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塞上隱龍
塞上隱龍 連載中

塞上隱龍

來源:google 作者:吾家小五哥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吾家小五哥 李斌

穿越到古代,竟然成了西北小鎮上一名光榮的店小二,這也就罷了!靠自己的領先的知識發家,輕輕鬆鬆做個富家翁也不錯嘛!奈何時勢逼人,加上一個見不得光的神秘身份,不得不走上強軍之路…展開

《塞上隱龍》章節試讀:

燒了七八分鐘左右,鍋里的酒水都燒開了,開始往上冒着蒸汽,蒸汽在上升過程中遇冷化凝聚成一顆顆小水珠,這些小水珠沿着鍋蓋邊緣一滴滴的滑落到旁邊的竹筒里,又沿着竹筒流向灶台旁的酒罈中。

頓時整個廚房裡酒香四溢,令人聞之欲醉。

「成了!」

李斌看着猶如琥珀一般的白酒流入酒罈中,臉上欣喜之色溢於言表。

拿過勺子從酒罈中舀了半勺白酒,先放在鼻下嗅了嗅,然後嘗了一口,砸吧砸吧嘴,接着一飲而盡,閉上眼睛,一臉的享受。

感受着酒精在體內散發,暖洋洋的,忍不住贊道:「這才叫酒嘛!」

確定了白酒的成功,李斌便跑出去將店裡剩餘糟酒全抱了過來,在鍋中酒水蒸的快見底時,又倒了五壇進去蒸。

突然廚房外傳來柳茹憤怒的咆哮聲:「臭小子,老娘的酒呢?怎麼一壇都沒有了?」

接着廚房門被暴力的推開,柳茹看着正在往禍里倒酒的李斌,氣急敗壞地罵道:「你個敗家子,你不喝也不能這麼糟蹋…」

忽然鼻子里聞到了濃密的酒香味,忍不住多吸了兩口,嘴裏的話也戛然而止!

就見李斌正對着自己咧着嘴傻樂,灶上還擺着被竹管環繞的蒸屜,順着竹管看去,一條猶如琥珀一般的銀線,嘩啦嘩啦地流入了酒罈中。

柳茹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忙轉身出去,將酒館大門給關上,回到廚房又將廚房門給關上。這才抵在門上用手順了順自己的胸口。

「嬸娘,至於嗎?搞得跟做賊了似的!」

「臭小子,你懂什麼?讓別人學了去,你還賺什麼錢?」說著也不再理他,走到灶台邊仔細地打量起來。

「嬸娘,嘗嘗?」李斌嘿嘿一笑,取過勺子從酒罈里舀了半勺遞到柳茹嘴邊。

柳茹看着嘴邊的半勺白酒,深深吸了一口氣,將酒香送入肺腑後,誇讚道:「不但好看,還賊香!」

誇完便將勺中酒一口飲盡,只是剛一入喉就被嗆到了,咳嗽不止:「咳咳…好辣…咳咳…」

「這白酒太烈,不能這麼喝的,得一小口一小口的抿!」李斌一邊幫她輕拍着後背,一邊說道。

又咳嗽了兩聲,柳茹才張開嘴,用手扇了扇,道:「真辣!好烈的酒!」

「要不要再試試?但是要一小口一小口的抿,可不能再這樣喝了!」

柳茹點了點頭,拿過勺子,舀了一點,然後照着李斌說的,抿了一小口,閉上眼睛,細細地感受起來。

入口辛辣,入喉如刀,入肚如火燒,過後便覺得暖洋洋的,醇香無比,口齒留香!

好一會才睜開眼睛,兩眼放光地看着李斌,驚喜地道:「要發財了,發財了!」

「嘿嘿,我說過以後會讓嬸娘您享福的嘛!怎麼會讓您失望呢!」

兩人接着便開始商量起賣白酒的事情,還給白酒取了個拉風的名字,叫神仙釀,無形中給白酒拉高了無數個檔次。

至於銷路,兩人根本不愁!所謂酒香不怕巷子深,只要把這酒往門口一擺,酒香味自然會吸引路人來品嘗!特別是在這北方,不管男女都愛喝酒,只因北方寒冷,而飲酒可以驅寒!只是看有沒有條件喝了!

最難得是定價上,柳茹覺得買高價好。李子恆覺得定價太高很多人喝不起,而白酒屬於消耗品,做高價只能賺極少部分人的錢,還會遭人眼紅!也不利於快速打開各地的市場,不管哪個時代有錢的人都只是極少數,市場最終都是要靠基層百姓撐着。

李斌盤算了一下,如普通的糟酒,是一百六十紋一壇,一壇酒剛好是六斤多重,一斤為十六兩。差不多就是後世的十斤重,經過蒸餾可得七斤左右,於是直接拍板決定直接定價五百紋一壇。

下午,柳茹爽快地拿出大半的積蓄,給李斌去購買了三百多壇酒回來,進行加工蒸餾。

經過三天的加工,將所有買來的糟酒加工成白酒後。李斌怕忙不過來,還特意去通知了王超和劉洋孫怡,讓他們過來幫下忙。

其實叫上三人,除了想拉他們一把。也是出於對自己實力的考量,所謂財帛動人心,難保有些人看到白酒的利益不會鋌而走險,在他沒有成長起來之前,多一些人幫助,也是多一分力量。

準備好一切,好好地休息了一天,養足精神。

次日早上,正是趕集熱鬧之時!緊閉幾天的李記酒館大門終於打開了,王超和劉洋幫着抬了一張桌子放在酒館門口的街道上,李斌柳茹孫怡三人則抱着酒罈和一疊酒碗出來。

將酒碗在桌上擺滿後,李斌打開了一壇酒的密封蓋,給桌上的每個酒碗倒上一點。頓時酒香四散開來,路上的行人聞到酒香味,忍不住多吸了幾下鼻子。

「好香!」

「好濃郁的酒香啊!」

「好酒,絕對是好酒!」

「趕緊過去瞧瞧去!」

都不需要李斌吆喝,僅憑酒香就吸引了路人,紛紛涌過來看熱鬧。當看到酒碗中清澈見底的白酒時,又是驚詫不已,誇讚聲和質疑聲此起彼伏。

「狗蛋,你家這是什麼酒啊?」

「清澈見底,猶如琥珀一般,真好看!」

「這麼清澈,這酒還有酒味嗎?」

「是啊!搞不好是兌水兌太多了!」

「狗蛋他嬸娘,你家做生意一直就收的比別家貴,賣個酒還兌這麼多水,也太缺德了吧?」

柳茹一聽這話,哪還受的了,當即回懟道:「你才缺德,不懂就別瞎說!沒點眼力勁!」

要不是她今日心情好,敢這麼擠兌自己,早就破口大罵了,哪還會這麼文明的懟人!

李斌見圍過來看熱鬧的人也不少了,抬手壓了壓,待安靜了一些後,對着眾人拱了拱手,開口道:「各位街坊鄰居,叔叔嬸嬸,大哥大嫂們,這是我們李記酒館自家釀的酒。今天不為掙錢,主要是想請大夥給品鑒品鑒,嘗嘗鮮。」

「真的嗎?不要錢?」

「隨便喝嗎?」

「狗蛋,那不得喝窮你們家啊!」

眾人又開始七嘴八舌打趣起李斌來。

李斌微笑着,再次壓了壓手,清了清嗓子。道:「這桌上的酒,大夥想嘗的隨便嘗,但是我先申明這酒太烈,喝的時候有講究,得抿着小口小口的飲。大家也最好不要大口喝,否則容易被嗆到!更不能貪杯,容易醉,醉倒了,我家可沒地方給你們睡!」

《塞上隱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