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甜妻來襲:帝少,乖乖寵我
甜妻來襲:帝少,乖乖寵我 連載中

甜妻來襲:帝少,乖乖寵我

來源:google 作者:楚茵茵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梅玉蓉 楚茵茵 武俠修真

因欠下巨款,她被迫嫁給昏迷一年的男人;因被催生,她只能下藥;結果葯勁太猛,他直接醒了!「你這個下賤的女人,居然連植物人都不放過?」「你不就想懷上我的孩子嗎?好啊,生下孩子後滾出我們家!」一年後:「老婆,你什麼時候回家?我天天在家乖乖等你呢!」「不好意思,騰先生,我們已離婚......」...展開

《甜妻來襲:帝少,乖乖寵我》章節試讀:

  「給你最後三個月,要還是懷不上我們騰家的骨肉,就滾出我們騰家!」

  婆婆梅玉蓉的叫囂還響徹在耳邊,楚茵茵看了看面前直挺挺躺在床上的丈夫,心中百感交集。

  自她一年前嫁過來時他便是這樣,幾乎跟死人沒有什麼區別。

  楚茵茵看了看手裡捏着的X哥,有些歉疚地對床上一動不動的男人說道:「騰盛垣,你別怪我,如果不是你媽天天逼着我生孩子,我怎麼也不會往你身上用這個。」

  楚茵茵本來覺得他就是一直昏迷下去,這日子也是過得下去的。

  她有時還會將他當作一個傾訴的對象,每天嘮叨嘮叨她遇到的煩心事,反正他也沒有知覺,聽不見她說了些什麼。但偏偏她的婆婆提出那麼無理的要求,非得讓她替他生個孩子,可是他現在這個樣子,怎麼生?

  楚茵茵將剛熬好的一鍋魚泥粥端了起來,她抬起手,顫抖着將那一包X哥放了進去,又攪拌了一下,然後將魚粥注一點一點的注入在他的胃管里。

  這X哥是她專門問好閨蜜沈甜拿的,沈甜是個男科醫生。

  可是魚泥粥已經喂下去十多分鐘了,卻沒有任何效果。

  楚茵茵想着,總之今天無論如何也得把這事辦了,她一想到那情景便不由自主的紅了臉。

  「天哪,你到底在想什麼。」楚茵茵拍了拍自己燙得像火燒一樣的臉,想想還是先去洗個澡,也平復一下心情。

  浴室里嘩啦啦的,楚茵茵拿起花灑……

  「嘭」的一聲,外面的門被重重地拉開了,楚茵茵本能地一縮,大喊道:「誰,是誰在外面?」

  那凌亂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啪」的一聲,浴室的門被打開了。

  「你?你怎麼……你怎麼醒了?」楚茵茵簡直不敢相信,他昏迷了一年的丈夫此時竟然站在他面前。

  「你不是急得很嗎?連昏迷的我都不放過,還給我用了那種東西。」他突然大步走上前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騰盛垣這才放過她……

  次日醒來時,陽光早已灑滿了內室,她撐着手想要起身,一下竟沒有起來,身體像是散了架似的,但她還是拖着沉重的身體穿衣起床。

  昨日那些畫面都湧入腦海,她不由得有些臉紅。這個男人太可怕了,昨晚差點兒沒讓她累死。

  當她走下樓去的時候,發現騰盛垣跟梅玉蓉正其樂融融地吃着早餐,他溫文爾雅地坐在那裡,與昨天簡直判若兩人。

  「來來來,垣兒,你這一年多都沒有怎麼正經吃過東西了,醫生說你要多補充蛋白質,這雞蛋時我託人專門買的土雞蛋,最補的,你多吃幾個。」梅玉蓉一臉寵溺地看着他。

  騰盛垣聽到腳步聲,抬頭望向樓梯上的楚茵茵,梅玉蓉也循着他的目光望了過去,臉色立刻就變了。

  「怎麼有你這樣做媳婦的,現在才起床,別忘了你可是我們騰家買來的,一年一千萬,現在才一年,還有四年才能抵得清你們家欠的五千萬。」

  梅玉蓉生氣的說道,她從來就沒將她當成自己的兒媳婦,只把她當作一個生育機器,如果一年前不是自己的兒子出車禍,遲遲未醒,沒有人願意嫁過來,她才不願意要這麼個人來給她生孫子。

  楚茵茵別過臉去,裝作沒有聽見她的話,這一年多來在騰家,她每日都要忍受梅玉蓉的侮辱,如果不是當初父親公司倒閉,欠了騰家整整五千萬,她絕不可能嫁到這裡來,天天受這樣的氣。

  騰盛垣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完全沒有想要替她說話。

  梅玉蓉見她別過臉去,更加來氣了,大喊道:「你嫁給我兒子這樣有品貌有家世的人還委屈你了?還敢給我擺臉色,你弄清楚自己的身份,你不過是我們騰家買來生孩子的,要是生個兒子,這五千萬就算了,要是生個女兒你就待在這兒,繼續生!」

  楚茵茵再怎麼好脾性,好歹也是個人,她如何能忍受她這般的羞辱,她連早餐也吃不下了,才剛下來,便又折返回去自己的房間。

  「你還敢走?你!」梅玉蓉指着她,喊道:「你待會兒要陪垣兒去醫院檢查身體,你聽到沒有!」

  楚茵茵徑直走回了自己的房間,她雖然忤逆了梅玉蓉,但是她交代的事情她還是得完成的,這便開始換衣服,準備待會兒去醫院。

  她挑了一件粉色的魚尾裙,可是她全身酸痛,偏偏拉不上上面的拉鏈,她對着鏡子,看那拉鏈正在背部**,怎麼也夠不着。

  突然,她從鏡子里看見騰盛垣,他正倚靠在門邊。楚茵茵立刻站起身來,驚恐地看着他。

  「你穿成這樣是想要給我看嗎?嗯?」騰盛垣開口問道。

  「我……我沒有……」楚茵茵立刻搖頭否認。

  騰盛垣走上前來,雖然穿得很休閑,但是他走起路來仍然透着一股攝人的氣勢。

  「你不要……你不要這樣好不好!」

  「我一年沒有要你,現在……滿足你。」

  楚茵茵覺得無比地恥辱,她大喊道:「騰盛垣,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了?我是你的妻子,你必須尊重我!」

  騰盛垣輕笑道:「尊重你?你知不知道你只不過是送到我騰家來抵債的,這一年多來你盡過什麼做妻子的義務嗎?我還沒醒來你就為了你自己給我吃那種東西,你說讓我尊重你?」

  「我那麼做是因為……」楚茵茵剛要解釋,就被騰盛垣打斷了話。

  「你最好擺正你自己的身份,在我眼裡你不過就是一個生育工具。」騰盛垣理好自己的衣服,便走出了房間。

  楚茵茵看着他離去的背影,淚水肆虐。

  她雖是被嫁過來抵債的,但是她也是人,也有喜怒哀樂,也聽不得別人的羞辱,這一年多來,她盡心儘力地服侍他,難道不該得到作為一個妻子應有的尊重嗎?

  經過這一番折騰,她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又想起騰盛垣方才的那一番話,她現在已經完全打消了要陪他去醫院的念頭,整個人蜷縮在床上,開始回想起她嫁到騰家一年多來的生活,她不想再這樣下去了,她必須趕緊生個孩子,然後與騰盛垣離婚,回到屬於她的生活中去。

  不知不覺,她又睡了過去,一直睡到晚間,才被敲門聲驚醒了。

《甜妻來襲:帝少,乖乖寵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