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誰說甜甜花不能弒神?
原神:誰說甜甜花不能弒神? 連載中

原神:誰說甜甜花不能弒神?

來源:google 作者:每天一斤奶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每天一斤奶 江小河 遊戲動漫

穿越到魔神戰爭時期的提瓦特,江小河發現,他竟然轉生成了甜甜花受到騙騙花的圍攻受到丘丘人的欺負被鍾離反噬被甘雨壓榨被鹽之魔神恩澤被留雲借風真君收為弟子和萍姥姥共習槍法和馬克修斯拯救黎民和降魔大聖斬殺妖穢和摩拉克斯飲茶……在這一系列的機緣之下,江小河發憤圖強,勢要成為提瓦特大陸上最強的甜甜花他要一步一步爬到最高他要做甜甜花之神……魔神戰爭結束,大陸穩定,這時,來自異鄉的旅行者出現在蒙德城裡感知到這些,江小河微微一笑:「在你來到這個世界前,我已經歷了一次旅行……」展開

《原神:誰說甜甜花不能弒神?》章節試讀:

既然系統不怎麼靠譜,那就靠自己了。

野蠻生長。

其實對於江小河來說,魔神大戰不一定是什麼壞事。

沒有人採摘的話,那就意味着可以一直猥瑣發育。

何樂而不為呢?

呼吸着新鮮的空氣,沐浴着溫暖的陽光,汲取着甘甜的水分,江小河十分愉悅。

不知不覺間,五天過去了,江小河又長高了一些。

現在的他估摸着有50cm高,身高碾壓提瓦特大陸已知所有種類的甜甜花。

雖然比不上這些偽裝的騙騙花,但已經很了不起了。

江小河很滿足。

在看到江小河驚人的生長速度後,騙騙花們又開始議論起來。

「大哥,你說這棵甜甜花也是夠邪門的。」

「是啊,我可從來沒見過這麼高的甜甜花。」

「仔細想一想,你們有沒有覺得哪裡不對勁?」

「哪裡不對勁?」

「甜甜花只是低等植物而已,沒有神智,但它卻……」

「對喔,我剛開始選擇和它對話,也僅僅是因為它先說話的。」

「好像是這樣,我們都忽略了一件事,提瓦特大陸上是沒有可以說話的甜甜花的。」

「除非…..」

「除非是受到了魔神的點撥!」

「對!就算是一顆小石子,都能被魔神賦予力量,以及神智,更何況有生命的甜甜花呢?」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代表着,這棵甜甜花的體內,蘊藏着魔神的力量。

而魔神的力量,那是多麼的崇高,多麼的無上啊!」

「哥幾個雖然是肉食動物,但既然它有魔神的力量,別說是甜甜花了,就算是shit,也照吃不誤!」

「而且,就算它體內沒有魔神的力量,也無妨,權當吃金針菇了。」

……

言語間,騙騙花們紛紛露出了奸詐的壞笑。

並開始朝着江小河紮根的地方聚攏起來。

「這……」

感受到騙騙花們冷若冰霜的惡意,江小河慌了。

真正意義上的慌了。

弱小如他,一棵可憐的甜甜花,此刻能做的,還能是什麼呢?

就算覺醒了系統,又有什麼用呢?

系統,弱智一樣。

解鎖了技能,也只是解析元素戰技的,沒有一丁點的戰鬥力。

可悲。

此刻的江小河多希望這只是一場夢。

夢醒了,還能啟動原神,用雷電將軍殺遍提瓦特大陸上的騙騙花。

就在江小河渾身顫抖的時候,帶頭的騙騙花大哥咧着大嘴,靠近了江小河。

一邊聞,一邊讚歎。

「哦,多麼美妙的氣息!

如此甜美!

如此令人陶醉!」

言語間,其他九棵騙騙花也一起湊了過來。

「哦,我的上帝,多麼令人沉迷的清香氣息!」

「莫非,這就是魔神的氣息?!」

被騙騙花們圍着,江小河有苦說不出,無限的憋屈。

他也試着使用了一下解析的技能,看看能不能觸發完成第一次使用技能的任務。

結果是,沒有。

江小河僅僅是解析出了這些冰霜騙騙花的元素戰技。

冰霜護盾。

以及。

凜冬之咬。

霜寒炮彈。

但,解析出騙騙花的技能,又有啥用呢?

江小河已經快要放棄希望了。

……

絕雲間,甘雨褪去麒麟化身,變化為藍色長發,頭頂上有一根呆毛,頭頂兩側各有一根紅黑相間的麒麟角,身穿帶有金色條紋的白色短旗袍,裏面是緊身連體露背衣,腿上是黑色**的清純絕美少女形象。

這一段時間,邪祟橫行,跟隨帝君四方征戰,剷除妖魔,饒是堅定毅重的甘雨,也不免有些憔悴,勞累。

絕雲間,芳草地,小溪碧波蕩漾,林間微風輕撫,空氣純凈清新,景色自然怡人。

是個休憩的好地方。

想來,絕雲間之地,已有半月不曾光顧。

今天,勢必要睡上十天半個月。

當然,前提是在帝君不召喚的情況下。

上次,甘雨是在河邊的一塊巨石上睡着的。

體驗還不錯。

這次,要換個地方。

在四周環顧了好久,甘雨終於找到了心儀之所。

那是一塊有11棵甜甜花的乾淨草地。

睡在這麼多甜甜花的花叢之中,一定會做個香甜的夢吧。

如此想着,甘雨快步走了過去。

……

此時,圍着江小河的騙騙花們感知到了一股異常強悍的氣息。

於是紛紛停下了動作。

江小河也看見了快速奔向自己的少女。

他記得,那是擁有人類與麒麟仙獸血脈的七星秘書,甘雨。

當然了,現在處於魔神大戰時期,仙魔大戰尚未開始,因此也就沒有所謂的七星,沒有所謂的七星秘書。

甘雨,只是跟隨帝君征戰的混血麒麟仙獸。

此刻,江小河甚至有了點慶幸。

慶幸還好轉生成了甜甜花。

要是轉生成清心,怕不是一把就被甘雨薅了去,然後吞進肚子里。

不,不對!

江小河記得,甘雨好像是素食主義者。

飲必甘露。

食必嘉禾。

像他這樣優秀的甜甜花,該不會被采了去吧!

思及此處,看着擁有曼妙身姿的甘雨,江小河油然而生一種深深的恐懼感。

這種恐懼感甚至比面對騙騙花還要強烈。

甘雨這邊,在看到江小河這棵如同鶴立雞群般的甜甜花時,先是短暫地愣了一下,繼而又露出了十分甜美的微笑。

這麼大。

這麼高的甜甜花,還是第一次遇見呢。

半俯下身子,甘雨靠近江小河的甜甜花,細細地聞了聞。

好香!

而且還是一種獨特的香。

和其他的甜甜花大不一樣。

聞了這種花香,似乎身體的疲憊一掃而空。

整個人都變得精神起來。

而在江小河的視角上,看到這令人噴血的一幕,着實有點扛不住。

雖然身體上是一棵甜甜花。

但思想上,江小河還是人類。

而且還是那種血氣方剛的少年。

如此場景,着實難頂。

江小河能很明顯地感知到,他的根須又往土壤中更深入了一層。

枝葉也更粗壯了一些。

看到江小河的變化,甘雨感覺有點驚訝。

這棵甜甜花的生長速度似乎很快。

她能肉眼看到它長高了一些。

這種甜甜花,生長激素似乎很豐盛!

眼下,正值戰亂時期。

百姓流離失所。

食不果腹。

如果。

把這棵生長速度驚人的甜甜花帶回去,培育一番。

然後再大面積推廣種植。

定能解決糧食危機!

《原神:誰說甜甜花不能弒神?》章節目錄: