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萬曆經紀人
萬曆經紀人 連載中

萬曆經紀人

來源:google 作者:松針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秀二 秀大

這是一個腹黑工科男和一個愛錢如命的皇帝的故事21世紀剛剛畢業的工科生,在參觀萬曆皇帝陵寢時,被陵墓上方龍頭攝魂來到萬曆十五年,這個平凡、平淡的年份,是社會大變局的開始、是大明國力從巔峰一瀉千里的開始生在京師市井之家,回,回不去,死,死不了既然這樣,那就瞎折騰吧…………展開

《萬曆經紀人》章節試讀:

封建社會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優良的生活習慣。

早睡早起。

一更戌時入睡、五更寅時起床。

四個時辰,完美的健康作息時間。

卯時,大概後世六點,朝廷開始朝會。

沒資格參加朝會的,開始點卯。

點卯,大明朝公務員的上班打卡制度。

錯過了就錯過了,沒有遲到一說,絕不可能補上。

無故缺勤,一次罰俸三天,二次半月。

一月三次缺勤,對不起,要革職了。

大明國家公務員隊伍,不要你這種懶漢。

秀二是幫閑,點卯的資格都沒用,但不代表可以遲到早退。

百戶所點名的,都是鐵飯碗正式工。

今天負責點名的,正是自己的大哥,總旗之一秀才。

秀二是唯一可以在百戶所點名的幫閑。

「秀二!」

「到!」

秀二的名字是個『鐘聲』,意味着點卯結束。

「大人,百戶所112人,實到111人,一人喪事休假三天,今天是第三天。另,幫閑秀二在職。」

瑪的,每次都要把秀二抓出來另說一句。

妥妥的歧視。

「嗯,各司其職,例行公事,報效皇恩,散了吧。」

隨着百戶裴長宇一聲威嚴的『屁話』,百戶所頓時安靜下來。

例行公事,這不是個貶義詞。

這是命令,有資格說這個詞的,都是實權主官。

總旗、小旗,都有自己直屬的隊伍。

他們還要回各自的集合點,再次點卯。

小旗隊伍的規模大小不等。

人數最少的小旗,反而是受器重的校尉,他們是坐探。一個小旗隊七八人,各自負責一個衙門的輪班,小旗之間一月一換。

人數最多的小旗,就是老媽子隊伍了,下面的幫閑二百人也有,拉大糞掃大街的不少。

野史里那種穿着飛魚服,挎着綉春刀,威風凜凜,無所事事在大街上溜達的,一個都沒有。

不是沒有巡街,晚上都有,是不能弔兒郎當巡,這是個苦差事,真沒人願意巡。

扣剝商戶、壓榨窮人,收保護費?

搞笑呢?

在京師這地界,做縮着頭烏龜還來不及,一不小心就惹禍上身了。

偶爾發生治安事件,處理慢了都倒霉,還敢主動滋事!?

京師負責治安的有三個衙門,五城兵馬司,大興、宛平兩個京縣縣衙,還有錦衣衛。

士卒、衙役、校尉,都對治安事件避之不及,唯恐被苦主抓住『主持公道』。

能開商鋪的,哪個後面沒有點靠山。

你一個校尉、幾個幫閑,算那根毛?

到了千戶級別,差不多夠資格能在京師收點保護費,百戶都是弱雞。

秀二沒有回自己的所在檔案房和庫房。

跟着轉身進入百戶公房的裴長宇,爐子上有熱水,拿起茶壺沏了杯茶,殷勤的端到百戶桌上。

「大人,後日發俸,老規矩,還是有什麼安排,請您示下!」

鬍子拉碴的老裴同志捧起茶杯暖了暖手,懶洋洋的靠在椅背上,「秀二啊,百戶所祖祖輩輩都踏馬是熟人,你說話能不能不要學那些狗屁文人,還請您示下,老子示個蛋,你看着辦吧。」

「呵呵,大人,還是要懂得尊卑上下的。那今天下值幫您把米布送到府上,您抬貴手明日按個印。」

「嗯,麻煩了,你辦事,老子放心。」

秀二並沒有走,繞過公桌湊到裴長宇耳邊,「大人,這個月可以結餘八兩銀子,五匹布,六石米,您看?」

說這個百戶大人可不困了,精光閃爍,兩個眼珠子掃了一下門口,同樣壓低聲音,激動道,「你他釀的怎麼越搞越多?」

「多…多嗎?連二十兩都沒有。」

「放屁,太多了,老子月俸才十石,實發六石半,四兩出頭,還不到五兩,你一個月扣剝這麼多,合適嗎?」

「大人,您放心,咱百戶所校尉和幫閑,俸祿是京師出名的實在,您聽誰說卑職少發了嗎,那個不是對您感恩戴德。」

裴長宇再次眨眨眼,長出一口氣,直起身子,「這倒也是,秀二啊,你一個人頂之前六個蠢貨,生在軍戶不能頂缺,實在可惜了。」

「大人說笑了,卑職告退。」

「等等!」

剛到門口的秀二又貓着腰返回來,依舊恭敬,「大人您吩咐!」

裴長宇雙手發抖,不安的問道,「可靠嗎?」

「大人,您放心,保管陛下親自來了,都查不出一點問題。卑職自己和千戶所經歷大人領的米布銅錢,一匹一匹量、一石一石過、一個子一個子數,咱千戶所九百人,分攤到賬上,還有各種損耗,就是記賬小技巧……」

「好了,好了,可靠就行,老子聽不懂你的那些點點算法,只要沒有扣剝兄弟們就行,還是找人換成銀子吧。」

「是,卑職五天後給您。」

裴長宇再次抖了抖手,有點肉疼的說道,「這次賞你二兩,好好乾,過兩年娶個好人家的媳婦,你家那房子也能修繕修繕,靠你大哥不行。」

「謝大人厚賞,卑職肝腦塗地……」

「別拽詞,去吧。」

「是,您忙,卑職告退。」

出了公房的秀二張嘴活動了一下笑麻的腮幫子,通過側廊到自己的檔案室。

錦衣衛的世襲百戶非常多,多到誰家都有可能坐上百戶的位置。

千戶以上不算,百戶以下,錦衣衛誰都認識誰,甚至連他祖宗八代都能叫出名字來。

就像裴長宇說的,祖祖輩輩的熟人,二百多年下來,大家基本上都住到了一起。

百戶升千戶?那是個天塹,一個坊里都難得出一個。

裴長宇也是機緣巧合,五六年前在雲南明緬戰爭中護衛欽差出過力,回來正好上任百戶過世,總旗升百戶。

錦衣衛衚衕里,凡是房子大的,祖上都是做過百戶的,互相之間很可能都是生死戰友,絕對沒有什麼仇視行為。

因為不夠格。

喝兵血這種邊鎮衛所的下作事情,錦衣衛也很少。

幫閑,就算挑大糞的,城外的,每天里外奔波上值,也是某個校尉的親戚,不可能落到毫無關係的一個貧農手裡。

這,就是錦衣衛里的階級固化。

秀二認識所有人,所有人也認識秀二,用不着什麼片警統計人數。

偶爾來個生面孔,蚊子都知道是誰家親戚。

一個月上班三十天,三天發俸、兩天領俸,最多忙五天,其他小事情捎帶都能辦。

剩下的時間,秀二都在公房看坐探交回來的『目視記錄』。

太僕寺管馬的沒意思。

大理寺複核天下刑名大案,偶爾解解悶。

都察院,這就吊了,大明最高監察機關,最龐大的行政系統。

糾劾百官,辨明冤枉,監察司法,只是他的一個業務。

地方政務、軍務、財務,以及與此有關的一些特殊事務如鹽政、茶政、馬政等等,均由這個系統掌管。

一句話,監察天下。

坐探把他們一天的運行都記錄在案,交回百戶所文書處,上官沒有特別的任務,這些東西就一直在這裡放着,直到腐爛。

秀二就在這一堆發霉的記錄中……看着大明,勾勒着城外的大明。

《萬曆經紀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