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蘇棠謝伯庭小說
蘇棠謝伯庭小說 連載中

蘇棠謝伯庭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妖孽世子權寵神醫毒妃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妖孽世子權寵神醫毒妃

一朝穿越,醒來就被塞入花轎,送去給個身中奇毒命不久矣的病秧子沖喜。 蘇棠只想既來之則安之,奈何找茬的太多,逼得她不得不擼起衣袖把夫護。 解毒、虐渣、斗奇葩! 還有嫡妹想吃回頭草,虎視眈眈覬覦她相公?請有多遠滾多遠...... 到頭髮現,最腹黑的還是她相公,扮豬吃虎,她殺人他遞刀,她放火他扇風,明明說好的和離,怎麼就有孩子了?展開

《蘇棠謝伯庭小說》章節試讀:

蘇棠就知道丫鬟會礙事,她道,「我在救他。」
可能嗎?
半夏一臉的不信。
這時候,門被砰砰敲響,有憤岔聲傳來,「大少奶奶,請開門。」
半夏小臉煞白。
完了,這回死定了。
蘇棠鎮定道,「去守住門,不論用什麼辦法,不能讓任何人進來。」
半夏趕緊去。
蘇棠繼續拿銀針,因為一旦開始就必須一氣呵成,不然功虧一簣不說,謝柏庭毒氣攻心,會當場斃命。
一口氣,蘇棠把所有銀針都扎了下去,又從頭上拔下金簪,扎破謝柏庭的手指。
看到濃黑的毒血流出來,她才輕呼了口氣。
只是這口氣呼的太早了,那邊半夏沒能攔住門,被管事李媽媽帶着丫鬟把門撞開了。
好好的新房大門被撞掉了一半。
李媽媽氣勢洶洶的過來,蘇棠慌亂的解下紗帳。
轉身。
朝滿面怒色的李媽媽走過去。
抬手。
啪。
就是一巴掌。
這一巴掌把李媽媽打懵了,也把幾個湧進來的丫鬟給震住了,下意識的後退了好幾步。
李媽媽捂着自己的臉,不敢置信自己竟然被打了,她死死的盯着蘇棠,「大少奶奶……」
「出去!」
蘇棠臉色冰冷,聲音更是凌厲。
她最厭煩的就是她給人治病的時候受人打擾,而謝柏庭的情況又實在危急,她慶幸沒有多耽擱,再晚一刻鐘,就真的神仙難救了。
李媽媽沒想到新進府的大少奶奶脾氣這麼暴躁,稍有不順就動手打人,但她不能走,她是來救大少爺的,不是上趕着給大少奶奶立威的。
李媽媽鬆開手,看向床榻道,「大少奶奶要對我家大少爺做什麼?!」
蘇棠笑了,「新婚之夜,我們夫妻之間做什麼,需要向你交代嗎?」
「我家大少爺已經暈了!」
李媽媽拔高聲音,恨不得破口大罵,沒見過這麼飢不擇食的,就算不是在信王府長大的,好歹也頂着信王府姑娘的名頭嫁進來的,她這麼做,不怕丟盡信王府的顏面嗎?!
蘇棠沒有太多時間和她費唇舌,道,「你們靖南王府娶我過門就是為沖喜,而我正在盡職盡責的忙這件事。」
「如果府上改主意不需要我沖喜了,就請你們靖南王府給我一紙休書,我絕不會死賴着不走。」
「現在,立刻馬上給我出去!」
蘇棠聲音很冷,眼神比聲音更冷,落在李媽媽身上,就像是冰刀子逼過來似的。
蘇棠一步步逼近,逼的李媽媽一步步後退。
退出門的時候,還被門檻絆了下腳,要不是丫鬟及時扶住,就直接摔倒了。
蘇棠指着門對半夏道,「你就站着這裡,我看沒有我這個大少奶奶允許,誰敢進來一步!」
丟下這一句,蘇棠轉身朝床走去。
隔着門,丫鬟們眼睜睜的看着大少奶奶掀開紗帳爬上了床。
半夏站在那裡,看上去像一座山不可逾越,其實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強忍着才沒有雙腿打靶子,她嚇都快要嚇死了,可想到姑娘做的事,她就是死也不能放這些人進去啊。
半夏一顆心顫抖成篩子,姑娘早上還上吊尋死過,不會這會兒還沒有打消這念頭,恨上了姑爺,決定拉姑爺一起死,要把姑爺大卸八塊吧……
床上,蘇棠屏氣凝神給謝柏庭逼毒,原主這副身子太弱了,她祖傳施針之法才行了一半就有些體力不支,強撐着把針行完。
等把銀針收了,臉上脖子已經累出一層細密汗珠,隨便給謝柏庭包紮了下手,就累的體力不支的暈了過去。
半夏守着門,沒人靠近,她也不敢走,站久了,她就坐下來,坐不住就靠着門,靠着靠着,眼睛就迷糊上了。
天將亮,粗使丫鬟婆子起來打掃庭院,打着哈欠見半夏還守在那裡,頓覺新過門的大少奶奶可怕,李媽媽在靜墨軒說一不二,大少奶奶一巴掌把她牙都打鬆動了。
讓貼身的丫鬟守門,丫鬟就真的守了一晚上,她們得是多倒霉,碰到這麼一位性子殘忍的大少奶奶,以後是肯定沒好日子過了。
屋內,謝柏庭躺在床上,睡夢中只覺得有人摟着自己,像貓兒一樣往他懷裡頭鑽,壓的他不是很舒服,下意識的把人推開,只是沒能把人推動,還反倒被抱的更緊了,更有軟糯呢喃傳來,「別動……」
是女人的聲音!
謝柏庭猛然睜開眼睛,就被頭頂上的大紅紗帳狠狠刺了下眼,刺的他有些恍惚。
他不是還有三天才成親嗎?
這是……已經成過親了?還是他在做夢?
走神的功夫,蘇棠已經嫌棄趴他身上睡不舒服,換了個姿勢,臉朝床內側了。
靜墨軒外,靖南王妃身邊的管事寧媽媽帶着丫鬟走進來,清掃婆子趕緊迎上去,「寧媽媽可算是來了,也不知道大少爺這會兒如何了,您快去看看吧。」
寧媽媽心往上一提,「什麼叫不知道大少爺如何了,難道一晚上都沒人伺候嗎?!」
這些日子,靖南王妃憂心兒子的病,一直在強撐,昨天蘇棠下花轎,出了意外,摔碎了玉如意,丫鬟捧着碎玉如意給靖南王妃看,她悲從心來暈了過去。
寧媽媽從昨晚到現在一直貼身照顧,沒敢離身,靖南王妃一刻鐘前才醒,醒來就要來靜墨軒,只是身子虛弱的連床都下不了,寧媽媽攔下她自己來了。
來之前,她還勸靖南王妃,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婆子看着還睡着的半夏道,「大少奶奶昨晚發脾氣打了李媽媽一巴掌,又讓丫鬟守門,誰也不讓進。」
寧媽媽頓時來了氣,「這麼大的事,怎麼也沒人稟告王妃一聲?!」
靖南王府里南康郡主隻手遮天,可事關大少爺,也不把王妃放在眼裡了嗎?!
寧媽媽壓下怒氣,抬腳就上台階,她倒要看看她奉王妃之命來的,大少奶奶是不是也不讓她進屋!
寧媽媽走上前,婆子用腳踢了半夏一下,半夏猛然驚醒,人還沒反應過來,寧媽媽已經邁步進屋了,她謹記蘇棠的叮囑,要起身阻攔,卻被婆子摁住了肩膀,起不來。
寧媽媽憂心謝柏庭,快步走到床邊,伸手就撩紗帳。
剛撩開,就看到謝柏庭坐起來,嚇了她一個激靈。
大……大少爺醒了?
念頭閃過,好巧不巧那邊半夏掙扎,把昨晚撞爛的搭在門邊的半扇門掙塌了。
哐當一聲傳來。
沒把驚魂未定的寧媽媽嚇的魂飛魄散。
寧媽媽連拍胸口,這是想把她活活嚇死嗎?!
不過她更多的還是高興,「謝天謝地,大少爺可算是醒了。」
謝柏庭只覺得後背酸痛,明顯是躺久了,他問道,「我昏睡了多久?」
「足足三天,」寧媽媽哽咽道。
太醫都說大少爺這回扛不過去了,讓王爺準備後事,王妃都不忍心信王府二姑娘嫁過來守寡一輩子鬆了口,是南康郡主堅持說沖喜管用,這才娶了大少奶奶過門,沒想到竟然真的有用,大少爺真的醒了。
寧媽媽喜極而泣。
再說蘇棠,門砸地的聲音把她也吵醒了,她從床上坐起來,眼睛都沒睜開,迷迷糊糊道,「一大清早的吵什麼,能不能讓人多睡會兒?」
陌生的聲音傳來,謝柏庭猛然回頭,就看到一張睡眼惺忪的俏臉朝他倒過來,直愣愣倒在了他懷裡。
謝柏庭身子一僵,下一秒,他手一推,就把蘇棠推開了。
哐當。
蘇棠腦門磕在了床板上。
聲音之大,又把寧媽媽嚇了一激靈。
謝柏庭指着蘇棠問她,「她是誰,怎麼在我床上?!」

《蘇棠謝伯庭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