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瀟瀟風雨
瀟瀟風雨 連載中

瀟瀟風雨

來源:google 作者:南溟無魚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南溟無魚 蕭梓風

梁朝暮年,天下動蕩,外有強國相抗,內有匪徒作亂,梁朝國祚危矣……前世商人失意投江卻意外穿越到梁朝,成為了商賈之家少爺,想着過平平淡淡的生活,想着去遊山玩水……因緣際會中男主最終還是入仕,在天下暗涌之中攪動風雲,欲扶大廈於將傾……展開

《瀟瀟風雨》章節試讀:

蕭梓風循聲看去,帷幕掀起,一道身着月白色織錦長裙的身影出現在房間里側,裙擺之上綉着幾朵淡粉睡蓮,用一條白色絲錦腰帶束住那不堪一握的纖纖細腰,一頭黑色秀髮挽成髮髻,僅插了一支白玉發簪,雖然簡潔,但顯得清新脫俗。

「小姐,是楊媽媽帶剛剛寫詩的那位才子上來。」

聽到小丫鬟回答,那女子急忙從裡間走了出來,蓮步輕搖,帶起一陣香風。走到蕭梓風面前。

「公子大駕光臨,妾身這廂有禮了。」女子向蕭梓風福了身。「公子請入座。」

蕭梓風按照指引坐了下來,女子坐在了對面,拿起桌面上的茶壺倒了一杯熱茶放到他面前:「公子請用茶。」

蕭梓風這會才仔細看清眼前的女子,端茶的手指若柔荑,膚白似雪,一雙明眸宛若一泓清泉,透着明澈的光,顧盼之際,有着一番淡雅脫俗的氣質。臉上略施粉黛,柳眉似月,頰若溫玉,透露出仙山雲霧般的靈氣。

蕭梓風不禁一愣,這才是天然去雕飾,清水出芙蓉的美人,放在前世也是不折不扣的美女,難怪可以當上花魁之首,也難怪想見她的人絡繹不絕,不論才藝,單單就容貌便足以支撐她所擁有的頭銜!

「妾身想容,請問公子名諱。」白衣女子眼見眼前之人盯着自己看,臉上微微浮起一層紅暈,率先打破沉默。

蕭梓風也意識到自己剛才行為不妥,連忙收回目光回道:「在下姓蕭,名梓風。第一次見到姑娘,恍若天人,有所冒犯,還請姑娘不要怪罪才是。」

女子輕輕一笑:「蕭公子多禮了,這次是妾身有事相求,理應是妾身道歉才是。」這時秋兒端着兩盤糕點過來,放在桌子上,然後轉身站在一邊。

「公子可以品嘗一下,這是妾身做的桃花酥,花瓣是春日裏晾乾保存的,雖然不是最新鮮的,但也保有桃花的香味。」想容指了其中的一盤糕點說著。

蕭梓風也沒有客氣,直接伸手拿了一塊糕點放入口中慢慢咀嚼,如同她所言,桃花花瓣被研磨之後的顆粒仍然保留住了桃花的清香,桃花酥表面被油煎的酥脆且分層,裏面的餡料卻又是軟糯香甜,其口感和自己前世所吃到的高級糕點平分秋色。

「嗯,外酥里嫩,清香甘甜,想容姑娘做糕點的手藝也是十分厲害。」他誇讚着,又拿起一塊桃花酥放入口中:「不知想容姑娘今日擺下詩詞擂台是想要一句什麼詩詞呢?現在能否告知於我?」

女子看到眼前的男子直入主題不禁微微一怔,從前她也有求人寫過詩詞,與人談論音律,但來到這裡的人哪一個不是想着多逗留一會,哪次不是自己先開口,但這次,這個人主動且快速地切入主題,有點不合常理,是自己哪裡做的不對嗎?

「嗯?姑娘不會在想一個很難的題目吧,在下才疏學淺,太難了怕是寫不出哦。」蕭梓風見其沒有說話開口打趣道。

「倒也不是,過些日子便是七夕節了,每年七夕蘇州青樓都會舉辦七夕詩會,今年就是在醉夢樓辦詩會,作為東道主,還是要有好的詩詞來撐門面的,所以就出此下策,先一步請蘇州才子預先準備,好在詩會之時可以更加從容應對……」

「七夕詞?」蕭梓風回憶了一下前世的記憶說:「我應該可以寫七夕詞,但是需要一定的時間打磨一下,想容姑娘知道的,在下才疏學淺……」

「公子不必謙虛,先前公子在樓下做的那首《清平調》我是看過的,小女子雖然不會寫詩,但好壞還是可以分辨得出的。」她說著,似乎又想起了什麼,臉頰微微紅了一下。

「其實我真的沒有謙虛,我前幾年科舉童試沒過……」他撓了撓頭,把自己的黑歷史給曝光了出來,反正這也不是什麼秘密,不如主動面對不去藏着,要是哪天被別人扒出來那就尷尬了。

「額……」蕭梓風這一句直接讓話題終止了,女子沉吟片刻才說道:「考場之上難免會有些失誤,公子的才氣剛剛就已經證明了。」隨即又是補充了一句「若是公子可以幫醉夢樓拔得頭籌,醉夢樓願意付出相應報酬的。」

「我其實不是想要報酬的。姑娘誤解了。」

「那公子想要什麼,如若可以,公子也可成為醉夢樓的座上賓,以後來醉夢樓可以比常人有更多的權限。」白衣女子微微攥了下拳,語氣卻十分堅定。

「想容姑娘一下子開出這麼多條件是不是有些過於急切了,莫不是其他家的青樓也是找好了作詞之人?」蕭梓風淡淡一笑,看向對面女子,目光里充滿了笑意。

女子聽完他的話,身體顫了一下,知道自己剛才操之過急了,緩緩說道:「公子所言不差,其他兩家已經請走了蘇州第一才子,而且比較有名的才子大多都被邀去,醉夢樓確實沒有請到可以與之抗衡的才子。方才公子可以勝王公子,所以才學應是不輸於他們的 所以……還懇請公子原諒。」說著女子站起身,向蕭梓風行禮。

「我就是好奇,隨便問問。沒有其他意思,既然答應了作詞,七夕節詩會我自然會把詩詞帶過去的。不過至於能不能比過他人,我就不敢保證了。關於報酬之事,詩會過後再說吧。」

「哼,還不是想要報酬。拐彎抹角的。」站在一邊的小丫鬟貌似看不下去了,嘴中小聲嘟囔着。

房間裏面就三個人,小丫鬟聲音雖小,但還是可以被聽見的。

「秋兒,休要無禮,快向蕭公子道歉。」想容

責斥道。隨即又向蕭梓風欠了欠身「秋兒平日里缺乏管教,希望公子不要怪罪。」

「對不起。」小丫鬟走向前,福了福身囁嚅道。她看得出來剛剛自家小姐確實是生氣了。

「呵呵,你說的也沒錯。」蕭梓風挪了挪座位,隨即又拿起一塊糕點咬了一口邊吃邊說「我出身於商賈之家,本身就是做生意的,你這可是對我最大的肯定呀,哈哈。」

叫秋兒的姑娘臉漸漸變紅,撅起嘴叉着手指站在一邊一言不發,眼睛盯着正在吃糕點的那個人,充滿了敵意……

「不知公子家中做的是何生意,醉夢樓可以幫得上忙嗎?不過這些還是需要和媽媽說的,我就做不了主了……」

「蘇州城蕭家布行,不過我是想做自己的生意,不是代表蕭家。不過這些都暫且不提,詩會之後如若我可以拔得頭籌,再說這些事情的細節,到時還是要麻煩想容姑娘幫我說服一下楊媽媽,如若不能拿下頭籌,那就當我沒有說過這些事。」蕭梓風坦然說著「我還有事,就不打擾姑娘了,七夕詩會再見。」說著就起身準備離開。

「公子慢走。」二女行禮送別「公子以前是否認識妾身?」想容突然問道。

「嗯?」蕭梓風突然想到進門前楊媽媽問的話不禁好奇「想容姑娘何處此言?我今日是第一次來醉夢樓。」

「我是說來醉夢樓之前,很早的時候,或許那時候都是小孩……」她聲音逐漸變小,目光里充滿了期許。

「不曾相識。」他的回答十分簡潔

「那你為什麼知道我姓雲……」

「啊?姓雲?我不知道啊!」

「雲想衣長花想容,你若不知道我姓雲,那又為什麼以雲字開頭,以我名字結尾?」女子目光漸漸暗淡,微微蒙上了層水霧,聲音也變得有些顫抖。

「我說這是個巧合,你會信嗎?」蕭梓風試探着問道。「而且你如此出名,知道你姓名的人肯定很多很多,我這確實是個巧合。……」

女子默不作聲,目光直愣愣地盯向他,眉目之間一滴淚水流了下來,咬了咬嘴唇說:「是妾身認錯人了,對不起……」

蕭梓風看着雲想容哭了出來,想上前去安慰一下她,卻被一個嬌小的身影擋在了**。

「蕭公子剛剛不是說有事嗎?那就請回吧。」顯然這次說話是那個叫秋兒的小丫鬟。

蕭梓風一愣,對方已經下了逐客令,自己沒理由再逗留了,伸手捏了捏小丫鬟的圓圓的臉蛋,「那你自己安慰一下你家小姐吧。」然後就轉身離去……

小丫鬟被他捏了臉也是渾身一怔,定在了原地,等她反應過來時,始作俑者已經打開門跑了。他感覺自己被輕薄了,小手摸了摸剛剛被捏的地方,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然後抱着自己家小姐一邊哭一邊說:

「那個人不是好人,欺負小姐,又欺負我,肯定不是他,小姐你就是認錯人了,嗚嗚 ,他就是個登徒子,摸我臉,還跑了……嗚嗚……」

原本還在神傷的雲想容又開始安慰其他的小侍女來了……

屋外,一切事情的罪魁禍首已經下了樓,自然不知道發生的事情……

《瀟瀟風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