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你的情深我不配卓簡傅衍夜
你的情深我不配卓簡傅衍夜 連載中

你的情深我不配卓簡傅衍夜

來源:外網 作者:卓簡傅衍夜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卓簡傅衍夜 歷史軍事

隱婚三年,他遞給她一份離婚協議書,說他的白月光想要一個完美的結局,她說好,簽字後他卻後悔了!展開

《你的情深我不配卓簡傅衍夜》章節試讀:

[]

「衍夜,你能過來一趟嗎?我現在覺得很難受!」

「太晚了!」

「可是我真的很難受,感覺好像要死了!」

如湘在電話里哭起來。

卓簡其實聽到這樣的聲音其實並不覺得她可憐,反倒是覺得矯情,但是她自然不能說。

「我立即給醫生打電話,你躺在床上別再亂動知道嗎?」

傅衍夜說完掛斷電話,直接又撥了一個號碼,是如湘的主治醫生。

他知道如湘的一切,卻連她的年齡都不記得!

不諷刺嗎?

他在家的時候還胃疼的厲害,讓她幫忙找葯,卻連告訴如湘一聲都不舍的。

嗯,愛跟不愛,果然不一樣!

真是諷刺!

車子里終於又安靜下來,卓簡覺得自己耽誤了傅衍夜去陪白月光,有些尷尬的問他:「你要是不疼了,先去看如湘姐吧,把我放在路邊就好,這裡很好打車。」

「最近市裡好幾起深夜猥瑣案你不知道?」

傅衍夜反問了她一句。

「……」

她真不知道!

「我送下你就去找她!」

傅衍夜心煩的說了句。

他也果然如他說的那樣,把她送到醫院門口便調頭離去。

卓簡站在醫院門口,看着自己兩手空空,忍不住嘆了聲。

他們結婚三年,除了兩張結婚證,什麼都沒有,包括婚戒!

傅衍夜車子離開醫院就去了會所,蘇白趕到的時候他已經喝了幾杯,蘇白在他跟前坐下:「怎麼這麼晚跑出來喝悶酒?不用陪如湘?」

「我怎麼可能這麼晚去陪她?」

傅衍夜淡淡的一聲,慢品着酒杯里的液體。

蘇白聽後忍不住笑了笑:「那你這麼晚想陪誰?」

傅衍夜眸子一暗,突然沉默下來。

「陪小簡妹妹?可是你好像很厭惡她,難道還有別人?」

蘇白八卦的嘟囔起來。

「你以後別碰她。」

傅衍夜突然說了這麼一句。

蘇白眼珠子差點掉出來:「我就是抱她一下怎麼了?是哥哥對妹妹的那種關愛,你沒發現她很孤獨嗎?她很缺愛你看不出來?」

「那也不該是你!」

傅衍夜說完又喝了口酒。

「那應該是誰?你么?你是她的正牌丈夫,你可以愛她,但是你愛嗎?」

蘇白激動地問他,總覺得傅衍夜這話的意思就是,你不能碰她,她很乾凈,而你很臟!

靠,他們可是穿過一條褲子長大的異父異母的親兄弟啊!

他這個重度潔癖不嫌棄女人,竟然還嫌棄他這個親兄弟?

傅衍夜更心煩了,把杯子里剩餘的酒全喝完。

「你不愛她,你不僅不愛她,而且你們馬上要離婚了,你愛的是如湘,十幾年如一日。」

「是嗎?」

傅衍夜反問。

「不是嗎?這麼多年,只有如湘一個人可以碰你,你想想,還有別的女人碰過你嗎?你潔癖到別人碰你一下你就恨不得把自己的一身皮給扒下來。」

蘇白提醒他。

「不是!」

傅衍夜突然想起卓簡來。

「不是?還有誰碰過你?」

蘇白真好奇了。

「卓簡!」

他說出這個名字,手指摸着杯子的動作停住。

時間彷彿也跟着停止了。

「卓簡?你讓她碰你?你不覺的噁心?」

「她很乾凈!所以你別碰她!」

傅衍夜不忘繼續提醒他這件事。

蘇白想罵髒話,最終卻只哼了聲:「你有問題。」

「什麼問題?」

「你竟然不讓我碰小簡妹妹,還說她很乾凈,你怎麼知道她在國外這三年還乾淨?難道她還要為你這個不愛她的男人保留着那一層?」

蘇白暗示他別把一切想得太美好。

傅衍夜看向他:「我們是夫妻!」

「只不過是有名無實的夫妻嘛!你們幫彼此解決掉不必要的麻煩嘛!兄弟們都知道!」

「我們的婚姻是受法律保護的!」

「所以呢?」

「她不能婚內出軌!」

「呃!那,你能?」

「我自然也不能!」

「……」

蘇白倒抽一口涼氣,很快便又湊到他跟前:「所以你是想說,其實你跟如湘這麼多年,你們沒有發生過關係?」

「她是病人,我怎麼可能做那種事?」

「……」

蘇白被這個答案驚到。

傅衍夜的手機又響起來,還是如湘,他照舊沒接,蘇白看着,忍不住質疑:「你怎麼不接?」

「太晚了!」

他淡淡一聲,把手機直接關機,但是不久又打開。

「怎麼又打開了?」

「阿簡可能會有事!」

「阿,阿簡?」

蘇白不能忍了,這傢伙到底什麼情況?

「她現在比較困難,我岳母,不太好!」

「你岳母?你這個掛名的女婿當的很稱職啊,不過很快你就可以卸下擔子了。」

「什麼意思?」

「你們離婚協議不是已經簽好了?」

「她是簽好了!」

「嗯!什麼意思?」

蘇白再度疑惑了。

「最近事多,我還沒空簽!」

「……」

蘇白內心暴跳如雷,這傢伙何止潔癖,他根本就是有病,而且是癌症晚期!

蘇白不願意再跟他多聊,只是發信息給了卓簡。

卓簡收到蘇白的微信。

「小簡妹妹,哥哥想問你,如果現在有男生追你,你會考慮嗎?」

卓簡:「離婚後會的!」

蘇白總算覺得舒暢了些,把手機送到傅衍夜眼前去。

傅衍夜看後不自覺的皺起眉頭,他也有卓簡的微信,但是八百年不聯繫的那種。

「你怎麼有她微信?」

傅衍夜拿過他的手機,看了眼倆人加好友的日期,然後默默地轉到朋友圈。

她上一條朋友圈是在機場,行李箱是他熟悉的。

「應該算是回家吧!」

什麼叫應該?

傅衍夜又把手機還給他,從會所出來後車子便停在了醫院前。

司機轉頭看着望着醫院裏卻不動的老闆,問道:「傅總,您不進去嗎?」

「嗯!」

「……」

司機想下班,奈何最後只能規規矩矩坐在前面,幫老闆升起擋板,然後悄悄給女朋友發信息。

傅衍夜看着醫院暗着的窗子里,他對裏面的人從來沒有過書上那種心動的感覺,他不愛她!

是習慣吧?

那個名字寫在自己旁邊,已經三年!

他忍不住對自己這幾天的行為有了質疑,但是很快便也給了答案。

傅衍夜後來打開自己跟她的微信對話框,發現他們添加已經有些年頭了,但是裏面空空如也。

再打開她的朋友圈,嗯?

為何他什麼也看不到

《你的情深我不配卓簡傅衍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