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鐵騎踏亂明
鐵騎踏亂明 連載中

鐵騎踏亂明

來源:google 作者:白戈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卓亞 沈默

身為特種部隊狙擊手的沈默在一次執行任務中為掩護隊友而犧牲,卻又在命運的捉弄下穿越到了明朝一個小小邊軍百戶的身上此時的明朝剛剛經歷薩爾滸之戰,宦官奸臣當道,皇帝昏庸無能,後金強勁崛起,民亂兵變四起,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看沈默如何在這亂世中,創鐵騎、抗後金、平民亂、斗貪官、懲權臣、救百姓展開

《鐵騎踏亂明》章節試讀:

只見在離自己不遠處的一片小開闊地上,六名穿着皮甲背心、手裡拿着牛尾尖刀的後金兵正騎着馬不緊不慢的追趕着兩名明軍士兵,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是剛剛投降滿金正統後金兵的明軍士兵,也就是所說的漢人包衣,頭上還有着剛剛剃髮的痕迹。別看他們當明軍時面對後金兵像待宰的羔羊,可是他們投降後金後洗劫百姓的能力卻絲毫不弱於那些正統後金兵。

此時的他們,如同在追趕兩隻野兔一般追逐着那兩名明軍士兵,而那兩名明軍士兵,一老一少,此時也到達了體力的極限,他們現在的樣子,已經狼狽到了極點,身上的鴛鴦戰襖滿是污穢,臉上滿是血污,唯一讓人眼前一亮的是,那名年輕明軍士兵的手裡還拿着一把火銃。

那幾個漢人包衣似乎也追得厭煩了,其中一個反手一刀,將那個年紀大點的明兵砍翻在地,那個年輕明兵看他的同伴倒下,也停下了腳步,擋在老明兵的身體旁,倒拿着火銃,要和這幾個漢人包衣拚命。

這幾個漢人包衣見此情景,紛紛哈哈大笑起來,有幾個還翻身下馬,用他們手中的牛尾尖刀挑逗着這個年輕的明軍。

沈默看到這,心裏已經默默的盤算好了衝殺方案,將自己身上的盔甲又整理了一遍,又把一匹戰馬牽到自己身邊,穩穩的端起弓,從箭囊中抽出一支狼牙破甲箭搭在弓上,沉穩的呼吸,「嗖」的一聲,弓弦聲響起,箭矢從空中划過一道弧線,狠狠的扎進一個漢人包衣噁心的光頭上。

待其餘幾個漢人包衣還沒有反應過來之時,沈默早已翻身上馬,平端着雙刃虎槍,雙腿一夾馬肚,藉著馬勁兒,一個衝刺,將一名包衣挑到半空之中,只見這個倒霉蛋在雙刃虎槍上費勁的掙扎了幾下,最後看着自己那被雙刃虎槍挑開的破爛胸膛,不甘的閉上了雙眼。

沈默輕輕一抖動槍身,將那個倒霉蛋的屍首從槍身甩下,又縱馬向剩下的幾名漢人包衣衝殺過去。「噗」的一聲,虎槍又刺進了一個倒霉漢人包衣的胸口。可憐這幾個漢人包衣,還沒有緩過神來,就已經被沈默殺的只剩三人。

剩下的這三個漢人包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腿肚子不斷的打哆嗦,而沈默已經翻身下馬,雙手揮動着瘮人的斬馬大刀,面無表情的向他們衝殺過來。

沈默用斬馬刀輕輕一挑,將一個漢人包衣手中的牛尾尖刀挑飛,再向前輕輕一推,鋒利的刀尖無情的破開這個漢人包衣單薄的皮甲背心,刺入了這個漢人包衣的胸口。

可是令沈默沒有想到的是,斬馬刀的刀身被這個漢人包衣的胸甲背心給夾住了,自己一時竟然沒有**,而就在這時,另外的兩個漢人包衣抓住了機會,將自己手中的牛尾尖刀向沈默劈砍過來,沈默此時沒有辦法,只能硬着頭皮,想用自身的盔甲硬扛這兩刀,此時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自己身上的鎖子甲和棉甲足夠厚吧。

突然,「砰」的一聲,一個漢人包衣的胸口多了一個大血洞,只見他不可思議的捂着自己的胸口,慢慢倒下。

原來是那名年輕的明兵,在剛才的危急關頭,用他手中的火銃,替沈默解決了這個漢人包衣。

沈默抓住機會,將斬馬刀撇下,抽出自己的雁翎刀,一個橫劈,將僅剩的那個包衣奴才砍翻在地。

待沈默確認這幾個包衣奴才都已死無疑後,趕忙回過身來再去看那名年輕明兵,只見他已經因為體力不支而昏死過去了。

《鐵騎踏亂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