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黏人閆少有點壞
黏人閆少有點壞 連載中

黏人閆少有點壞

來源:google 作者:安夏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安夏 閆少帝 霸道總裁

安小姐一天到晚想着如何擺脫閆先生,離開先生,甩掉閆先生,閆先生卻相反,天天忙着追回老婆,親親老婆,花式睡老婆!混蛋,你竟然將屋子裡的鑰匙都給扔了,給我滾!她咆哮閆先生親了她一下:來,我們一起滾床單,要不然地板也行你再碰我一下試試看某女人崩潰結果那個不要臉的男人不但碰她一次,還碰了她好多好多次展開

《黏人閆少有點壞》章節試讀:

「以風,你聽見了嗎,安小姐已經答應還錢了,你可是證人,到時候她食言的話,記得在法官面前作證。

安夏從來沒有罵過粗口,這一刻,千軍萬馬的草泥馬在她的心裏奔騰,她努力地壓住了怒火,她不想坐牢,和有錢人打官司,無疑是自找苦吃,五百萬她確實還不起,咬着銀牙,說:「我答應還你錢,你也不要欺人太甚。

他輕笑,目光如鷹一般銳利地落在她的臉上,掃量着她,然後說:「我就欺你,那又如何?」
語畢,他就轉身離開。
談以風看了一眼明明絕望,目光卻倔強的女孩,同情地說:「小姐,祝你好運。

安夏瞪了他一眼,他們都是一伙人的,都是金玉其外的渣男,她才不會以為他說這話是同情她,根本就是幸災樂禍。
她冷冷地說:「放心,就算我運氣再不濟,也不會卑鄙地跑掉。

談以風微笑:「你也承認廖大偉很卑鄙了吧,那種男人你還是忘記他,另外找一個吧。
」例如閆少帝不錯呀。
聽了這話安夏頓時惱羞成怒:「就算他再卑鄙,總比那些無恥的混蛋要好。

無恥的混蛋,應該不是說他吧?
談以風笑得一如既往的暖如春風,肯定不是他,無恥的老師現在在車上呢。
回到家,一打開門,一個靚麗高俏的女孩就沖了出來,滿臉的焦急,「安安你去了哪裡,為什麼不聽我電話,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廖大偉的公司被沒收了,現在他是通緝犯,說他騙了閆氏的訂金逃跑,害得閆氏損失了幾千萬,到底怎麼了……」她一連串的話,安夏覺得腦袋嗡嗡地響,根本無力回答。
她倒坐在地上,身心都充滿了痛楚,如果有可能的話,她真的希望這只是一場夢。
醒來之後,她還是那個努力工作存嫁妝的安夏,廖大偉會打電話來,溫柔地問她吃了早餐沒有。
那一切都是惡夢,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不,不是夢。
那些隱隱的痛感在提醒她,根本不是夢。
蘇琪看到她的臉色那麼難看,坐在地上,關切地說:「安安,怎麼了?新聞說的那些事是真的?他真的卷了你老闆一百萬的訂金跑路?他是不是瘋了呀,會不會連累到你?你的臉色那麼難看,我去煮個面給你吃?」
安安無力地望着電視機,還在播着廖大偉的事,這事牽涉到閆氏國際,所以搞得滿城風雨,不知情的外行人都幸災樂禍,在商界狠辣冷血的黑狼閆少帝平日那麼精明,也會被人騙了訂金,知情的內行人都同情廖大偉,當了替死鬼的大笨蛋,竟然還出動到有關人士來分析這次的事件。
她搖頭,輕輕地說:「不用了……我不餓……」
蘇琪看她這樣的表情,更是擔心了,難道新聞上說的都是真的?
「安安,到底發生什麼事?他昨天不是約你慶生嗎?今天就失蹤了?太神奇了吧?安安,你怎麼了,脖子怎麼都是紅斑,是不是吃什麼過敏了?」
蘇琪眼尖,看見她的脖子,本來她今天穿着長袖的雪紡衣服,脖子束了一條圍巾,圍巾被安夏解下來,那些歡愛痕迹就無法掩飾了。
安夏沒有回答,一滴晶瑩的淚水滾了出來。
蘇琪連忙閉嘴。
從小到大,她都沒有看見過安安哭。
就連那個賤人小安使了陰險的手段代替了安安搶走她的父母,安安也不曾哭。
在她的心目中,家是很重要的。
蘇琪也明白她的心目中是極渴望有一個家的,所以才會對廖大偉那樣死心踏地。
她輕嘆了一聲,將安安擁進了懷抱,輕輕地說:「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陪着你,支持你的,安安,你不是只有一個人,你還有我,明白嗎?有什麼委屈,告訴我,我們一起難過,共同面對,知道嗎。

溫暖的懷抱,熟悉的氣息,溫柔而親切的嗓音,這就是和她一起長大的蘇琪了,一起笑,一起苦,一起哭,一起打拚的好朋友和好姐妹。
她會失去全世界,但是不會失去她。
無論發生什麼事,她都會陪着彼此度過,可是她現在真的很難過很難過,心像被火燒了一樣。
不是因為被那混蛋強行發生那種事,也不是因為被逼着欠了巨債。
而是因為,她真的不明白大偉為什麼要這樣對她,為什麼要利用她,為什麼要背叛了兩年的感情。
她是他的女朋友,他卻為了錢,設計將她送上別的男人的床。
她那麼地相信他,他卻要辜負自己的相信和感情。
滾燙的淚水卻是止不住地汩汩而下,很快就染**蘇琪的空姐制服。
許久,她嗚咽地說:「我……應該聽你的話,不應該相信那種……從來沒有吃過苦的公子哥兒的。

蘇琪一改剛才風風火火的語氣,輕輕地拍拍她的背,溫柔地說:「現在知道也不遲,那種男人,不值得為他難過呀,現在知道他的真面目,總比將來結婚了才知道要好是不是?安安,我知道你現在很難過,可是相信我,會好的,哭完了就會好的。

她以為只廖大偉騙了錢跑路,和安安應該一點關係都沒有的,安安現在哭得那麼傷心,只是因為發現愛了兩年的男人的真面目。
失戀是一件正常的事。
雖然她沒有失戀過。
不料,安安聽了她的話,哭得更傷心,淚水涌得更兇猛。
蘇琪一迭聲地問:「我是不是說錯了?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安安你別哭了,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我們一起解決呀,你這樣哭也不是辦法,廖大偉是不是欺負你了?還是他連你的錢也騙光?」
她一邊哭一邊搖頭,不知道怎麼解釋給蘇琪聽,昨晚的事像大石頭一樣壓着她,本來以為自己做了對不起大偉的事,結果是一切都是大偉設計的,再加上閆少帝說的那些話,讓她又羞又恨又惱,所有的一切堆積起來變成了委屈的眼淚。
長這麼大,她從來沒有這樣哭過。
漸漸地才冷靜下來。
然後告訴了蘇琪事情的經過,包括閆少帝對她做的那些禽獸的事。
說完之後,蘇琪激動地站起來,罵道:「廖大偉那個畜生,為了錢就出賣自己的女朋友,他當你是什麼!根本就是不人!現在他跑掉就讓你還債,憑什麼!安安,你不能還,他自己闖出來的禍就讓他還好了,他那樣對你,你就別為他難過了,那種人,我詛咒他幾輩子都當不成男人。

《黏人閆少有點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