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全職法師之我能吞噬萬物
全職法師之我能吞噬萬物 連載中

全職法師之我能吞噬萬物

來源:google 作者:清和羨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安泉 清和羨 遊戲動漫

安泉穿越全職世界,攜帶猩紅詭花之眼吞噬萬物,甚至是天賦都能篡奪「這位同學,你的天賦,看起來很美味啊」ps:本書不舔也不貶低莫凡非系統同人文,不喜勿進後宮愛好者勿進第一次寫書,輕噴展開

《全職法師之我能吞噬萬物》章節試讀:

華夏

嶺南綏鎮

一輪明月懸掛在天際,烏雲飄過,遮住月華之光,投下一片漆黑。

荒野沼澤,七個獵法師趴在草叢裡,一動不動。

「安泉,確定百足黑蚣是往咱們這個方向竄逃?」泰山獵人團隊長王泰小聲問道。

滿身泥濘的安泉聽到後,閉上雙眼,只見一道星軌閃過,一陣心靈之波快速的以安泉為中心向外傳播開。

不一會兒,安泉睜開雙眼,點頭確定道「我在百足黑蚣身上下了一個心靈之印,只要它一靠近我就能感知到它,百足黑蚣現在是朝我們這個方向行進。」

王泰見此欣慰一笑,心裏不由感嘆,才入隊短短一年,安泉這小子對心靈系初階魔法心念-探知用得是愈發的爐火純青。

年輕,也能吃苦,才17歲就快要摸到中階的門檻,這讓他們這些在妖魔堆里摸爬滾打一輩子的老傢伙情何以堪啊,現在的年輕人喲,王泰搖搖頭,不再多想,他目視前方,集中精神,也不在意周邊惡劣的環境,露出老獵人如鷹一般的銳利目光。

「哼,最好沒問題,不然這幾天就白等了。」沼澤邊,同樣是渾身泥濘的莫西干法師拍死一隻蚊蟲不滿道。

「韓束哥,你要相信小安泉,這一年來他的心靈感知就沒出過差錯。」女法師林楠說道。

「是啊是啊,要是真能獵殺黑百足蚣,咱們這次真就賺大發了,那可是戰將級妖魔,爆出的東西不知道能賣多少錢」大胖子財寶一臉興奮。

「別小看戰將,即使它身受重傷,那小子最好感知無誤,不然……」韓束剛想反駁,突然,安泉的聲音從眾人心中傳來「安靜,收斂魔法氣息,百足黑蚣來了。」

「艹」韓束罵了一句,真會挑時候。

泰山獵人團埋伏之地不遠處,一隻巨大的蜈蚣妖魔舞動着僅剩不多的巨足在沼澤上緩慢前進,它通體漆黑,不知經歷了什麼,身上原本蹭亮的甲殼在月光的照耀下卻顯得坑坑窪窪,一抹黑色的物質在它周身環繞,帶着巨鉗的猙獰頭顱上,兩根觸鬚不安的揮動,像是在懼怕着什麼。

看着氣息微弱的戰將級百足黑蚣,安泉也不由興奮,數日前泰山獵人團在執行任務時,安泉意外發現這隻逃竄的百足黑蚣,本想着趕緊逃跑,但察覺到它身受重傷,於是安泉多了個心眼,悄悄地在它身上下了心靈之印。

本來這種心靈戲法安泉還擔心戰將級的百足黑蚣會察覺到,沒想到它慌不擇路,連身上被做手腳都不知道。

在這個魔法世界,一般的戰將級的妖魔起碼要四五個中階法師才能與之對抗,而泰山獵人團只有兩個中階法師,若是以往在沼澤碰上百足黑蚣,他們只有逃跑的份,更不用說將其獵殺,簡直是天方夜譚。

但今時不同往日,面對一隻苟延殘喘的百足黑蚣,安泉覺得他們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收益大於風險,並且打不過可以安全撤退的情況下,安泉的提議得到隊長王泰的同意。

戰將級妖魔所帶來的收益對他們來說實在太誘人,泰山獵人團準備拼一把,搏一搏單車變摩托!!!

於是泰山獵人團照着它的行進軌跡以及身上的心靈之印,提前埋伏,等它筋疲力盡打算將其一舉拿下。

盯着搖搖晃晃的百足黑蚣,安泉鬆了口氣,總算來了,不枉我們等了這麼久,他摸了摸微微發熱的左眼,心中暗道,別急,等下就讓你吃個夠……

身受重傷的百足黑蚣在沼澤上慌不擇路地爬行着,絲毫沒有注意到危險將至。

五 四 三 二 一

隨着王泰最後一根手指朝掌心落下,一瞬間,星圖,星軌宛若煙火般不斷地亮起。

「岩障-山屏」王泰率先出手,星圖流轉,只見百足黑蚣周邊數座岩石山屏隆起,率先布置的光之陷阱使百足黑蚣錯過了最佳逃跑時機,山屏高聳,百足黑蚣直接被圍困阻擋。

「冰鎖-貫穿」韓束緊接着高呼一聲,寒冰之鎖從岩石山屏上豁然竄出,它們相互碰撞發出金屬般的聲音,將百足黑蚣牢牢束縛在山屏之阱。

王泰的岩障配合韓束的冰鎖儼然構成一道岩冰束縛大陣,鎮壓着劇烈掙扎的百足黑蚣。

其餘人早已準備就緒,見此立刻開始魔法轟炸,火滋,風盤,光耀,烈拳,冰蔓這些附帶着不同效果的魔法呈現出五彩之色若煙火般在這漆黑的沼澤之地不斷閃耀,或焚骨爆裂,或冰凍凝結,或光耀失明,或風盤席捲,或心靈衝擊……

漫天的魔法煙霧,大胖子財寶喘着氣說道「死了嗎?」

「不,不知道啊。」一次性連續釋放魔法,林楠也是氣喘吁吁。

一直緊盯着百足黑蚣的安泉感知到百足黑蚣劇烈的精神波動,連忙大喊道「小心,它還沒死!」

深坑中,百足黑蚣拖着殘破的身軀掙脫冰鎖,朝着安泉他們發出絕命一擊,它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但在臨死之前它要讓這些卑劣的人類先下地獄去。

它直立起上半身,猙獰頭顱上的巨鉗猛地張開,發出一聲憤怒無比的尖嘯,只見數道泥石詭異飛起,如金屬鎧甲般迅速地附着在它身上,泥石修復着它的殘軀,百足黑蚣的氣息竟然在不斷攀升着。

「是百足黑蚣的岩軀,快躲開!」王泰見狀大叫一聲。

泥石鎧甲上的詭風似乎帶着某種加速效果,只一瞬間,剛剛還在遠處的百足黑蚣已經近在眼前,百足黑蚣張開被泥石加固的鋒利巨鉗,彷彿一把鐮刀朝離它最近的韓束襲去。

凌厲的刀風還沒靠近就已經在韓束臉上划出道道傷口,這種攻擊就算是盾魔具也無法抵擋,韓束反應也快,一道青光從他雙腿閃過,韓束連忙催動履魔具向外一撲,險險躲開了百足黑蚣的攻擊。

但是卻忘了在他後面還有一個人,林楠被孤零零地拋下,她躲閃不及,只能勉強支起一個水御,可一個初階水系魔法怎麼能抵擋得了戰將級的攻擊,林楠臉色蒼白,絕望地等待着命運的降臨。

「林楠快趴下,小風,用風軌把她移出來。」財寶驚叫道。

「艹,沒時間了。」小風絕望道。

「該死,來不及了」王泰手中的火系星圖才完成一半,根本無力支援,而其餘人甚至都沒反應過來。

完了,林楠要被腰斬了,老法師北川閉上雙眼,不忍直視。

就在所有人都要放棄時,本該響起刀斬肉的聲音卻遲遲沒有傳來,北川睜開雙眼,百足黑蚣竟然詭異地停在空中,不斷扭動的身軀彷彿在遭受劇烈的痛苦。

安泉滿頭大汗,臉色蒼白地朝王泰喊道「隊長,快攻擊,我要撐不住了。」

「安泉,好樣的。」王泰忍不住讚歎一聲,手中的星圖在這一刻終於完成。

隕炎-烈拳-地剎

王泰目光一凝,拳狠狠地轟向地面,滾燙的隕石岩漿一下注入到地面,一道暗紅的能量迅速沿着地表蔓延到百足黑蚣的腳下。

「轟轟轟!」

地表猛然裂開,數朵巨大的火焰噴涌而出,化為一朵死亡地剎之花在百足黑蚣身上轟然爆炸,隕炎附帶的持續爆炸不斷地轟擊着百足黑蚣,百足黑蚣身上的泥石鎧甲漸漸脫落殆盡,露出原本殘破的身軀。

百足黑蚣劇烈掙扎着,但在這充滿死亡的地剎之花下最終化為了黑色粉末,微風吹過,消散在月華之下。

「沒事吧?」安泉朝林楠伸出手,被嚇癱在地的林楠握住安泉的手順勢站了起來,月光之下,少年俊秀的面孔是如此令人心動,清風輕拂,銀髮隨風舞動,宛若精靈。

這一刻,林楠竟然忘記了自己剛與死神擦肩而過,呆愣地盯着安泉好一會兒,她才羞紅着臉,嬌滴滴地說道「沒事兒。」

安泉點點頭,沒事就好,要是被嚇傻了,隊伍重新招募也是件麻煩事。

突然,一個大肚子從他旁邊襲來,只見財寶大大咧咧地攬着安泉的肩膀高興道「安泉你小子真行啊,那個心念-衝擊用得真及時,剛剛我都沒反應過來,還好有你,不然林楠真要交代在這裡。」

安泉不動聲色地從財寶的大黑手中逃離出來,說道「我也是提前預防才勉強完成心念-衝擊。」

「安泉謙虛了啊,這份提前預防的警惕感可不是人人都有的。」老法師北川走過來讚歎道。

「唉,時光催人老,一代新人換舊人,想當初你參與第一次獵殺,緊張害怕得連魔法都放不出來,現在已經成長得可以獨自製定獵殺戰將級妖魔的計劃。」王泰也是感嘆道「我宣布,你已經是個合格的獵法師了!」

「還是隊長您教導有方。」安泉謙虛道,小風見任務順利完成,瞅着滿臉羞紅的林楠和意氣風發的安泉連忙聯合財寶一起打趣挪耶着,一片歡喜聲中,只有韓束嫉妒地盯着安泉。

見眾人歡喜,王泰悄無聲息地靠近韓束,前一秒祥和的面容瞬間變得猙獰,他厲聲道「收起你那點小心思,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幹什麼,如有下次,我親自把你處決。」

「隊長,你聽我解釋,我真不知道林楠在我後面……」韓束慌忙解釋。

「閉嘴,你當了這麼多年的獵人會不知道後面有人,怕不止是林楠吧!」王泰怒道,當時,林楠後面站着的是安泉。

「嘿,大家快來,這裡有好東西!」財寶大叫道。

「隊長,我……」韓束見王泰走遠,慢慢閉上嘴,陰毒的目光狠狠地盯着王泰「老東西,遲早有一天我會把你送入地獄……」

百足黑蚣死亡之處,財寶從一堆黑乎乎的骨灰中摸出一個帶着褐色紋路的脊背狀骨骼連摸帶啃,老法師見狀連忙搶過,罵道「你怎麼什麼都敢下嘴,也不怕死?」

「北老頭,這是什麼玩意?」財寶也不在意北川的吐槽,疑惑問道。

「這是戰將級的異骨,好東西啊。」北川感嘆道。

財寶吞了口口水,一臉緊張「那能賣多少錢啊?」

北川估摸着「至少上千萬。」

「千萬?」財寶大叫一聲,「發了發了,這次真賺大發了。」

林楠也從小鹿亂撞中回過神來,認真算到,一千萬,每人平分能拿一百多萬,再加上獵者聯盟里的懸賞金和自己這些年積攢的儲蓄,林林總總快五百萬,已經夠買一份較差的星雲之脈進階中階,林楠興奮得笑出聲來,終於熬出頭了。

小風聽到後也是一臉高興,王泰走過來拍拍老兄弟北川的肩膀,一切盡在不言中。

不遠處,安泉凝視着百足黑蚣殞命之地,只見他漆黑的左眼竟漸漸地染上一抹猩紅,猩紅之眼上,一朵黑色的詭異之花慢慢地綻放開來。

在變異左眼的加持下,安泉看見一縷附着着一抹黑色的蜈蚣魂魄,蜈蚣魂魄彷彿一隻小螢火蟲四處遊盪,猩紅左眼上的詭異之花見此竟緩慢旋轉起來,一股強大的吸附之力在左眼盤旋,那四處飄蕩的蜈蚣魂魄連帶着那一抹黑色迅速地被吸納進安泉的左眼之中。

吸納結束,猩紅左眼微微發熱,像是吃飽的小孩般在發出歡呼。很快,安泉左眼上的詭異之花漸漸枯萎,猩紅之色也迅速散去,漆黑的左眼上,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連站在安泉身旁的小風都沒發現……

這是?精魄!!!

以往猩紅詭花眼吸納的不是魔石就是混濁殘魄,帶給自己的反哺終究有限,本來這次就想要個戰將級殘魄去突破中階,沒想到竟然是精魄,而且是戰將級的精魄,太好了,這下中階穩了。

不過那一抹黑色怎麼有點奇怪,安泉好像在哪裡見過,那是?那是!!!

安泉猛地一愣,他向王泰問道「隊長,你剛剛有沒有發現百足黑蚣身上好像纏繞着一股黑暗詛咒的氣息?」

「黑暗詛咒的氣息?」王泰疑惑道「好像是有,但可能是百足黑蚣和其他妖魔戰鬥後留下的,這個不足為奇。」

「是嗎?」安泉回道,但是仔細思考着百足黑蚣的逃跑方向,以及那份詭異的記憶,安泉原本興奮的表情漸漸凝重了起來。

聽到安泉和王泰的對話,韓束望向那些黑色粉末,神色莫名……

《全職法師之我能吞噬萬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