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慕總夫人帶球跑了
慕總夫人帶球跑了 連載中

慕總夫人帶球跑了

來源:外網 作者:溫爾晚慕言深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溫爾晚慕言深 都市言情

「溫爾晚,溫家欠我的,由你來還!」殺父之仇不共戴天,慕言深將溫爾晚扔進精神病院,折磨羞辱。兩年後,他卻娶了她:「別妄想,你只是換一種方式在贖罪。」他恨她,而且只許他欺負她。溫爾晚一邊忍受,一邊尋找真相,還溫家清白。後來,溫爾晚將證據扔在慕言深臉上:「我從不曾虧欠你。」後來,慕言深一夜白頭。他日日夜夜在耳畔低喃:「晚晚,不要離開我。否則你見到的[溫糖糖]展開

《慕總夫人帶球跑了》章節試讀:

第6章

溫爾晚從夢中驚醒。

她睡眼迷濛的看着慕言深:「怎,怎麼了」

她什麼都沒做啊。

難道她說夢話吵到他?還是夢遊了?

慕言深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溫爾晚縮了縮脖子:「我說過我不該睡這裡的。抱歉,我現在走。」

她趕緊彎腰,抱起枕頭被子就往外走。

卻不知,她現在頭髮微亂剛睡醒的樣子,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力。

還沒走兩步,慕言深將她扯入懷裡:「整天一副狐媚樣子想勾引我?可以,成全你!」

「我唔唔」

慕言深的唇壓了下來。

溫爾晚嚇傻了,無意識的微張着嘴。

他嘲諷道:「呵,這麼主動?」

溫爾晚這才回過神,連忙要閉緊唇。

可慕言深用力捏着她的下巴,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氣,更像是在邀請他了。

她怎麼能和慕言深接吻

他們是仇人!

「就算你脫光站在我面前,我也不會要你。」慕言深咬破她的唇角,滲出血珠,「溫爾晚,你只是我的玩物。我嫌臟!」

唇角上的血滴下來,落在她手背。

溫爾晚不知道他發什麼瘋,她只有低頭站着,沒有反抗的權利。

慕言深看着她就心煩:「滾出去。」

走了兩步,又聽見慕言深說道:「不準走遠!」

於是這一晚,溫爾晚睡在主卧門口。

她不敢睡熟,怕自己哪裡又惹到慕言深,所以半夢半醒的挨到天亮。

八點左右,裏面傳來腳步聲,溫爾晚立刻爬起來規規矩矩的站好。

門打開,慕言深瞥了她一眼。

「早,慕慕先生。」她趕緊打招呼。

見她氣色不錯,一副剛睡醒的樣子,慕言深非常不爽。

因為他昨晚一夜沒睡!

他冷冷開口:「下賤的人就是下賤的命,只配睡在門口。」

溫爾晚試探着問道:「那我以後就睡這裡?」

「當然!」

她長鬆了一口氣。

睡外面可比睡慕言深床底下自在多了!

見她表情輕鬆,慕言深的火氣更大了。

「跟我去公司,」他吩咐道,「別想在家裡偷懶!」

「是。」

吃完早餐,慕言深坐上勞斯萊斯,揚長而去。

溫爾晚則繼續走路去慕氏集團。

等她到達時,已經是上午十點多了,總裁辦公室外一片忙碌,卻十分安靜,靜得有些奇怪。

「范助理,」溫爾晚小聲問道,「我有什麼能幫忙的嗎?」

要是讓慕言深知道她閑着,肯定會發脾氣,她還是主動找點活兒干吧。

全公司,只有范嘉知道她慕太太的身份。

「額慕總暫時沒吩咐。」范嘉說著,往辦公室看了一眼,「慕總今天跟吃了火藥似的,已經罵走三位總監了。我看應該是沒睡好,要不你買杯黑咖啡送進去?」

「好。」

溫爾晚買好咖啡回慕氏的時候,經過一家藥店。

店員正在研磨草藥,淡淡的藥味飄散出來,她心念一動。

「你好,」溫爾晚站在櫃檯前,「請給我幾味中藥。」

「稍等。」

十分鐘後,溫爾晚回到總裁辦公室。

她敲了敲門,慕言深暴躁的聲音傳出:「進!」

辦公室里還有兩位公司高管,耷拉着腦袋,被罵得狗血淋頭。

地上,還有摔碎的杯子。

溫爾晚蹲下,默默的收拾着碎瓷片。

「半個月了,就做出這樣的營銷方案?」慕言深將文件一扔,飄飄散散落下來,「再給你們五天時間,完不成就主動辭職!」

「是慕,慕總。」

慕言深往椅背上一靠,重重的按着眉心。

越想越心煩,他揚手又將桌上的東西統統掃落。

溫爾晚剛將碎片收集好,突然一個厚重的文件夾砸下來,掉在她的手上。

她的掌心瞬間被割開一道口子。

「嘶」

聽到聲音,慕言深一怔,這才想起溫爾晚剛剛進來了。

他站起身,才看見蹲在地上的她。

溫爾晚將受傷的手往身後藏起:「我是來給你送咖啡的,」

慕言深擰着眉頭。

溫爾晚又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香囊:「還有它。」

「這是什麼。」他拿起看了看,嫌棄道,「醜死了。」

「是我做的香囊,放了幾味助眠安神的中藥。」溫爾晚說,「你睡覺的時候放在枕邊,可以做個好夢。」

慕言深直接扔進了垃圾桶:「多此一舉。」

在他看來,溫爾晚就是在嘲諷他昨晚失眠了。

她在擾亂他的心思,這不是好兆頭!

溫爾晚嘆了口氣,可惜了,這個香囊的做法是爸爸曾經教給她的,很管用。

她希望慕言深能睡好,這樣他的脾氣心情也能好起來,免得大家都提心弔膽。

「你可以試試的,」她鼓起勇氣繼續說道,「對你的睡眠」

「出去!」

好心當作驢肝肺。

溫爾晚離開後,慕言深看着地毯上那幾滴鮮紅的血。

她受傷了。

他的目光又移到垃圾桶里的香囊上。

過了幾秒,慕言深轉身拿起話筒:「查到那晚的女人到底是誰了嗎?」

「正在」

「廢物!加快速度!」他強硬吩咐,「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找到她!」

「是,是,慕總。我們已經鎖定幾號人了,正在核對排查中!」

慕言深撂下話筒。

他必須要儘快找到那個女人,否則,再繼續讓溫爾晚留在身邊的話,遲早會出事!

她就是天生的狐狸精,最會勾男人!

溫爾晚虛握着手掌,走到沒人的角落裡,才慢慢攤開。

傷口已經凝固了,沒流血,但需要清理乾淨再擦藥,否則會發炎。

可是她沒錢買葯了。

身上僅剩的錢,全花在香囊上,結果慕言深還不領情給扔掉。

她得想辦法賺點錢才行。

溫爾晚決定在附近找份臨時工,好過在慕氏里當閑人,礙慕言深的眼。

而一旦慕言深找她的話,她可以隨時趕回來。

打定主意,溫爾晚立刻開始行動。

正好,對面的餐廳在招洗碗工,按小時算工資。

她走到前台:「打擾一下,你們這裡還招洗碗」

話還沒說完,兩道聲音同時響起――

「這不是那位清潔工嗎!!」

「喲,這不是尊貴的慕太太嗎!」

《慕總夫人帶球跑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