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仙俠修真›上官婉凝慕景睿
上官婉凝慕景睿 連載中

上官婉凝慕景睿

來源:外網 作者:重生之嬌養瘋批反派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重生之嬌養瘋批反派

前世,她用自己的聰慧才情為他拉攏人心,讓父親和外祖父用朝中權勢助他登上皇位;他登基之日,是他們大婚之期,被她拋棄的未婚夫攻破城門; 那個讓她愛入骨髓的男人,為求自保竟然將她當做禮物送出,為了讓她未婚夫放他一條生路,屠她滿門; 她在未婚夫身邊待了三年。三年來,他不曾給過她好臉色,只是日日求歡,卻從未給她名分。 她帶着滿腔仇恨重生歸來,這一世,她護父母,斗白蓮,殺渣男,發誓要讓害過她的人百倍奉還,但是唯獨…… 那個冷麵戰神,她指腹為婚的夫婿,是她心中抹不去的傷痕。 回憶前世三年相處,算上今生重逢相護,她漸漸明白,那三年,其實是他對她最濃烈的愛!展開

《上官婉凝慕景睿》章節試讀:

「先回去再說。」

慕景睿起身就走,上官婉凝跟了幾步,雙腿發軟,踉蹌着向前跌倒,重重的撞在了慕景睿的後背。

慕景睿回頭,眉頭擰成了一個結。

「笨!」

一聲呵斥,語氣裡帶着責備,卻彷彿也有寵溺。

上官婉凝覺得自己永遠都看不懂慕景睿的真正心思。腦海之中情不自禁的閃過過往種種,讓她不由得有些失神。

突然身子一輕,整個人都被抱了起來。

慕景睿帶着上官婉凝飛檐走壁,不到一盞茶的功夫就回到了宰相府。

府中燈火通明,還沒進屋就能聽到裏面的爭論聲和抽泣聲。

「老爺,這可怎麼得了啊?那些綁匪抓了凝兒,會不會欺負她折磨她?」上官夫人已經哭得雙眼通紅。

上官岳身為宰相,經歷過那麼多的大風大浪,此刻也有些六神無主。

上官筱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端着熱茶依然顫抖着。

「爹,大娘,都是我不好,早知道會發生這種事……姐姐說要出去玩我就該阻止她。我幸好得二皇子相救,可是姐姐怎麼辦呢?那些綁匪沒有人性的。」

上官筱筱一邊說,視線悄悄的與蕭震霆交流着。

「上官大人,不如就讓我跟京兆府說一聲,從現在開始全城戒嚴,全力搜尋凝兒的下落。」

上官岳眉頭緊鎖,他雖然擔心女兒的安危,但是如果為了上官婉凝而封鎖京城,這件事必定會成為朝中政敵攻擊他的把柄。

「爹,要不您就聽二皇子的吧。姐姐落在綁匪手裡……這些事情傳揚出去……恐怕會玷污了她的清譽。」

上官夫人的怔了怔,身子不由自主的顫抖着,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驚慌。

上官筱筱所說的情況,是有可能發生的。

「多謝妹妹關心了。」

上官婉凝在慕景睿的陪同下走了進來,目光清冷的掃過上官筱筱的臉。

從她進屋看到蕭震霆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經猜到了一半的真相。

「凝兒……」上官夫人立刻衝上來緊緊抱住了女兒,上下打量了一番,「你嚇死我了。怎麼樣?沒事吧?」

「娘,我沒事,景睿救了我。」

上官婉凝的話,讓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了慕景睿的身上。

尤其是上官岳。

他聽聞上官婉凝把慕景睿放在了自己的院子里,本來就覺得奇怪。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上官岳的眼神,停留在了慕景睿的脖子上。

慕景睿面無表情,淡淡答道:「大小姐外出遊玩遇到劫匪,我帶着她逃到湖邊,不慎落水,不過也正好擺脫了劫匪。」

他隱瞞了一部分,事實上那幾個劫匪已經被他打暈了。他原本很痛恨上官岳一家嫌貧愛富,撕毀婚約,但是……

慕景睿想起來上官婉凝為她療傷的場景,這讓他堅硬冰冷的心,融化了一角。

「真可憐……」上官夫人不管過程如何,她看着渾身都濕透的女兒心疼不已,「來人,快給大小姐準備熱水洗漱。—凝兒,娘陪你回房間去。」

上官婉凝輕輕點了點頭。

她從慕景睿的身邊走過,對着他露出了甜甜的笑。

蕭震霆看在眼裡,藏在袖中的手緊緊握成了拳。

如果今天晚上不是慕景睿突然殺出來,按照他的計劃,他英雄救美的同時,也能得到上官婉凝的人。

到時候,木已成舟,上官家就該求着他娶他們的女兒。

「你是凝兒的貼身侍衛?」蕭震霆的目光輕蔑的在慕景睿的身上來回掃了一圈。「如果你能盡忠職守,今天晚上凝兒就不至於受這樣的罪了。」

慕景睿站在原地沒有說話。

「上官大人,把這樣的留在凝兒身邊,恐怕對她無益。更何況,他還是罪犯家屬,屬於賤民。」

上官岳眯了眯眼睛。

當年他和慕景睿的父親同朝為官,雖然一文一武,卻意氣相投,這才結下了兒女親家。

在慕景睿的父親沒有外放京城之前,兩家常有來往,他也算看得慕景睿長大。

他其實對慕景睿很滿意。不過,畢竟今時不同往日了。

「二皇子說得沒錯。」上官岳是一隻老狐狸,今天晚上的事情也看出了一些門道,「來人,把慕景睿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

立刻就有侍衛進來,不等他們動手,慕景睿自己邁步走了出去。

很快,院子里傳來了杖責的聲音。

慕景睿卻是一聲不吭。

「二皇子,今天晚上你救了筱筱,下官感激不盡,他日一定登門拜謝。」

上官岳這是下了逐客令,蕭震霆也不是傻子,只好順勢告辭。

第二天清晨,綠桐伺候上官婉凝梳洗,提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那些人下手可真夠狠的,把慕景睿打得皮開肉綻。老爺還不準請大夫呢。咦?大小姐,您怎麼了?」

上官婉凝的臉色慘白,手腳冰涼。

她重生醒來,費盡心機想要討好慕景睿,希望將來他功成名就的那一天可以放過上官家。

沒想到……

慕景睿是個睚眥必報的人。這下子,恐怕是把他又得罪了。

上官婉凝不等綠桐替她上妝,便急匆匆的往慕景睿居住的院子走,在走廊拐角處差一點兒撞上了迎面而來的父親。

「這麼急匆匆的要去哪兒?」上官岳嚴肅的盯着上官婉凝,「你很少有如此失態的時候。」

上官婉凝有些懼怕父親,低頭輕聲說道:「爹,我想……」

「下人房不是你一個大小姐該去的地方。」

「但是……爹,景睿他……」

「當初死活要退婚的人是你,現在就不要跟他走得那麼近。慕家不會再有翻身的機會了。」

上官岳的威嚴不容置疑,他沒有再給上官婉凝求情的機會。「今日早朝,你大舅傳來捷報,即日凱旋而歸,到時候你外公會設宴接風,你去外公家住幾天吧。」

上官婉凝眼前一亮。

她清晰的記得,宴會上太子蕭玉珏親自前往,但是回去的路上遇到刺客,九死一生。

如果,幫他避開這一次的劫難呢?

「爹,女兒這就回房收拾東西,馬上去外公家。」

,co

te

t_

um

《上官婉凝慕景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