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恰似寒冬遇驕陽
恰似寒冬遇驕陽 連載中

恰似寒冬遇驕陽

來源:外網 作者:任語薇傅瑾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任語薇傅瑾淵 都市言情

替嫁慘死,帶着記憶重生,強勢歸來,本想寵他,卻依舊被他寵上天。 傳聞,他奇醜無比,還克妻。 「傅先生,我克夫。」 「我命硬。」展開

《恰似寒冬遇驕陽》章節試讀:

他知道,眼前這個女人他昨天在秘閣遇見過。
而且這個女人不知為何,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
於是,傅瑾淵破天荒的再次答應了她的請求。
他應了聲,如黑洞般的深邃墨眸冷不丁的掃向三個男人。
「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傅總我們錯了!」
「對對,我們其實就是嘴賤,根本沒想幹什麼,我們就不打擾了!」
「傅總您大人有大量,我們這就滾了!」
而跟在傅瑾淵身後的助理驚呆了,看着傅瑾淵懷裡的那個女人,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這還是那個不近女色的傅總嗎???
他竟然會維護一個素未謀面的女人!
而且還是兩次!
還抱着這個女人!
還這麼近!!
任語薇微微抬頭看着傅瑾淵,因為體內的藥物作用,肌膚泛紅,眼神濕潤又勾人,無力的張了張粉唇,輕輕的說道:「幫我……」
傅瑾淵眸色深沉,半響移開了自己的視線,「把張醫生叫過來。」
說完,傅瑾淵將女人打橫抱起,抬步走入電梯間。
在電梯門關上之前,傅瑾淵又補了一句:「606號房。」
話音落地,電梯門隨之關閉。
助理驚詫之餘,趕緊給張醫生打了個電話過去。
另一邊,任嫣兒故作驚慌:「爸媽,姐姐怎麼不見了?」
任嫣兒聲音不大不小,正好讓在場的賓客們都聽見了她的話。
任建平環顧四周,見找不到任語薇的身影,皺了皺眉:「愣着幹什麼,還不快去找?」
「這麼大的地方,去哪找?」李媛媛面露不滿,只覺得這個女兒真是事多。
而一旁的任嫣兒則做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她小心翼翼的開口:「其實,我剛才好像看見姐姐了……」
「在哪?」任建平即刻詢問。
任嫣兒用壓低了,但是又保證離得近的幾人都能聽見的聲音,怯怯的說道,「好像有幾個男人把姐姐帶上樓了。」
此言一出,眾人嘩然。
雖然他們所在的位置是舞會會場,但樓上卻是酒店的裝修,參加舞會又去了酒店,會做什麼,自然不用多說。
頓時,賓客們看着任建平的眼神有了些許微妙的變化。
「建平,你先別生氣,語薇那孩子自小從孤兒院長大,不懂事也是正常。」
任建平不滿的瞪了李媛媛一眼,臉色難看的說道:「既然去了樓上,那就一層一層找!把她給我找出來!」
說罷,任建平抬步上樓。
任嫣兒和李媛媛對視一眼,只好也跟了上去,其餘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賓客也跟着上樓。
此時的任語薇正渾身燥熱的躺在床上,她體內的那股衝動愈來愈明顯,而身旁的傅瑾淵,渾身散發著一股男性荷爾蒙的味道。
任語薇彷彿找到了解藥一般,半閉着眼睛,雙手在傅瑾淵身上亂摸。
在觸碰到傅瑾淵的腹肌時,身上的燥熱才有了一絲絲緩解。
任語薇還故意伸手,攀上了傅瑾淵的脖頸,恨不得整個人貼在傅瑾淵的身上。
傅瑾淵喉結上下一動,默默的側開身子,與任語薇保持距離。
「再等等,醫生很快就來了。」
望着傅瑾源,任語薇緩緩點頭。
她知道按照傅瑾淵的性格,肯定不會趁人之危的,她本來也就是想和傅瑾淵接觸一下罷了。
只是他這麼好,自己上輩子怎麼就看不到呢?
這時,外邊的人已然找了上來。
他們一間又一間的排除,來到了最後一間套房。
看見門上掛着金燦燦、刻着總裁套房的房間,所有人面面相覷。
任建平憤怒的大步上前敲了敲門:「任語薇!你是不是在裏面?」
任建平敲完等了一會兒,卻沒有得到回應,頓時更加火大:「孽女,給我出來!」
咔嚓!
套房門緩緩打開,走出來的男人身形偉岸,臉上帶着一張做工精緻的狐狸面具。
任建平看見了眼前的男人,剛才的氣焰一下子全消了下去,有些結巴:「您……」
其實按照兩家的婚約,任建平怎麼說也算是傅瑾淵的岳父,算是傅瑾淵的長輩了。
但是不知道為何,任建平看着傅瑾淵就有些膽寒,加上家裡的生意還要靠着傅瑾淵,根本就不敢擺上長輩的架子,僅有的幾次看見傅瑾淵,都是畢恭畢敬的。
生怕惹了人不快。
傅瑾淵聲音冷淡,「找我?」
「哦不不不!」任建平傻眼了,急忙擺手解釋,「我是在找我那孽女,您是一個人嗎?」
「嗯。」
「抱歉,打……」
任建平話還沒說完,傅瑾淵就嘭一聲關上門。
這讓在場的眾人頗感尷尬。
傅瑾淵走到床前,床上的女人臉頰緋紅,呼吸有些急促。
原來是任家的女兒。
傅瑾淵的眼神閃過一絲銳利。
丟了臉的任建平不滿的看向任嫣兒:「你不是說那孽女跟男人上樓了嗎?她到底在哪?」
「我……」任嫣兒臉色慘白,「我也不知道,明明看見她跟男人上來,怎麼會……」
任嫣兒不可置信,任建平則覺得十分丟臉,扭頭就走。
見狀,任嫣兒和李媛媛急忙跟上任建平的步伐。
任嫣兒氣得臉都扭曲了,她明明看見任語薇被那幾個人攔住,為什麼二樓沒有她的身影?
難道她在傅瑾淵的房間里?
不可能,傳言傅瑾淵奇醜無比,不近女色,他不可能幫任語薇的。
任嫣兒正思考着哪一個環節出了錯,正好與兩個人擦肩而過。
她看了眼那兩人,其中一個……貌似是醫生。
醫生?
任嫣兒雙眼一亮,她知道,任語薇一定在二樓!
「媽,我肚子突然有點痛,想去個洗手間,您在樓下等我好不好?」
任嫣兒小臉一片蒼白,李媛媛信以為真,點了點頭:「快去吧。」
「好。」
任嫣兒回應後,趕緊跟上那兩個人。
他們肯定是去幫任語薇的!
向來敏銳的特助一下子便感覺到有人在跟着他們,他與醫生互視一眼,十分默契的各分兩路。
特助轉身進了其他房間,醫生則去了總裁套房。
「傅總,您找我?」
「嗯。」傅瑾淵微微頷首,看了眼床上神色迷茫的任語薇,「幫她看看。」
順着傅瑾淵的視線,醫生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任語薇。
見是個女孩,醫生目露驚訝,沒想到向來不近女色的傅瑾淵床上居然躺着一個女人,真是鐵樹開花了。
但驚訝歸驚訝,他還是走到了任語薇身邊為她進行檢查。
這一檢查,醫生更驚詫了,脫口而出:「傅總,您給她下藥了?」
,content_num

《恰似寒冬遇驕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