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偏執大佬的小撩精又甜又野
偏執大佬的小撩精又甜又野 連載中

偏執大佬的小撩精又甜又野

來源:google 作者:桃桃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余雲初 現代言情 程鉞

一場大火,燒斷的不僅余雲初對程鉞深全部的愛,更是這麼多年的情分……五年後,她強勢歸來,勢必要讓程鉞深付出代價沒想到,他甘願俯首稱臣,看着她手邊牽着的小包子,溫柔開口:「小包子,叫爸爸!」男人又附身貼在余雲初耳邊:「初初,玩夠了就回來,乖!」……展開

《偏執大佬的小撩精又甜又野》章節試讀:

和余雲初分到一組,陳宇很顯然很興奮,連帶着開口的聲音都帶着壓抑不住的微微激動。「陳宇。」相比之下,余雲初則顯得沒有那麼興奮,她只是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很標準的微笑。心裏邊都是程鉞深和那個女人,攪得她心神不寧,根本沒有多餘的心思去關注別的事情。「我把要求都已經提前發過去了,你們和隊友熟悉一下,就去完成這次野外作業的任務吧!」隨着帶隊輔導員一聲令下,余雲初將自己的思緒從程鉞深身上扯回,和陳宇往樹林深處走去。想到被程鉞深扯掉扔到垃圾桶里的項鏈,余雲初看着陳宇其實有些不好意思。人家送給自己的禮物,卻被扔了。即使後邊被她給撿起來了,但是因為大力的拉扯,上面還是留下了扯壞的痕迹。陳宇也注意到了,余雲初脖頸上的項鏈不是自己送的,但他什麼也沒說,不動聲色地壓下了自己的情緒。「雲初,走這邊,那邊路不好走。」陳宇從山路上隨手掰斷了兩根樹枝,充當走路的倚仗。山路比較崎嶇,若是沒有支撐很容易摔倒。陳宇走在余雲初的後邊,遇到特別陡峭的地方就自覺地換到前面去,伸手拽着余雲初。兩個人行動的能力都不差,工作效率也都挺高的。還不到傍晚,輔導員交代的任務就基本上完成得差不多了。余雲初寫字好看,她抱着小本子坐在山頂的草地上刷刷地寫着資料分析,風吹得她的頭髮在空中有些凌亂地舞着,晃了陳宇的眼。陳宇推算着物理公式,心思卻全放在對面精緻靈秀的女孩兒身上。他時不時地抬一下頭,看着余雲初的側臉,頗有一副歲月靜好的感覺。然而,天公不作美,剛才還好好的天,一會兒就變得狂風大作,吹得資料亂飛。陳宇和余雲初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那些散在草地上的紙張撿回來。兩個人剛坐在草地上,豆大的雨點便噼里啪啦地往下砸,將地上的泥土都濺得坑坑窪窪。因為是突發情況,兩個人上山的時候都沒帶傘,山上也沒有避雨的地方,這種情況下貿然下山更是不可能,所以余雲初和陳宇只能找相對干一些的地方,暫作躲避。陳宇將自己身上的外衣脫下來,笑着遞給余雲初:「雲初,拿這個放在頭頂,能擋多少是多少吧。」「那你呢?」余雲初並沒有將衣服接過來,她怕被雨淋,同樣的,陳宇也怕啊。她不能這麼自私。陳宇笑:「讓你拿着你就拿着。我去看看周圍有沒有更好的躲避的地方,或者是好下去的路。」余雲初點了點頭,看着陳宇離開。很快,陳宇去而復返,興奮地抓着余雲初的手:「雲初,這邊,這邊有一條小路。」兩個人就這麼相攜着往小路走去。此時,大雨已經下了半晌,本就泥濘的山路變得更加濕滑難走,每走一步都艱難無比。「轟隆……」伴隨着大雨滂沱,天色刷地黑了下來,有白色的閃電在山的盡頭不住地閃着,驚雷也隨之而來。「轟隆!」又是一道雷聲,余雲初身子下意識地抖了一下,小臉跟着變得毫無血色。她從小就怕雷,往死里怕。只要聽到雷聲,余雲初就會從骨子裡開始戰慄。她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唇瓣,盡量不讓陳宇看出她的異常。然而——接二連三的驚雷不住地砸下來,余雲初心底的防線逐漸被擊碎,儘管她的小手依舊握着陳宇的手,但腳下的步子卻逐漸變得凌亂起來。「刷……」的一下,風雨交加中,余雲初腳下一滑,握着陳宇的手也鬆開了,整個人從山頂順着山路往下滾去。「雲初!」陳宇焦急地喊着余雲初的名字,一咬牙,也跟着從剛才的位置上跳了下去。……與此同時,M國。程鉞深坐在會議室里,雙手有一搭沒一搭地敲擊着桌面,聽着手底下的人彙報着這邊的公司情況。不知為何,向來在工作上一絲不苟的男人今天竟然破天荒地覺得有些心煩意亂,心裏邊像是被什麼東西揪住了一樣,有着細細密密的疼痛感。他聽着公司高管的彙報,腦海中卻浮現出了余雲初那個小丫頭的身影,也不知道她有沒有想自己。程鉞深完全忘記了他出差前兩個人才吵過架的事情。「嗯,好,散會。」聽完最後一個高管的彙報,程鉞深直接忽略了會議總結,留下了這麼一句就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他腳步未停,開口:「訂最近一班航班,回國。」林臨:「是。」經過三個多小時的飛行,程鉞深終於回到了程家別墅。一進家門,他的眼神便開始尋找起來,也不知道小姑娘現在在幹什麼。「先生,小姐大學那邊打了電話過來,說是……小姐在大學出了點事情。」陳媽見程鉞深進來,頓時覺得找到了主心骨,嗓子裡帶着些哭腔地說道。都怪她,沒有照顧好小姐,才讓小姐在大學裏出了事。程鉞深聞言,一分鐘都沒有在別墅中過多停留,風一般沖了出去,飆車去了郊區。「找,今天要是找不到雲初,你們都拿命來見!」林臨帶着程家的暗衛地毯式搜索余雲初,心裏面既擔心又害怕。「對不起,程先生,真的很抱歉,我們也沒有預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的確,下暴雨這種事情算是突發事件,大學無法預料。「閉嘴!」程鉞深無暇搭理校長的道歉,也加入了搜救的隊伍中去。在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搜尋之後,程鉞深終於在山崖下的角落裡看到了滿身泥濘的余雲初和陳宇。余雲初正被陳宇抱在懷裡,姿勢怎麼看怎麼親昵。程鉞深眼眸深了深,心底里的暴戾因子不住地躥騰。「謝謝。」程鉞深嗓音黯啞,站在陳宇面前,伸手將余雲初抱了過來。他的動作輕柔,生怕將本就受傷昏迷的女孩兒再次弄傷。

《偏執大佬的小撩精又甜又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