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女帝嫁到
女帝嫁到 連載中

女帝嫁到

來源:google 作者:夏至花開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鳳五 鳳夕瑤 穿越重生

「沒錯,我的確不想醫好妳的病,不想讓你開口講話,妳能啞上一輩子,對我來說是最好不過」男人邪佞的冷笑一聲,「另外,別忘了自己的身份,妳於箏,不過就是我慕容禎花銀子買回來的一個東西,如果妳接受不了這個事實,現在就給我滾!」展開

《女帝嫁到》章節試讀:

聽喜多這麼一說,鳳夕瑤什麼都明白了。
她就知道這麼冷的天跳進荷花池肯定要出事,沒想到那慕容禎的病來得竟然這麼快。
當下也不敢耽擱,對喜多道:「你等我換身衣裳,這就和你去給候爺看看。」
「哎,那我在外面等鳳姑娘。」
說完,喜多輕手輕腳的走了。
鳳夕瑤嘆了口氣,忙穿了衣裳,又披了件厚厚的外套,小心的出了傭人房。
前往主宅的時候,喜多提着燈籠邊走還邊抱怨,「我家主子也是個死心眼的,人都死了五年了,他還是……」
說到這裡,他無可耐何的又嘆了口氣。
鳳夕瑤瞅了喜多一眼,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什麼人啊?」
「唉!
不瞞鳳姑娘說,我家主子以前喜歡過一個姑娘,可是五年前那姑娘因為一場意外不幸去世了。」
「今天主子急吼吼跳進荷花池子里找的那個荷包,就是那位姑娘當年親手給主子繡的。」
「自從那姑娘去世之後,那荷包就成了主子唯一的精神寄託,當寶兒似的整日佩戴在身上,今早出門的時候發現荷包沒了,就瘋了一樣跑回府四下里尋找,跟丟了魂一樣……」
喜多在前面小聲抱怨着,鳳夕瑤一聲不吭的在後面聽着。
喜多每說一句,她的心也跟着不由自主的顫動疼痛一分。
到了慕容禎的門前,喜多放慢了腳步,壓低了聲音,小聲道:「鳳姑娘,主子這人雖然脾氣不好,但心地其實並不壞,之前他故意刁難於妳,讓妳在咱府里當個使喚丫頭,其實也是一時之氣,因為主子被嬌慣着養大,沒人敢和他嗆聲,那天妳……」
頓了頓,喜多又嘆了口氣。
「總之妳也別怪主子之前折騰妳,他這一年到頭沒怎麼生過病,眼下這是病大發了,脾氣肯定要更加火爆,如若有什麼刁難辱罵之言,還請鳳姑娘別往心裏去。」
也不能怪喜多這麼小心翼翼。
自家主子那脾氣,真是把京城裡里外外的大小人物全都給得罪到了。
就是慕容家家大業大子嗣眾多,可唯一繼承家主之位的卻只有慕容禎一人。
旁系子嗣中也不乏有醫術精湛之人,但這些年都被慕容禎壓踩在腳底下,不知受了多少氣。
這次主子病了,他不是沒想過去求慕容禎的堂兄弟過來給他瞧病。
可自己真上門去求了,他還真怕人家會斷然拒絕。
沒辦法,主子平時得罪的人太多了,他是真怕上門去吃閉門羹。
所以眼下只能求這位鳳姑娘能出手相救,好歹鳳夕瑤的爹也是回春堂老闆的女兒,就算是醫術比不得宮裡的御醫,相信治個頭疼腦熱的也肯定是不在話下。
鳳夕瑤被喜多小心翼翼的樣子逗笑了,安撫道:「你放心吧,我不是小器之人,如果候爺真病得大發了,我斷然不會坐勢不管。」
說著,她輕輕推開房門。
房間里,隱約傳來慕容禎一陣陣的咳嗽聲。
喜多急忙快走幾步,小心將房間的蠟燭點燃了。
鳳夕瑤也不敢耽誤,上前仔細瞧了一眼,當她看到平日里張揚跋扈的慕容禎露出滿臉病容的時候,嚇了一大跳。
整張臉燒得通紅,唇瓣發白,幹得爆裂了好幾層,雙眼緊閉,卻是不斷的咳嗽。
她趕緊將他的手臂從被子里拉了出來,細細把過脈向,再探了探滾燙的額頭,驚道:「怎麼發熱成這個樣子?
我再晚來些時候,恐怕後果就真是不堪設想了。」
喜多聽了,也被嚇出了一身冷汗,忙道:「鳳姑娘,這可如何是好?」
「你也別急,先把紙筆拿過來,我給你開個方子,你趕緊讓人把葯熬了,然後再煮些熱水送過來,咱們得先幫候爺退燒,免得轉成急性肺炎那可就麻煩大了。」
「哎,我這就去辦。」
喜多是片刻不敢耽誤,急忙找來紙筆,讓鳳夕瑤給開了方子。
候爺病了,這可是府里的頭等大事。
慕容禎身邊侍候的幾個貼身丫頭婢女全都被喜多給招喚起來了,又是煮熱水又是熬藥,一時之間全都忙活開了。
鳳夕瑤也沒閑着,讓人將慕容禎扶趴在床上,褪了身上的綢衣,露出光裸的後背,又取來藥油,拿下頭上的一根扇形的玉釵,幫慕容禎刮莎。
始終在旁邊侍候着的喜多不由得問道:「鳳姑娘,這是……」
鳳夕瑤一邊刮一邊道:「這種方法可以讓候爺儘快退熱,待會兒再給他喝了退熱葯,雙重效果比較保險。」
喜多忙點頭,「鳳姑娘有心了。」
慕容禎的意識有些迷迷糊糊的,也分不清到底發生了何事,只覺得有人在他的背上來來回回的刮揉着,有些微痛,卻很舒服。
也不知被擺弄了多久,他又被人扶着,強行灌了一碗苦哈哈的葯湯。
慕容禎雖被外界傳成是神醫中的醫聖,但對那種苦哈哈的東西最是煩感。
他推拒着不肯喝,耳邊卻傳來一道溫糯的嗓音:「候爺還是把葯喝了吧,再任性下去,將來可是要落下病根的。」
慕容禎微微睜開眼,隱約之中,看到一張素靜白晳的面孔。
生得很是秀美漂亮,打扮得並不華麗,可看在眼中,卻覺得異常舒服。
他大概真是病糊塗了,竟覺得眼前這人十分親昵,就連說話的聲音也悅耳動聽。
他任由對方扶着,喝下那碗苦藥,葯汁順着嘴角流了下來,那人急忙用帕子給他擦了。
當對方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他嘴邊的時候,慕容禎的身子猛然一顫。
身體里的血液彷彿在這一瞬間逆流起來,這是他從未有過的感覺,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夢,眼前這張面孔,慢慢與記憶中的那個人重疊。
「箏兒……」
當這個名字被他喚出口的時候,他幾乎是迫不及待的抓住對方的手指。
「箏兒,妳回來了……」
就像抓住可以賴以生存的救命稻草,當兩人的手指緊緊抓在一起的時候,過往的一幕一幕如洪水一般湧上心頭。
「我就知道妳會回來,我在等妳,這五年來,我每時每刻都在等着今日的重逢,箏兒,我好想妳,別再離開我。」

《女帝嫁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