葬?」

明若邪一開口,又讓司空疾後牙槽忍不住磨了磨。

開口閉口就說他要死了,嘴真毒。

「你……」司空疾的話還沒有說完,「咻」地一道破空聲響起,外面車夫一聲慘叫,然後便聽得重物摔落地上的聲音。

馬兒嘶鳴起來,繼而便發狂一般疾奔。

馬車震蕩得厲害,明若邪身子一傾,肩膀重重地撞到了車壁上,撞到了傷口,疼得嘶了一聲。

未等她穩住身子,司空疾也已經朝她這邊倒了過來,在要結結實實壓在明若邪身上時,他驀地伸手支撐在車壁上,穩住了自己。

她這一身的傷,再被他壓一下估計又得出血。

「有刺客!」外頭,宮人的尖叫劃破夜空。

「快逃,快逃,他們肯定是衝著縉王來的!」崔公公尖細的聲音帶着害怕驚惶。

司空疾一把掀開車簾,他們都看到前頭崔公公與另外幾名宮人的馬車慌不擇路地疾馳而去。

而他們的這一駕馬車,車夫已經中箭身亡,馬也受了驚,現在正駕着馬車衝出了山路,黑夜之中也不知道往哪個方向狂奔。

斜前方,有數人騎着馬正朝着他們馳來。

其中有一人在馬上再次拉弓搭箭,對準了馬車裡的他們。

「果然是沖你來的!」

明若邪簡直是不敢置信。

就這麼個被迫死人堆里選妃的破落王爺,竟然還有人追殺!

好歹也是個王爺,那些宮人竟然一遇到刺殺就自個逃命去了。

還有,這堂堂一位王爺,一個自己的侍衛都沒有!

「咻」!

第二支箭,挾着殺意破空射來。

司空疾刷地放下車簾,抱住明若邪往車廂里一滾。

篤地一聲,那支箭重重地射破了車簾,射中了車內壁,末端的羽翎還因力道輕顫着。

這要是被射中,肯定得直接射穿。

來人是抱着必殺之心!

「就你這樣的,還有本事招惹來殺手?」

明若邪話里的嘲諷讓司空疾不由笑出聲來。

「嗯,是不是很意外?」

「不僅意外,還很驚喜!」明若邪咬牙切齒道:「這說明,你並非真正低入塵埃,還能威脅到某些人!」

自剛才這兩箭,她能夠判斷出來,來人不是飯桶,絕對是一流殺手。

能夠引來一流殺手的人,就算是廢物,應該也是有價值的廢物!

但是現在他們處境極度危險!

她中了毒,一身是傷,還餓到無力。

他一個隨時暈倒的病癆子,手無寸鐵的……

拉車的馬嘶鳴着,在沒有路的荒野失控狂奔,他們在馬車裡被晃得幾乎要甩出去。

後面,馬蹄聲疾疾,如同催命。

「咻」!

第三道破空聲。

這一回,箭從馬車後面疾射而來,鐺地一聲射穿了車壁,尖銳箭頭直刺進來,差點就射中了正被甩到這邊的司空疾,好在明若邪快速將他一拽。

她往後一倒,他跟着摔到了她身上,壓得嚴嚴實實。

《明若邪司空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