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卿如雨天鴻鵠宴
卿如雨天鴻鵠宴 連載中

卿如雨天鴻鵠宴

來源:google 作者:霽羽月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狄文羽 謝凌天

1V1HE團寵謝家戰神被敵國所殺,世代忠勇,卻一朝被滅滿門,唯一遺孤謝凌天蟄伏多年只為找出真兇報他滿門抄斬之仇,直到一個嬌俏的身影出現在他的生命中像一束光帶給他所有溫暖初見,狄文羽救了他一命,他狼狽不堪再次相見,又把她當成賊人出生在蜜罐中的狄文羽與謝凌天天壤之別世道無情,人有情,謝凌天生死不明之時,狄文羽背下所有的罵名抵擋所有人的偏見只為保護謝凌天「你不是一個人,你有我,我是你的家人,我永遠都不會拋下你,」「狄大小姐~文羽~娮娮」「娮娮,此生,我將忠誠於你,無論生離死別」「待沉冤昭雪,娮娮我必三書六禮明媒正娶你.....從此爾爾辭晚朝朝辭暮,此生你都別想離開我」展開

《卿如雨天鴻鵠宴》章節試讀:

謝凌天在與谷主告別後就下山了,這麼些年謝凌天也是有自己的勢力的,還有一股除了大事絕不能動用的勢力,除此之外,還有一個任何人都想不到的身份……

待身份一切等安置好後,馬上,就要到了澧朝最熱鬧的節日花燈節,這天皇上也會設宴款待,正是他露面的好時機,十多年過去了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人記得謝家。

傳聞在花燈節之間,有情人親手為對方寫上一個祝福掛在樹上越高越好,願望就一定會成真,狄文羽雖說不信那些,但是她最愛玩,哪裡好玩去哪玩,因着上次被葉婉圈了好久不能出門,這次花燈節求了好久總算可以出來玩啦。

狄文澤左捧一個右捧一個,身上實在是沒有地方放東西了,他從前不知道,陪女孩子逛街竟是個體力活如此累人

而前面時不時傳來笑聲的溫暖狄文羽兩人笑的絲毫不在意麵子。

「小沒良心的,你哥我快累死了,也不知道給我分擔分擔」狄文澤大口喘着粗氣乾脆一動不動停在原地,以表示他的生氣。

溫暖和狄文羽相視一笑,溫暖先開口道「你大哥也跟着我們逛了好久了應該也累了,我們找個酒樓歇息歇息」

「還是溫妹妹善解人意,不像某些人冷血無情」狄文澤接話道

「哎呦,你還敢打我狄文羽」兩兄妹就這樣一路上歡笑打鬧着,殊不知動作全落在了一個人的眼眸里。

「公子,那就是兵部尚書嫡女和嫡子,旁邊的是太傅嫡女溫暖」霍宸一身黑衣,淹沒在黑夜中,恭敬的回答道

謝凌天要晚一些進宮,所以便在酒樓處喝茶,二樓的窗戶旁,下面發生何事一覽無餘,謝凌天靜靜的敲打着桌面,看着下方淺笑嫣然的女子,那女子是這般明媚陽光。看着就叫人心生歡喜,吸引了謝凌天所有的目光。謝凌天是有仇必報之人也是心懷感恩之人,若這位狄小姐有危難之際,自己也會儘力救她就算還了之前的恩情。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走」謝凌天起身,周圍都黯然失色了不少,不得不說謝凌天的確是個美男子,就是彷彿滿臉寫着生人勿近一般,讓人不敢接近。

此時宮殿內,觥籌交錯,推杯換盞,歌姬舞姬跳着優美的舞蹈,唱着樂曲好不熱鬧,皇上一襲金色常服,柔滑的錦緞蓋不住與生俱來的霸氣,幾株竹綉在袖口和袍上,金絲玉冠束起墨色的髮絲,清冷的目光一凜,劍眉輕揚,薄唇微抿,好看的側臉稜角分明,「各位愛卿,今日花燈節家宴,不必拘束」

「兒臣有一禮想贈與父皇」太子宣耀鐸率先開口道,他拍拍手,大殿外似乎有隱隱震動,只見許多人抬上了一個巨大的籠子上面蓋着紅布,大殿上舞姬等紛紛退散太子抬手扯下了紅布,一聲震天響的虎嘯嚇得有些膽小的人差點驚呼出聲,是一隻百獸之王老虎,眼睛炯炯有神,在籠子里來回踱步,皮毛光亮,走起路來精神抖擻。

「兒臣前日打獵,遇上一隻老虎,想着虎骨泡酒對身體大有益處便獻給父王」太子恭敬地回答道

「哈哈哈哈,好,太子有心了 ,賞」皇上更是高興了,他最欣賞的兒子除了太子就是三皇子了,朝堂之中這二人明面上兄友弟恭,私底下誰知道呢。

果然三皇子看到太子,內心一哼,竟這般迫不及待的邀功了嘛。可是面上還是那般溫潤如玉的表情

太子乃皇后慕容氏所生,慕容家乃開國功臣,地位甚高,皇上雖不常去皇后宮中,可皇后就是皇后地位無人能動,三皇子生母是端妃,四大妃位之首得皇上寵愛久盛不衰面容貌美三皇子隨母后也生的儀錶堂堂。皇上子嗣不多,如今也只有四個皇子,和大公主五公主。五公主與三皇子乃一母同胞,是皇上最喜愛的公主,嬌生慣養出來的性子也是無法無天。

宴席進行到一半,一個不速之客,夜王殿下來了,夜王一襲黑衣,邁着不急不緩的的步伐走到皇上面前,身旁跟隨着的是謝凌天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臣弟來遲,還請皇上責罰」夜王是太上皇在位時最有可能與宣燁爭奪皇位之人,太上皇駕崩,皇位傳給宣燁是當時人們都沒有想到的雖說他是太子但是能力比夜王還差一些,可最後還是傳了宣燁,宣燁上位後以邊境不安穩之由派夜王前去把守直到邊境無戰亂除非皇上召見不得回京。誰都能看出來這是皇上擔心皇位被搶尋一個由頭把他打發出京,還留下了夜王的嫡子當人質,理由是稚子尚小恐夜王一去不歸無人繼承。便留在宮中教導直到夜王回京。

「夜王何錯之有,朕從信中以為你會晚幾日到未曾來的這般快」皇上面容不變 彷彿,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臣弟心中挂念犬子,任務一結束就恨不得飛回京中,也幸好是提前了日程回京,否則恐怕皇兄見到的就是臣弟的屍骨了」

「哦?何事發生」

「臣弟途中竟遭遇了劫匪,臣也不幸受傷,幸好偶遇恩人相救恐怕結果不敢多想」夜王說罷,往後稍退,謝凌天就這樣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皇上一副吃驚的表情趕忙說道「朕竟不知還有此事發生,夜王放心朕一定徹查此事抓住是何人如此膽大包天,不知這位是何人,朕也會重重獎賞」

「草民乃軒轅谷少谷主凌天,途中偶遇救了夜王殿下,不過是偶然不求賞賜」謝凌天背挺直不卑不亢目視着皇上,嘴角帶着淺笑,內心卻掀起了滔天巨浪。呵 宣燁總算見面了。

這一席話在場無不震驚,軒轅穀人從不在人前顯露,也無人知曉軒轅谷在何處異常神秘,如今少谷主竟是夜王殿下救命恩人,難不成夜王與軒轅谷有所勾結?連從不在人前漏出喜怒哀樂的皇上也難免震驚,而且一直看着凌天,有些眼熟,又搖了搖頭從未見過很少有人敢直視皇上,此等場面他也沒有露怯是個不凡之輩,若是軒轅谷真與夜王有所勾結,可不是個好消息。

「凌天,救了夜王你也是皇室的恩人賞賜是一定要有的,我便賞賜你城中一座府邸,另有黃金百兩,另外朕可答應你一個請求,你也可以日後想要了再提」皇上帶着審視的目光等待凌天的回答,他就是想試探凌天會不會留在城中。

《卿如雨天鴻鵠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