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言念墨華
言念墨華 連載中

言念墨華

來源:google 作者:言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華 現代言情 言念

「陛下!你在哪兒?」言念還未回神,便見墨華猛地站起,朝門口走去她看見墨華將一身白衣清瘦許多的素婉小心摟在懷中問:「怎麼了?」「醒來後你就不見了,我好怕」素婉顫着聲說,那婉轉聲音足以讓鋼鐵化作繞指柔展開

《言念墨華》章節試讀:

言念還未回神,便見墨華猛地站起,朝門口走去。
她看見墨華將一身白衣清瘦許多的素婉小心摟在懷中問:「怎麼了?」
「醒來後你就不見了,我好怕。」
素婉顫着聲說,那婉轉聲音足以讓鋼鐵化作繞指柔。
墨華溫柔得像變了個人:「別怕,我會永遠保護你。」
言念移開視線,牆上兩人相擁的影子凝然不動。
她眨了眨眼,一股酸澀湧上眼眶。
安慰了好一陣,墨華正要帶素婉回後殿,似乎才想起言念的存在。
「你先回去吧,這件事之後再說。」
扔下這句話,他便乾脆走了。
言念默然許久,才慢慢地走出太華殿。
許多情緒糾纏,表面反倒平靜了。
回到鳳棲宮,她一下栽倒在地,明鸞大驚失色的去找天醫塗瑜。
言念迷迷糊糊的不知昏迷了多少日才醒來。
榻前卻只有明鸞和塗瑜的葯童侍奉。
「娘娘,你怎麼樣?」
明鸞擔憂至極。
言念搖了搖頭,望向葯童問:「塗瑜哪兒去了?」
葯童憋着嘴,委屈開口:「陛下要師父煉丹,師父不肯,陛下就把師父關進天牢了,娘娘,你救救師父吧……」言念一驚,莫名心中不安。
想了想,她直接開口:「明鸞,服侍我起身。」
天牢。
言念看着眼前傷痕纍纍,昏迷不醒的塗瑜,又憂又怒。
「塗瑜,塗瑜……」她叫了幾聲都叫不醒,急忙命令獄長,「把門打開!」
獄長正要開門,一道冷厲聲音傳來:「住手。」
言念轉身,只見墨華滿面不悅走來。
她立刻質問:「你為什麼如此對塗瑜?」
墨華沒有回答,只說:「與你無關,離開這裡。」
言念擋在牢前,一動不動。
僵持間,塗瑜虛弱的聲音響起:「娘娘,天帝要用天機草讓那個凡人逆天成神……」言念大腦一片空白,看向墨華的眼神不可置信至極。
墨華先移開視線,輕聲說:「我也想救你,但是天機草只有一株。」
「凡人太脆弱了,我不能失去她。」
言念想明白了那日墨華的反常。
原來——他早就決定了那株天機草的歸宿,甚至沒有因為她的請求遲疑一分。
不能失去她,所以可以失去自己,對么?
呼吸有些窒息,言念都驚訝自己此刻的平靜。
她只是在想,為什麼?
他們從出生就認識,一起長大,一起歷險,成為夫妻,成為戰友……近萬年的情誼。
為什麼最後抵不過一個他僅僅相遇幾十年的凡人?
心像被一把鈍刀撕磨着切成兩半。
言念看進他墨色的眸子:「你非如此不可?」
「是。」
「即便逆天而行,有可能被廢掉天帝之位?」
「是。」
「即便……」言念深吸一口氣,「我會死你也不在乎是嗎?」
連續的問題讓墨華心中猛地升起煩躁。
他清楚言念為了他的確身受重傷。
可是,她是鳳凰,又不像素婉只是個凡人,哪有那麼容易死!
「是。」
他緊皺眉頭,眸間冰冷,「可你是鳳凰,死了也能涅槃重生不是嗎?」
======第8章======一剎那,言念的心口像被掏了個大洞,痛到麻木沒了知覺。
氣氛幾乎凝滯。
好半天,她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
「放了塗瑜,你要逆天是你自己的事,莫要牽連他人也替你擔上因果。」
墨華一愣,突然有些不敢再看她那悲切到極致的眼神。
兩人僵持許久,最終,墨華不發一言轉身離去。
言念攙扶着塗瑜回到住所,看着他服下療傷丹藥。
見他好轉才開口:「今後你不要再去想天機草,就當從來不知道這件事。」
塗瑜一頓,着急道:「娘娘,那您怎麼辦?」
失去鳳凰元丹,言念若死去便再也不能涅槃!
言念垂下眼,掩飾眼中苦澀。
「就當我命該如此。」
她最終輕聲道。
回到鳳棲殿。
言念坐在窗前思慮良久,叫來明鸞吩咐:「你去準備準備,通知啟兒,我們過幾日便回鳳族。」
鳳啟是她唯一的胞弟,火鳳一族僅剩的血脈。
明鸞意識到什麼,卻什麼也說不了,只能顫聲答:「是。」
言念又取來紙張,寫下天宮的後續事情安排。
自這日後,言念明顯感覺身體一日不如一日。
離去前一日,言念來到太華宮,想見墨華最後一面。
仙娥前往通報,卻來回稟她:「陛下說……不想見您。」
言念愣了一瞬。
站了片刻,她隱去身形,只打算看墨華最後一眼便走。
言念走到後殿,悄悄靠近半開的窗沿。
隱約的對話傳入她耳畔。
「陛下,您為什麼不肯見天后娘娘?」
「我見到她便後悔……若我沒娶她,是不是你就能好好嫁給我,也不用擔心所謂的天罰……」周身突然冷得刺骨,言念不確定自己的心是否都凍成了冰。
望着殿內相擁的人影,她默默轉身,像從未來過一般離開。

《言念墨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