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恐怖靈異›有生之年不相遇喻色
有生之年不相遇喻色 連載中

有生之年不相遇喻色

來源:外網 作者:雪未央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雪未央

app2(); 在他的精神世界裏,做人只要對得起良心就可,前提是別人不犯他。 否則,但凡是犯上他的人,他從來不會象喻色那樣手軟,也堅決不會放過。 放過其實就是縱虎歸山,早早晚晚還會回來找自己麻煩的。 「墨靖堯,我原本是想我最近太倒楣了,所以才一定要去,不過現在,我覺得我挺幸福的,其實也沒有很倒楣。」 「嗯,不倒楣。」 「墨靖堯,那個製造你車禍的主謀,你抓到了嗎?」 車廂里一陣沉默,墨靖堯沒有回答喻色。 喻色展開

《有生之年不相遇喻色》章節試讀:

「為什麼不自己扣?」喻色暗惱,他這是威脅她。

「你扣的好。」

這理由,好象有點……肉麻。

不過眼看着陳記就要到了,車速都緩下來了,喻色一咬牙,一轉身,小手就攏好了墨靖堯的襯衫。

然後開始一顆一顆的扣着他的扣子。

這畫面此刻就生動在眼前,她莫名的就覺得她好象是他的小妻子似的,然後身為妻子的她在給丈夫扣衣扣。

啊啊啊,不能想。

不能再想像下去了。

迅速扣完的時候,喻色的指尖都在抖。

「扣好了,你摁開車門。」她現在只想逃下車去。

不然都是剛剛給他扣扣子的畫面,太魅惑,她受不了。

「好。」墨靖堯低笑着看着落荒而逃的女孩,伸手就摁下了開關。

就在他摁下的那一瞬間,正好喻色回頭了,「嘿嘿,我看到你剛按了哪裡,下次你威脅不到我了。」喻色說完,正好車停,她打開車門就下了車。

絕對不承認她其實是樂意為他系扣子的,絕對只能承認她是開不了車門被他威脅才給他系扣子的。

不然,好丟人。

六菜一湯,兩個人吃有點多。

不過,墨靖堯一定要點這些,還是在喻色點了四個菜後,他又後加了兩個菜。

只為,小女人說她餓了。

從認識喻色開始 ,從見識過喻色吃飯時的模樣,墨靖堯才開始知道,原來這世上的女人吃飯並不全都是小口小口吃的。

也並不是所有的女人食量都那麼小。

看喻色吃飯就一個感覺,因為她的吃相連自己都有了胃口。

是的,每次看喻色吃得香香的模樣,都能帶動的他也多吃一些食物。

所以,與喻色一起用餐,就成了墨靖堯的一大享受。

兩個人一起吃的時候,喻色還貼心的專門給陸江也點了兩個菜。

以至於陸江落座開吃的時候都在感慨,喻色絕對比他跟了好幾年的墨靖堯更能體貼手下。

嗯,反正喻色就是人美心善。

從前陪着墨靖堯外出的時候,墨靖堯可從來沒有管過他的伙食。

墨靖堯性子冷,他好象對這些瑣事從來都是漠不關心。

但是喻色不同,她的出現正好彌補了墨靖堯骨子裡自帶的高冷,讓生活都多了一絲熱情似的,美好了起來。

喻色吃好了。

一抬頭就對上墨靖堯的視線。

「呃,你不吃飯你看着我做什麼?」

「好看。」墨靖堯想也不想的說到。

他說的是大實話。

「好看又不能當飯吃,快吃,吃完了回去工作,然後早點睡覺。」喻色現在就覺得雖然現實情況是她小墨靖堯更老,可是真正操碎心的好象是她。

這男人再不合理安排時間,真的有可能猝死。

只是這話太不吉利,她想想還是不要說了。

「好。」墨靖堯這才加快了速度。

然後,場面就從原來的墨靖堯看着喻色吃,到現在喻色看着墨靖堯在吃了。

已經吃好了的陸江遠遠看着,就有一種自己隨時隨地都在被狂撒狗糧的感覺。

之前是墨靖堯一直看喻色,現在反過來是喻色在看墨靖堯。

喻色是看着看着,就看上癮了。

只為,墨靖堯的吃相實在是太好看。

這個認知已經由來已久。

每次看他吃東西,她都忍不住的看一眼再看一眼,男人在舉手投足間不知不覺的就詮釋了什麼叫優雅什麼叫紳士。

可不管看過多少次,她都喜歡看。

就因為喜歡看,所以,等待也不成問題了。

從陳記出來的時候,馬路上的車已經少了很多。

夜裡八點多,正好是夜生活開啟的時間。

陸江已經把車停到了陳記門前,打開車門請喻色和墨靖堯上車。

然,兩個人才要上去,就有一輛車停在了布加迪的車前,隨即,三個女子下了車。

下車後看了一眼墨靖堯的車,就直接進了陳記。

「散步回去?」墨靖堯沒有理會剛剛進去的女人,而是想要與喻色散步回去。

這裡離公寓很近,幾分鐘的路程,散步回去一是正好可以消消食,二是可以讓陸江下班,一舉兩得。

喻色聽到墨靖堯提議要散步回去,剛想要答應下來,可當掃過面前才停下的那輛車,隨即就改變了主意,「墨靖堯,我還想再進去喝杯果汁再走,可以嗎?」

墨靖堯的視線從喻色的小臉上移到了她的小腹處,「還沒吃飽?」

不然,這才吃完才走出陳記,可是小女人居然還想要再喝一杯果汁再走。

他覺得他胃的容量就那麼大,已經是再也吃不下喝不下,但喻色居然還想喝果汁……

「吃飽了就不能喝果汁?這誰規定的?」喻色笑,反正就是要回去陳記再喝一杯果汁。

墨靖堯無奈了,「好吧,回去。」

然後,就牽起喻色的手,再次的走進了陳記。

不遠處,被迫加班的陸江揉了揉眉心,實在是不知道喻色這又要幹什麼。

時間已經很晚了,回去休息不香嗎?

只是這話,陸江只敢想想,絕對不敢說出來。

然後,繼續悲催的等在外面。

墨靖堯牽着喻色的手重新回到了陳記。

服務員立刻熱情的迎了過來,「二位還有什麼問題嗎?」兩個人去而復返,讓服務員緊張了。

不想,喻色重新又坐回了之前還沒有收拾乾淨的位置,「一杯咖啡一杯鮮榨橙汁,咖啡原味不加糖。」

聽到喻色利落的做主為他點了咖啡,墨靖堯唇角微勾,小女人現在越來越習慣他的存在了,很好。

「好,請稍等。」於是,一個服務員繼續收拾之前餐桌上還來不及收拾的狼藉,另一個就去為喻色點飲品了。

只要喻色不是回來找麻煩的就好。

不然,出去再回來,真的很容易讓人想多的。

墨靖堯安靜坐在喻色的對面,果汁到了,她慢悠悠的啜飲了一口,一雙眼睛卻悄悄的掃向了不遠處的三個女人。

就是剛剛他們出去時進來陳記的三個女人。

於是,喻色掃描三個女人,墨靖堯就看喻色,安安靜靜,不聲不響。

小女人想玩,他陪她就是。

不問原因,只管陪她。

《有生之年不相遇喻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