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聞君有兩意
聞君有兩意 連載中

聞君有兩意

來源:google 作者:雲連滄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連滄 現代言情 穆驚弦

那一日,穆府八十八口身首異處,西市街心血流成河只因雲天嘯深信一句話:穆府有寶圖,得之,招兵買馬,改朝換代而他卻始終不知,最大的寶藏,便是助他登上皇位,為他出生入死的女將穆驚弦當他終於拿到浸滿她鮮血的人皮地圖,才知道自己因聲將她認錯可卻是聲聲錯,生生錯展開

《聞君有兩意》章節試讀:

跌出房門的寧歲沒能砸在落雪的青磚地上,而是直接跌入到一直負手立在門外的雲連嘯懷裡。

寧歲捂着胸口,臉上是殘破的青白,低吟一聲, ”皇上。 ”

整個人便癱在雲連嘯的懷裡暈了過去。

穆驚弦的兩手還憑空張着。

她假扮男身在大漠邊塞征戰三年,性格早已如男人一般剛烈,方才被寧歲一激,全然沒注意到,雲連嘯不知何時來到了門外。

而這一幕,任神仙下凡也會信了,是她穆驚弦出手傷了太子妃寧歲。

雲連嘯緊緊摟着寧歲搖動了幾下,滿臉的愛憐與心疼,再抬眼,暴戾之氣騰空而起,將寧歲交給一旁的公公,一掌便向穆驚弦劈來!

穆驚弦任掌風呼嘯而過,沒躲,反而閉眼迎了上去。

轟!

穆驚弦重重砸到暖床的欄杆上!

雲連嘯一怔,就見穆驚弦身子軟了下去,殷紅又粘稠的鮮血,順着鼻口噴射而出。

”想死? ”雲連嘯捏起她小巧的下巴, ”穆驚弦,你好大的膽子,怕寧歲說出你與雲連滄那點**,所以忙着滅口嗎?怎麼,現在又想以死謝罪?記着,你這條命是朕的,朕讓你活着,你就不能死! ”

他像丟棄一塊臟污的手帕一樣冷冷甩開她的臉,起身,聲如洪鐘,帶着憤怒後的氣喘, ”來人,宣臾猜,上銀針。 ”

臾猜是一直跟在雲連嘯身邊的一個邊塞巫醫,最善長的便是用一根銀針刺入穴道,只需半柱香的時間,便可廢了那人一身的武功。

穆驚弦撐着微弱的氣息四顧。

這屋子,方方正正,冷冷清清。

這裡叫做斷鴻閣,想來,雲連嘯把她安排在這裡,也是別有用心了。

他想讓她斷了念想,斷了她的鴻圖大志。

今日,他到底要動手了。

臾猜着一身黑袍,片刻便到。

見到一身宮裝的穆驚弦,臾猜神色一頓,朝雲連嘯施禮, ”皇上,是要對這位姑娘施針? ”

”是。 ”雲連嘯神色冷淡,眉頭卻微鎖着, ”穆將軍的身手有多了得,想必你最清楚,故而,下針的時候要多挺半柱香的時間,可記得了? ”

臾猜這下確認,眼前之人真的是穆驚弦。

他張了張嘴,可那五位暴死將軍凄慘的死狀在他腦中揮之不去,末了,他還是把勸阻的話咽了下去。

門外,大太監細里細氣的聲音響起來, ”皇上,太醫去鳳棲宮瞧過了,說那位娘娘恐怕不大好啊。 ”

雲連嘯聞言,燦黃的衣袂翻飛,冷臉深深盯了穆驚弦一眼,抬腿便出了斷鴻閣。

臾猜從袖中掏出三棱銀針,靠近穆驚弦。

這樣的事他做過不下千次,可這一次,他卻止不住手抖。

”來吧。 ”穆驚弦閉上眼睛,平靜得似要讓他捶背一般。

臾猜眼裡開始泛淚, ”穆將軍,屬下得罪了……皇上讓將時間延到一柱香,您實在忍不了了就吱聲。 ”

穆驚弦搖頭,淡然的笑意掛在嘴邊, ”我能忍。 ”

銀針順着大椎穴刺進,猝然而至的酸痛感上至頭頂下達腳心,穆驚弦陡然咬緊牙關睜開眼,冷汗順着頭皮,一股股掉落下來。

她終於知道,那些鐵骨錚錚的男兒遇到臾猜行針時,為何會鬼哭狼號,繼而尿了褲子了。

臾猜將銀針轉了轉。

大椎那裡又仿似燃起一團火,順着脊柱燒到全身,炙烤着每一寸肌膚。

穆驚弦的雙手狠狠抓在地面上,嘴唇抖個不停,卻倔強地咬着嘴唇,不發一聲。

《聞君有兩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